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真的分裂了教會嗎?
2021-03-01
| Chris Castaldo

認爲馬丁·路德有效地分裂了西方教會的人並不鮮見。沿著這個思路,羅伯特·巴倫(Bishop Robert Barron)主教在一部最近的紀錄片中評論道:「我認爲路德過於好鬥,我認爲他太快地陷入了與大公教會(即天主教——譯註)的對立。」

巴倫認爲,如果路德再耐心一點,再合作一點,就可以避免發生宗教改革,路德宗就可能會成爲天主教裡的另一個修會。不過,他的這一觀點成立嗎? 

錯誤的、虛假的、異端

1517年末,美因茨大主教勃蘭登堡的阿爾伯特(Albert of Brandenburg)就馬丁·路德反對贖罪券一事寫信給教皇利奧十世。收到信後,利奧請他的宮廷神學家塞爾維斯特·馬佐利尼·普列利亞斯(Sylvester Mazzolini Prierias)用他的神學專業知識對路德的95條論綱(95 Theses)進行了審查,這是對被指控爲異端的人進行教會法庭審判程序的第一步。

普列利亞斯是一位經驗豐富的神學家,年62歲,但他的回應卻顯得毫無同情心。他在三天之內寫下了他對路德論綱的所謂「意見」,普列利亞斯只是簡單地否定了路德所關注的問題,並找出了所有路德的觀點與阿奎那神學相衝突的地方。因此,他認定路德的「論綱」是錯誤的、虛假的,並且是異端。

然而路德並不想攻擊教皇。諸如「論綱」第50條的陳述就表明了這一點,路德相信利奧在收到他的提醒、注意到教會權柄的放任濫用後,就會遏制教會的腐敗。不幸的是,事實絕非如此。從普列利亞斯的角度來看,普世教會不會犯錯,因爲羅馬不會犯錯,而羅馬的無誤是由教皇無誤所代表的。普列利亞斯斷言,「羅馬教會由紅衣主教團代表,也就是由教皇代表」,「誰要是說羅馬教會不能做成它在發行贖罪券時所聲稱的赦免之工,誰就是異端。」

普列利亞斯急於向普羅大眾開始關注的這位威登堡神學家展示自己高超的神學智慧,於是他把自己的審查「意見」改寫成了一篇充滿激烈尖銳的論戰小冊子——他的《對話錄》(Dialogus),於6月在羅馬開始印刷。然後他起草了正式的傳票,命令路德在60天內到羅馬去接受審訊。

教皇無誤論

路德立刻明白,服從教皇的傳票帶來的必然是走向殉道者的刑柱。但在他面臨這種兩難的境地之前,路德首先參加了在奧格斯堡(Augsburg)召開的神聖羅馬帝國會議。在那三天的時間裡,路德試圖與另一位教皇代表卡耶坦紅衣主教(Cardinal Cajetan)討論贖罪券問題。現在,路德所關心的問題會得到應有的思考吧?但紅衣主教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他給路德的信息是明確的: 悔改和順服,教會的忠實牧師不會質疑教皇。

路德在給普列利亞斯的書面答覆中說,教會和議會都是可能出錯的,這和奧古斯丁所宣稱的一致:只有神聖的聖經才是真正無誤的。因此,路德認爲,對於贖罪券這樣一個聖經沒有明確說明的問題,以聖經作爲神學論辯的依據,肯定是合適的。但在這些句子墨跡未乾之前,羅馬已經認定了路德是一個異端。

重要的是,我們要認識到,教皇無誤論在中世紀從未得到官方認可, 儘管它的擁護者如普列利亞斯堅持這一觀點。他寫道:「教皇陛下在以教皇身份作出決定時,即在正式(依職權)發言時,不會出錯。」他還寫道:「凡不以羅馬教會和教皇陛下的決議爲信仰無誤規則(連神聖的聖經也從中汲取活力和權威)的人,都是異端。」

在他所寫的《書信集》(Epitome)(一本針對路德的言論摘要)裡,普列利亞斯曾說:「教皇作爲個人可能會做錯事、可能會持有錯誤的信仰,然而作爲教皇,他不能作出錯誤的決定。」這些言論已經夠讓路德不安的了,但普列利亞斯更進一步的說法把路德逼到了角落裡:

教皇若具有不容置疑的合法性,那麼他就不能被合法地罷免,也不能被議會或整個世界審判, 哪怕他是如此的醜陋以至於導致人們與他和魔鬼一起集體進入地獄,也是如此。

這種不惜一切代價捍衛教皇的惡毒行爲,使路德得出結論:羅馬已經成爲不折不扣的敵基督。

這不是普列利亞斯的個人觀點,他在天主教法典的書頁中找到了這句話。讀了它之後,路德斷定羅馬已經失去了它的思想和靈魂。他稱普列利亞斯的上面這段引文爲「地獄宣言」("hellish manifesto")。在路德看來,敵基督不是利奧十世一個,而是整個教皇職分,它將基督的話語邊緣化,而偏向於抓住自己的權力,甚至宣稱自己有帶領神的子民下地獄的權力。

訓令

1520年6月15日,利奧十世發佈了著名的訓令《主起來吧》(Exsurge Domine),要求馬丁·路德收回他《九十五條論綱》中的四十一條及由他所著或與他有關批評教會的著作。如果路德不在60天內悔改,教廷就要逮捕他,並且用火刑燒死他。路德必須承認教皇的權威, 否則將面臨可怕的後果。他做了什麼?他做了對他來說很自然的事。他寫道

永別了,你這不幸的、迷失的、褻瀆上帝的城市!讓我們把這個巴別交給瑪門的僕人,不信的人,叛教的人,雞姦的人,普列利亞斯的信徒,強盜,行邪術的西門一黨,和所有其他野蠻的神童,這個不敬神的神殿被填得滿滿的。讓它成爲龍、狐猴、吸血鬼和鬼魂的居住地,並與它的名字一樣,成爲一個永遠的混亂吧。

痛苦的告別

儘管他的這番話很誇張,但這次告別對路德來說非常痛苦,正如他所承認的那樣。但命運已經注定,路德和羅馬將沿著不同的道路前進。儘管他試圖與高階神職人員對話,試圖討論教會圍繞著贖罪券的腐敗問題,但路德還是遭到了拒絕,並被告知,他所質疑的教皇不可質疑。

這就是路德反對羅馬教會這一立場的歷史背景。路德曾經激動過羅馬的怒火嗎?無疑是有的。路德著作也表明了他的說話方式,但是,是路德決定了要分裂天主教,還是他被逼只能離開天主教?證據似乎支持後者。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id Luther Really Split the Church?

Chris Castaldo(克里斯·卡斯塔爾多)博士畢業於倫敦神學院(London School of Theology),現在正在擔任伊利諾伊州內珀維爾(Naperville, Illinois)新聖約教會(New Covenant Church)的主任牧師。
標籤
路德
宗教改革
天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