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熱愛的事還是該做的事?
2020-07-21
| Bethany Jenkins

喬布斯是我們追隨創造力、好奇心和激情的典範。「你必須找到你所愛的東西,」他這樣告訴斯坦福大學2005屆畢業生。「要讓你的工作變得偉大,唯一方法就是熱愛你所做的事情。如果你還沒有找到你的激情所在,就繼續尋找。不要安於現狀。」

不過最近,一位職業諮詢師認爲,除了喬布斯的職業建議,還有另一種看待工作的方式。戈登·馬裡諾(Gordon Marino)在《紐約時報》上這樣說:「我們的慾望不應該成爲職業的最終仲裁者。有時候,我們應該做我們討厭的事,或者做最需要做的事,並且竭力做好。」

當有選擇的時候(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機會),我們到底是該選擇「做自己熱愛的事」,還是做「應該做的事」?我們該追求激情所在,還是對機會進行性價比分析然後選擇對自己最有價值的? 

本不該有的衝突

在神原本的創造中,「自己喜歡的事」和「必須要做的事」是分不開的。神在做祂愛的事,當祂宣告祂的創造是「好」和「甚好」的時候,祂是在慶祝、享受、讚許、留戀和欣賞自己的工作。祂爲自己所造的東西而感到驕傲,爲自己的作品而感到歡喜(詩104:31)。

然而祂也在做必須做的事。祂的工作不僅是爲了自己的快樂,也是爲了讓祂的形像承載者——人類——得以享受其中。祂的創造之所以「好」和「甚好」,不僅因爲這創造本身完美,也因爲這創造對我們來說是完美的。正如我的朋友詹·波洛克·米歇爾(Jen Pollock Michel)所說,「神是個家庭主婦(homemaker)」,祂在創造的是一個我們可以生活、生存、茁壯成長的地方。

作爲他的形像承載者,我們要像祂一樣工作。祂把我們放在園子裡,讓我們去做必須做的事:「修理、看守」(創2:15),神還將這創造賜給我們「管理……全地」(創1:26)。看到我們如何耕種,神就激動不已:他把動物「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麼」(創2:19)。這是一幅豐盛、喜樂和建立文化的畫面。

期待太多或太少

但在墮落之後,我們與工作的關係就被打破了。從生兒育女到耕地,我們的工作都圍繞著「荊棘和蒺藜」而展開(創3:18)。工作和生活可能令人沮喪和無聊,它可能以辛勞、虛榮和自私爲標誌。有時,我們有粗魯、不欣賞和抱怨的老闆。另一些時候,破碎的系統挫敗了我們的計劃。

我們也往往對工作期望過高或過低。在我看來,喬布斯期望太高。他認爲我們可以不用安於眼前的工作,直到我們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和激情——即便這種激情是出於自我驅動和自我關注的。這種「做你你愛做的事」文化是殘缺的,因爲我們的愛是紊亂的,我們愛錯了東西,或者我們用錯誤的方式愛了對的東西(耶17:9)。

而那位職業諮詢師則對我們的期望太低。他建議做任何該做的事——即使我們討厭它。這種「做該做的事」的建議同樣是殘缺不全的,因爲它叫我們否認那些我們不能否認的東西——包括我們的慾望、情感和激情。我們不是沒有情感,僅僅依靠自然倫理做決定的斯多葛主義者。

情感與機會

在十字架上,基督恢復了「做你所愛的事」和「做該做的事」應有的聯合。希伯來書的作者這樣描述耶穌的工作:「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來12:2)。他既在做他所愛的事(救贖他的子民),又在做該做的事(忍受十字架的苦難)。

當我們的年歲和信心還很年輕的時候就該質疑「做你所愛的事」這一文化,不是因爲它不真實,而是因爲我們很少知道自己愛什麼。就實際而言,研究表明只有不到30%的人有一個可識別的、固有的、可以努力去做的激情所在。我們大多數人必須去發現和探索自己所愛的究竟是什麼,而這種發現和探索通常是通過「做該做的事」。

從屬靈上來說,神正在重新安排和重塑我們的愛,使我們越來越像耶穌(林後3:18)。祂在我們裡面工作,教導我們在感情上有分辨力和成熟(馬太福音6:33)。祂正在鑿開我們對安逸、舒適和其他任何我們喜歡的東西的表面渴望,迫使我們每天背起十字架成爲堅實、扎根穩健、強壯的「公義樹」(賽61:3)。

不過,這個過程往往需要時間,總是要依靠恩典。「我在神的事情上所獲得的那一點知識,並不是由於我自己的智慧和溫順,而是由於他的恩典,」約翰·牛頓這樣寫道,「我也不是一下子就得到這些的,神一直樂於給我多多的忍耐。」

新耶路撒冷

無論我們在年齡和信仰上多麼成熟,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的部分工作總是會很辛苦。大多數律師可能永遠不會愛上所援引的法律條文,大多數教師可能會繼續與極端的標準化教學要求作鬥爭。我們所有人都將永遠在與同事、老闆和客戶的關係中掙扎。

不過,保羅把我們在工作中的注意力轉向了復活。因爲基督已經復活了,「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爲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裡面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換句話說,耶穌復活的身體(他的手還帶著他工作的痕跡)意味著我們今天所做的工作在將要來的世代裡很重要。在主裡,我們的勞作不是徒然的。

當我們的工作與我們作爲神形像承載者的呼召似乎相去甚遠時,要想在工作中茁壯成長,我們需要重新抓住我們神聖呼召的長期性。比如那些冗長的法律條文腳註,這些是這個世代正義的一部分,而在真正的正義將在新耶路撒冷獲得全面落實;那些可恨的標準化考試爲我們顯明了這個時代的學術,而真正的學術將在新耶路撒冷稱讚神、榮耀神,成爲我們知識的泉源。

有時候,這不是「做自己愛做的事」還是「做該做的事」這兩者取捨的問題,而是獲得新的心靈和新的視角,以塑造我們所愛的東西和我們如何愛的問題。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o What You Love or Do What Needs Doing?

Bethany Jenkins(貝瑟尼·L·簡肯斯)是真理論壇(The Veritas Forum)的副主席,在福音聯盟發表過很多文章,她也是國王學院(The King's College)的高級研究員。她曾在國會、州政府辦公室,以及華爾街和Big Law律師事務所工作。她本科畢業於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並在哥倫比亞法學院(Columbia Law School)獲得她的法律碩士(JD)。貝瑟尼在紐約和波士頓兩頭工作,喜歡在中央公園沿著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跑步。她是救贖主長老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積極成員。
標籤
文化
激情
情感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