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魯特廢墟中的絕望與光明
2020-08-19
| Marwan Aboul-Zelof

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上個主日,我帶領我們教會用詩篇第13篇禱告。自從貝魯特這裡發生爆炸後,這句話就一直在我心中響起。耶和華,要到幾時呢?你會永遠忘記我嗎?

今晚,這也是我城市的呼聲。

黎巴嫩:絕望和被遺忘之地

這裡的人民感到被世界遺忘。他們感到好像蒙了詛咒,因爲黎巴嫩近幾個月來一直在遭受蹂躪。現在發生的事情對黎巴嫩人民來說似乎是無法想像的。

黎巴嫩曾經是一個穩定的國家,但這次可怕的爆炸並非孤立事件。黎巴嫩正處於經濟危機之中。當地貨幣已經貶值了80%。幾個月來,銀行一直限制人們取用他們的錢。這個國家還處於一場反對腐敗政府的革命之中。農村發生饑荒和大面積的野火,當然,還有新冠疫情。現在,這場爆炸摧毀了這個國家的主要港口,而這個國家的生存又極度依賴進口。

我無法用言語表達人們現在所感受到的無望、絕望和憤怒。許許多多人失去了他們的生命,有數千人受傷,還有數千人突然無家可歸。

我爲我的城市感到心碎,因爲他們在面對這場災難時,沒有對活神的活潑希望。

神對我們的恩惠

爆炸就在四分之一英里之外,我們教會是離爆炸最近的教堂建築。我今天和一些成員在那裡,試圖看看什麼是可挽救的。我們的建築被這次爆炸摧毀了。所有的磚都被炸的支離破碎,那裡看起來就像一個戰區。

我很難表達我心裡的感受。但是現在有一種壓倒性的感覺,就是神的同在——雖然我心裡對神有很多問題,但卻沒有太多答案。我一直在想教會建築物遭受了怎樣的破壞,以及神對我們的憐憫——我們要爲爆炸沒有發生在主日聚會的時候而感恩。我們的成員都沒有在這次爆炸中受重傷,只是有些人在窗戶爆炸時被氣浪拋到房間的另一邊,造成了混亂。雖然我們家離爆炸地點只有一英里,而且建築物受到破壞,但我家那個單元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上帝是滿有憐憫的。

爆炸發生時,我和家人都不在貝魯特。我們在爆炸發生前幾個小時就去山裡慶祝結婚十週年紀念日了,但我們在60英里外還是聽到了爆炸聲。這些都是我們的主所加給我們的不配得的恩典。

我還記得,當我們剛決定搬到這裡時,我對貝魯特的需要還感到不知所措。(請看我2017年TGC的文章《爲什麼我們要在交戰區裡建立教會》)儘管貝魯特很美,但它一直被痛苦和苦難所困擾,我記得當時我在思考和禱告的是:「神啊,我們從哪裡開始呢?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現在我又在問同樣的問題。

與我們一起(並爲我們)禱告

有太多的救濟工作需要進行,有這麼多設施需要重建,有那麼多家庭需要長期照顧。但我相信,正如我最初建立教會時所做的那樣,貝魯特最大的希望不是穩定的經濟或誠實的政客,而是基督寶血所買贖的、帶著福音的希望和力量的聖徒。所以,我們禱告並相信,耶穌基督在黎巴嫩的教會會在所有的黑暗和毀滅中成爲一盞明燈。

請和我們一起爲這個目標禱告。我們要禱告,因爲莊稼熟了但工人卻很少。當整個教會都動員起來照顧受傷害的人時,求主賜下智慧。爲基督的力量在我們的軟弱中得到彰顯禱告。

也求主讓我們在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動盪時期能夠堅守福音。求主讓失喪的人能夠仰望耶穌,供應他們最大的需要。

我也邀請你和我們一起相信:沒有什麼力量——無論是經濟衰退、爆炸還是破壞毀滅——能阻擋耶穌這位君王建立教會的大能。

編注:ACTS29新興地區植堂網絡設立了一個貝魯特賑災基金(Beirut Relief Fund),您的奉獻將幫助城市聖經教會協助他們的成員和鄰居解決食物、住所和醫療需求,並重建教會設施,以便在那裡服事他們的會眾和黎巴嫩鄰居。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espair and Light from the Rubble of Beirut

Marwan Aboul-Zelof(馬萬·阿布-澤洛夫)是黎巴嫩貝魯特城市聖經教會的牧師和植堂者。在搬到貝魯特之前,他在迪拜的救贖主教會作爲植堂實習傳道服事了兩年。
標籤
植堂
黎巴嫩
貝魯特
爆炸
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