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職場中分辨神的旨意?
2019-02-15
| Sarah Eekhoff Zylstra

特裡·盧珀(Terry Looper)是市值60億美元的特克鬆能源公司(Texon Energy)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在2004年一次生意談判中途,他突然意識到他忘了爲此禱告。

「我甚至都沒有努力『保持淡定』,」他說。「保持淡定」是他自己的術語,指的是壓制任何貪婪或自私的野心、安靜自己的心,並且傾聽聖靈帶領的過程。

盧珀做決定的步驟包括了花時間禱告和閱讀聖經、與同事和家人商量、觀察處境,並求神賜給他「直覺上的平安」。(他的新書《神聖的步伐:聆聽上帝並與祂的旨意保持一致的四個步驟》[Sacred Pace: Four Steps to Hearing God and Aligning Yourself With His Will] 詳細闡述了這一步驟)。

然而這次,他忘記了關於平安的最後一個步驟。

「花費了那麼久的時間,這個部門我本不該出售。」他回憶道,「簡直不敢相信,我已經花了一年時間就賣掉這個部門進行談判,但我其實不應該賣掉它。」

冒著激怒董事會與潛在買家的風險,盧珀終止了談判。

盧珀總是會跟隨聖靈的帶領。他1989年創辦公司時就深信應當限制自己每週的工作時間不可超過40小時,以及不設立銷售目標。

「但我從不建議創業者在創辦公司或者開始新事工上僅僅依靠每週40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完事,」他這樣說,「我會鼓勵他們做任何神帶領他們去做的事情。」

他的做法不太常規,但對基督徒商人來說並不罕見。

「當要做出重大決策的時候,我確實會尋求來自神的平安,」弗萊德·赫爾登菲爾斯(Fred Heldenfels)說道,他是赫爾登菲爾斯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該公司從事製造與安裝混凝土結構),「而另一方面,如果我們每天都效法基甸、藉著羊毛來尋求印證,那你就是在試探神,而且會一事無成。」

職場中的基督徒——尤其是那些可以影響員工與公司方向的基督徒——經常糾結於如何在決策過程中跟隨神的帶領。

福音聯盟(TGC)採訪了這些人中的5位,與他們探討當他們所面對的處境聖經從未提過的時候,他們會怎樣分辨神的旨意。

一、認識到神關心工作

埃里克·斯坦伯格(Eric Stumberg)成長於一個基督徒企業家的家庭,家中對於一個主內商人所需持守的準則包括:不在不道德的行業工作、不做任何違法的事情、工作努力、與人談論耶穌,以及奉獻給教會以使牧師和宣教士能夠真正做上帝託付他們的工作。

在2013年的一次退修會上他才意識到「耶穌會呼召人到職場做企業家,」他說,「神按照祂造我們成爲的不同樣式而賜給我們不同的使命。」

這種認識改變了他的生活與事業。

「我當時想,『哇,這真是太棒了!我必須深入研究這個問題,』」他說。他告訴他的朋友,開始一個讀書小組,並說服他的教會邀請講員來教導信仰與工作方面的話題。

然後他就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下一步我該做什麼?」。於是在十多年前,他創辦了單鴿網絡(Tengo Internet;暫譯名)公司,爲露營與州立公園等戶外場所提供WiFi接入服務。

他開始爲他的員工支付全部福利,並告知「造就福祉」(Made to Flourish;一個致力於幫助牧師與教會將信仰、工作與財富方面的智慧融入共同體福祉的公益組織——譯註):「薪酬也是一個神學問題……我不希望人們得不到醫療保健。」他做了一個市場調研來確定基本生活工資,並提高他自己公司的工資。當他搬進一個新的辦公場所時,他規劃出額外的辦公室出租給其他人——目前正出租給一個聖公會的植堂者和一個打擊性交易的非營利組織——租金則低於市場價。

他說,每一個決定——無論這個決定是關於健康關懷、客戶服務還是辦公空間規劃——都必須要有神學基礎與考量,這些決定也包括僱傭哪些人。

二、基於對方的呼召而僱傭(或解僱)

「我16歲時,有人給了我一本拿破崙·希爾的《思考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 Napoleon Hill;全世界最早的現代成功學與勵志導師——譯註),」摩通大根證券公司的高級副總裁傑夫·德基(Jeff Durkee)說道,「我倒希望他們當時給我本《聖經》。」

