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飯前禱告是一個顛覆性的見證
2019-09-10
| Alan Noble

飯前禱告總是讓我感到不自然,即使在家中也是,而在公開場合時,我會更懼怕飯前禱告。我嘗試爲禱告尋找好的時機,使得服務員不會打斷我們。每次一想到我們家吃飯前要禱告、讓服務員在旁等待,我就感到不安和愧疚,就好像我將自己的宗教強加在他們身上一樣。我不希望看到或者聽到我的禱告使得任何我身邊的人感到不適。此外,我還問自己,爲食物禱告究竟重要在哪裡?食物是我花錢買的,我也知道我是爲之感恩的,並且我趕時間。必須爲食物說出感恩難道不是律法主義、是空有形式的宗教儀式,反而削弱我感恩的心麼?在那些時候,尤其是當我餓了的時候,(不禱告)直接開始吃飯要容易的多。如果我感到愧疚,我可以默禱,比如在心裡說:「對不起,神,但你知道我的心。「

也許你從未爲自己在公開場合飯前禱告退卻過,但我希望你可以看到,許多其他基督徒的確對此感到不安。這種不安中的一大部分來源於美國世俗主義的興起。即使在我所居住的基督徒較多的州(比如德克薩斯州和俄克拉荷馬州)中,你會看到大多數人在公開場合並不進行飯前禱告。我們的社會所持有的假設是:宗教活動應該在我們的心中、在我們的家庭中、或者在我們的教會中進行,但不應該在公開場合(比如麥當勞的吧檯上)進行。

在公眾場合進行宗教行爲,這比在公眾場合表白還冒犯人,我想這也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美國人對於大聲日禱的穆斯林爲何有激烈反應。對於很多美國人而言,看到有人在公眾場合進行宗教行爲就像在公眾場合看到醉漢或者精神病患者一樣。他們會問自己:這些人接下去要做什麼?爲什麼他們不理性一點?爲什麼他們不能私下去做這樣的事呢?

因此,飯前感恩禱告可以向觀察著我們的世界做見證:我們的信仰不是一種個人的偏好,不是我們割裂開來隱藏在自己「正常」公眾生活背後的。並且,世俗社會常規將宗教行爲推向私人空間,正因爲飯前禱告挑戰了這一常規,它也是一個帶來干預的見證。

正確的動機

當然,我們做飯前禱告不應是爲了被人看見,或者爲了讓人感到不舒服。我們不會大聲禱告,因爲這樣會嚇到其他人,使他們被我們的敬虔打擾。爲了鶴立雞群而做一個「耶穌狂」也是世俗化的一種表現,因爲這將我們的信仰變成了一種宣傳行爲,一種給他人的信號。如果實踐信仰的目的是爲了宣傳信仰,那種虛僞與許許多多當代信念的核心無異,正是我們所力圖避免的。

如果我們的公眾禱告,或者任何其他公開場合信仰的展示,不再主要是爲了屬靈的目的(在飯前禱告的例子中,屬靈的目的是爲神的供應而感恩),而變成爲了讓他人看到我們對神感恩,那麼我們已經用「表現出感恩『替換了』感恩」本身。我們的動機應該是對於神的感恩,而不是尋求關注。但是,如果我們因爲公眾禱告令我們感到尷尬,或者讓我們感到我們將自己的信仰強加於周圍人的身上,而逃避公眾禱告,那麼,我們需要認清這樣一種逃避的本質:這是對於公眾領域中世俗理念的屈服。

挑戰唯物主義的觀點

感恩禱告是一個顛覆性的見證的另一個原因在於,它挑戰了唯物主義對於供應的看法。雖然對於在世俗化時代中豐盛生活的理解有千百種,但是其中的大多數都假設我們居住在一個封閉的宇宙中,裡面的一切,或者說存在的所有一切,都可以用實證的、物質主義的、科學主義的方法來解釋。物理學和化學可以解釋關於存在的一切。但是,從這一假設出發,我們可以得出許多不同的結論。舉例而言,一些人可能將純物質的宇宙看作某種近似超越的賜予,需要我們去崇敬和膜拜,——這樣的人可能爲地球的浩瀚豐富而感恩。其他人可能相信,我們面前的食物證明了人類有潛力成就偉業——我們有能力開發地球,高效而經濟地生產出精緻的食物。另一些人可能簡單地將供應當作理所應當的,只要他們爲食物付了錢,他們就完全不用去思考這個問題。

我們面前的食物是來自一位有位格之神的恩賜,他供應我們,因爲他愛我們。這種觀點是不尋常的。當我們距離農作物和牲畜的養殖越遙遠,當我們的食物看起來機械化和人爲生產的成分越高,我們就越少地將食物看作一種恩賜。當我們的飯食被仔細地用紙包好,由戴著乳膠手套(這手套的材料來源於我們乾淨的、自動化的工廠中所生產的密封塑料袋)的手送到我們的面前時,要從中看出上帝之手的供應之工並不容易。

天氣和季節、人爲失誤以及動物行爲和健康會造成不確定性,但這種不確定性已經被仔細地、系統地、以技術的方式盡可能降低了。可以試想這個例子:現代人覺得一年中任何時候都可以在市場上買到蘋果。人類已經掌控了自然,而我們對人類無需感恩——只需支付薪酬就好。當然,這也使得向神感恩這一行爲更具顛覆性。

對象明確的感恩

如果我向連鎖飯店中的大廚感恩,或者向資本主義、現代農業技術、讓我能買得起食物的工作、或甚至是半神祕主義的觀念:地球母親感恩,從本質上,我依然認爲面前的食物完全是物質世界中各樣過程的產物。但是,向神感恩否認了這一邏輯。這不是一種一般性的或是非個人化的對於自然或是宇宙的感恩,而是一種對象明確的對於一位有位格之神的感恩,這位神的普遍恩典供應著我們所有人。

經常操練感恩禱告可以提醒我們,現代人眼見的事物並非真相本身。在這一切的包裝、生產和流程的背後,依然是神的供應和保守。真相是,這個世界,以及我們在其中的存在遠比我們所知道的更具不確定性。

編者按:

本文節選自阿倫·諾布爾所著的書籍《顛覆性見證:在三心二意的時代中言說真理》(Disruptive Witness: Speaking Truth in a Distracted Age)。該書由美國校園出版社(InterVarsity Press,www.ivpress.com)出版。


譯:Minyan;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網站:The Disruptive Witness of Praying Before Meals

Alan Noble(阿倫·諾布爾)博士是《基督與流行文化》(Christ and Pop Culture)的共同創立者兼總編,他也任俄克拉荷馬浸信會大學(Oklahoma Baptist University)英語系助理教授。
標籤
禱告
見證
感恩
謝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