抑鬱與事工(第五部分):與基督一同面對抑鬱
2020-06-15
| Bob Kellemen

編注:本文是「抑鬱與事工」系列五篇文章的第五篇,該系列是聖經輔導聯盟(Biblical Counseling Coalition)和福音聯盟的合作成果。


問題解決導向還是靈魂成長導向?

在我幫助一些傳道人的時候,他通常會在第一次會談結束前問我:「我怎麼知道我『痊癒』了或者『好轉』了?抑鬱症被『治癒』應該會是什麼樣子的?」

從一方面來看,這是個好問題,因爲這問題帶來希望;但是從另一方面來看,這個問題未必有幫助。這與牧師通常所扮演的角色:「來吧,我們來解決它!」 相當吻合。這一問題與世界的觀念——有病醫病、藥到病除——類似,是問題解決導向的,而非來自神的、靈魂成長導向的計劃:終生在基督裡成長。

當然,不理會這樣的問題是不明智的,如果我很肯定地對他說:「你好不了的,面對吧!」……這也未免太無情。但是,如果我保證在今生能完全恢復,這是不誠懇的。

所以,我通常會說:「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每個人對抗抑鬱都不一樣,每個人走過絕望的幽谷也各有獨特的過程;不如讓我們談談,你若與基督一起面對你的抑鬱會是什麼樣子。」

有不同階段,還是一個走過的過程?

在《神醫治我們的悲痛損失》(God’s Healing for Life’s Losses)這本書裡,我對比了兩種方法:一種是屬世的,例如「哀傷的五個階段」,另一種是屬神的——「在哀傷中藉著神的話話成長」。無論我們討論的是憂傷、焦慮、憂鬱、或任何苦痛的問題、或罪,沒有任何歷程是可以公式化的。

想想大衛、以利亞、約伯,還有保羅,每一位都曾面對我們所謂的「抑鬱」,他們各有不同的原因,也有不同的「醫治」。詩篇中有大衛的經歷,列王記上19章有以利亞的經歷,以他命名的整本約伯記有約伯的旅程,還有哥林多後書裡保羅的掙扎,都各具特色、十分個人化。

這就是爲什麼聖經輔導從來不是單單把一句、或一段經文攤在桌上,對每一個人做削足適履、均碼式的診斷、照護、和治療;也是爲什麼聖經輔導並非一個「勸戒活動」,而是關係建造的過程。我們不輕鬆簡單的勸戒一個人應該 「一無掛慮」、或「常常喜樂」,好像那是一粒萬靈丹,能立即見效似的。說這些話的保羅,在別的書信裡也說到:「我們既是這樣愛你們,不但願意將神的福音給你們,連自己的性命也願意給你們,因你們是我們所疼愛的。」(帖前2:8)

牧師,對於如何改善你的抑鬱,我無法給你一個快速、簡單、三步驟的答案;我也不能提供一張「走出憂鬱症」的萬用問卷,讓你逐項打勾;反之,我鼓勵你找幾位你信任的朋友,陪伴你一起走過你獨特的絕望幽谷。

勝過還是或掙扎?

無論保羅身上的刺是什麼,在他三次懇求神之後,神仍然決定不把它移去,可見保羅經歷了「掙扎」,而非「勝過」。

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林後1:8-9)

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林後4:8-9)

……在許多的忍耐,患難,窮乏,困苦,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6:4,10)

很少人有這樣的經歷:奇蹟般的、立即見效的、和持續不斷的勝過抑鬱;每天如何勇敢對抗抑鬱的坦誠信息,給人帶來的是鼓舞而非洩氣。我們這敗壞的身體,又活在這敗壞的世界,是個活生生的事實。

牧師,如果我們指望的是抑鬱的所有症狀都被移去,我就必須真誠的告訴你,神並沒有保證「勝過」,神不曾應許「治癒」或「復原」。然而,神確實應許了「安慰」(林後1:3-5);他確實應許了凡無法醫治的,能夠「忍受」(林前10:13)。

靠自己還是靠基督?

但是,爲什麼神不能應許「每時每刻都快樂」呢?保羅說的很清楚。

叫我們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林後1:9)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4:7)

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爲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9)

牧師,你怎麼知道你「好轉」了呢?當你成爲一個更信靠基督的人時;當你更依賴那叫死人復活的神時(抑鬱給人的感覺就跟死一樣);當你對盯著你看的世人(包括你的家人),越來越展現出你的能力來自神時;「神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爲他的能力,是在你的軟弱上顯得完全」——當你越來越活出這個真理的時候。

症狀移除還是長成基督的樣式?

就如保羅祈求神移去他身上的刺,祈求神移除抑鬱症狀是合理的。然而,我們最終的目標並非改變我們的感覺或境遇,而是在面對我們的感覺和境遇時,有基督的樣式;我們最終的目標是像基督,也就是:我們裡面的生命越來越反映出基督的生命。

在客西馬尼園裡,耶穌祈求神移去那苦杯,他向天上的父坦誠表達了他的哀切憂愁;然而,神沒有治癒他的憂愁,沒有移去他的苦杯,基督仍仰賴叫他從死裡復活的神。

經歷過屬靈憂鬱與焦慮的馬丁·路德明白,苦難是神選用的藥物,來醫治我們最根本的病——靠自己。這並不是說,所有的憂鬱症都來自我們個人的罪,而是說,神能夠使用憂鬱症作爲療愈的媒介,在這過程當中使我們更像他的兒子。

牧師,你怎麼知道你被「治癒」了?當尋求神比尋求痛苦的減輕更重要時;當認識基督、像基督比得到醫治更重要時;當你與基督面對面一起對抗憂鬱症時,你就越來越反照出基督的榮面。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epression and the Ministry, Part 5: Facing Depression with Christ

Bob Kellemen(鮑伯·凱勒門)博士曾牧養三所教會(並在各教會創立聖經輔導事工),還是首都聖經學院(Capital Bible Seminary)聖經輔導與門訓碩士項目的創辦人和教授。
標籤
牧師
牧養
聖經輔導
抑鬱
抑鬱與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