德基說:「希爾的書中寫著『明智的人會迅速做出決定,但會非常緩慢的做出改變。』」而另一位經理人也強化了這一信息,他告訴德基:「如果你不能在15分鐘內判斷一個人是否是混蛋,你就不應該進入管理層。」

「我按這個模式幹了幾十年,」德基說道,「可我早期的招的人並不好。」

三十年後,在閱讀箴言時,他才發現溫和的言語與許多的商議才是更好的方式。如今,他會多次面試潛在員工,花更多時間來認識和評估他們。

生命路(LifeWay;隸屬於美南浸信會的一家調查機構——譯註)的主席兼CEO湯姆·雷納(Thom Rainer)則會考覈三個方面——性格,能力與默契程度。

「我並不總能把這些運用好,」 雷納告訴福音聯盟。他的弱項是把關「能力」這一項:有時如果他喜歡一個候選人的品格和個性,即使不確定這人的能力是否勝任,他也有可能僱傭這個人。

「最艱難的談話是我和那些申請者有很好的關係卻最終沒有錄用他,只因他們並不適合這份工作。」他說。

斯坦伯格則會努力去「考慮他們是能夠從事這份工作,以及他們是否應該從事這份工作。」

這種區別也可以被稱爲「分辨你的呼召」。

「這有點像數學,」他說,「如果神呼召每個人,而我是其中之一,那神肯定也會呼召我……當你僱傭某人時,你要是思考的問題是,神是否呼召他們在當下這個人生季節來這個地方工作?」

爲了弄清楚這一點,單鴿網絡公司會評估潛在僱員的能力,以及這個人是否與公司文化相合。

「然後我們就禱告,」斯坦伯格說。有時候,領導層會有一種「感覺」——他們將其稱之爲直覺或本能反應——某個潛在僱員有問題。有時候,這種感覺足以讓他們決定不僱傭某人,例如此人是現有員工的家庭成員,而他們之間的關係又很糟糕。

但是,由於斯坦伯格常常僱傭剛從軍隊退役的退伍軍人、家庭困難的人,以及負有大量助學貸款或信用卡貸款的人,這種不安的感覺往往「與其說是中止聘用的信號,不如說是一種警告」。他說,「我們直覺上覺得不太對勁,所以我們會爲此禱告並認真思考。」

一旦被錄用,斯坦伯格的員工「可能會獲得比他們在其他地方能獲得的更多機會,因爲……(和其他地方相比)我們在帶領罪人這件事上負有不同的責任。 斯坦伯格的目標是在工作中門訓與牧養這些員工,因此和那些只看重員工能力的領導相比,他有著不同的負擔。

他對做一個是否僱傭的決定抱著謹慎的態度,因爲「福音裡沒有中立地帶,」他說,「任何一個決定要麼屬於上帝的國度,要麼屬於撒但的國度。你不可能做出一個決定,而對國度的工作毫無影響。」

當你的其他領袖們也擁有一個基於福音的動機時,你做決定會容易得多。

三、在領導層中尋求合一

「我曾經嘗試賣掉一個部門,但我最大的客戶不希望我把這個部門出售給他們最大的競爭對手,」而後者正想並購此部門,盧珀說,「(那個最大的客戶)一直待我很好,而且和他們的生意佔了公司業務的40%。」然而,顯然把不出售這個部門給那個並購者會讓後者很不開心。

他爲此禱告,並覺得上帝在引領他尊重這位客戶的意願。

「銀行投資方,管理團隊以及董事會都說我瘋了」他說。但盧珀擁有他公司的大部分股份,所以他有自由做出違反常理的決定。(這個問題最終解決了,他終止了這次交易並保留了這個部門,並且這個部門自己成長的很好。)

當一個基督徒公司的領導因爲跟隨上帝,而做出有時看起來很愚蠢的決定時,讓每個人都參與其中是有所幫助的。

在單鴿網絡,三位領導層成員都是基督徒。「有時候當我們想知道該提供哪種產品或選哪個方向時,我們會禱告,」斯坦伯格說,「有時候我們會得到平安或某種確據。如果有人說,『我不同意』,那麼就行不通。在我們向前進發之前,我們會保持合一。」

他把這種對合一的追求與詩篇133章1節聯繫在一起,「看哪!弟兄和睦共處,是多麼的善,多麼的美。」(新譯本)

在尚德建築系統公司(Suntech Building Systems),領導層通常不會一起禱告。但執行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布拉德·拉森(Brad Larson)確實會私下爲自己的決定禱告。

「我也會捫心自問,是否有對錯失獲利的懼怕?是否有不健康的野心?我們單單爲了盈利而成長嗎?」他說,「我們以前做過這樣的事,結果很糟糕。」

他的領導團隊也由基督徒組成,「大家同負一軛,這真的很重要,」他說。

斯坦伯格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當一個朋友諮詢他自己是否要入股正在服務的公司時,斯坦伯格問他是否希望和那家公司的領導同負一軛(然而那位朋友並不想)。

「爲什麼要花費精力,把你自己和一個你不想和他同負一軛的人捆綁在一起?」斯坦伯格說,「我們不需要進入訂婚的狀態,不如繼續保持現在的戀愛關係。」斯坦伯格用這句話建議他繼續作爲僱員服務這家公司,而不需要和僱主綁在一起成爲合夥人。

同負一軛並不意味著總是意見一致,赫爾登菲爾斯說,「但知道我的大多數領導團隊是基督徒,這對我很重要,並且讓我有確信,至少我們的價值觀與優先事項是相同的。」

如果公司以一種反主流文化的方式來看待權利與金錢,這對他們的合一尤其有益處。

四、看淡權力與金錢

正如盧珀所發現的,有時候跟隨上帝會讓你損失一筆交易。又如斯坦伯格所發現的那樣,有時候這會讓你爲僱員支付更多的薪水和福利。

「我們的核心價值觀之一就是無論代價多少,總是做正確的事,」拉森說道。他從事建築業務,在這個行業,客戶、總承包商以及分包商總是在爭論由誰來支付意外成本。對拉森來說,跟隨上帝可能意味著爲其他人的錯誤買單,例如在他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不提起訴訟,或者冒著失去客戶的風險承認自己所犯的錯誤。

斯坦伯格說,跟隨上帝也可能意味著犧牲自己、爲他人謀利——例如,以低於最高市場利率的價格提供服務,或不要求員工「超負荷工作」並隨時待命。「這樣並不是在關心他們。如果你要求的過於他們所有的,這樣不能持續下去,也是剝削性的。」

跟隨上帝可能代價高昂,但也可能盈利。當遵行聖經和禱告來作決定時,盧珀「從未失望過」。對赫爾德菲爾斯來說,當他面對鋼鐵關稅帶來的建築成本增長時,他並不感到憂慮。

「上帝之前已經解決過類似的問題,」他說,「現在回頭看,我知道神的手正托住我們,也知道祂的預知會在適當的時候給我們正確的項目。」

五、依靠每日的禱告與讀經

「上帝曉得未來,而我不曉得,」盧珀解釋道,「祂知道什麼對我最好,而我只是覺得我知道。祂比我更愛我身邊的人。」

因此,通過讀經和禱告來認識上帝的屬性和旨意,這是至關重要的。

「在我禱告,默想與讀經前,我幾乎不會出門,」德基說,他還有兩位爲他禱告的朋友,「我幾乎每天都穿著這屬靈的盔甲。」

讀聖經並不意味著你能找到一節支持你最新商業計劃的經文,斯坦伯格說,「但如果你總沉浸在聖經中,這會把你塑造成一個以基督的心意來思考的人,於是你就會說,『(耶和華的話)真是正直的。』」(似乎是指詩篇33:4a「因爲耶和華的話是正直的,他的一切作爲都是誠實的」——譯註)。

即便如此,不見得所有決定都是正確的,赫爾登菲爾斯說,「我做過許多決定,有時我的直覺是去做一些違反直覺的事,這並不總是有效。當然了,如果我總是一桿進洞,我的生活壓力會小很多,但是生活並不總是這樣。」

拉爾森也不會,「我永遠不會假設自己足夠聖潔,可以做正確的決定,」他說,「我默認我自己總是自私和有罪的,所以我總是會做出有利於自己的決定。我希望沉浸在上帝的話語、良好的教導與忠告中,保護我關心的人不受到我自己的傷害。」

歸根結底,最重要的領導能力並不關乎手段,而是關乎領袖的心,拉森說,「無論是牧師還是首席執行官,我們能爲自己領導力所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在福音中牧養我們的心,並被恩典洗淨。」


譯:許志斌;校:孟劼,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to Discern God’s Will in Your Workplace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標籤
工作與職業
禱告
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