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教會出現牧者專權的情形? 
2021-03-19
| Sam Allberry

很遺憾,我們對牧師因性行爲不端而不得不離開教會的情況已經非常熟悉了。這些事件的發生頻率似乎很高,以至於在一個對基督教冷眼旁觀的世界中這幾乎沒有什麼新聞價值。

但是,近年來又出現了另一種同樣可悲的趨勢:牧師因爲專權而離開牧職。

雖然我們應該對這種趨勢感到擔憂,但也許我們不應該感到驚訝。使徒彼得早在第一世紀就預料到了這種可能性。他在寫給牧師們的信中警告說,他們不應該「轄制所託付你們的」(彼前5:3)。但是,雖然牧師專權並不是一個新問題,但這問題在今天的西方教會中似乎越來越明顯。在一些個案中,那些牧師的專權和霸凌已經持續了許多年,要麼自己不承認、要麼不容他人質疑。這就帶來了一些重要的問題:我們是不是把牧師的專權當作了什麼領導力美德了?我們是否過分看重某個領導特質,以至於當它被以一種不敬虔的、聖經所禁止的方式使用時,我們甚至都沒有意識到?簡而言之,爲什麼我們最終會把一個專權的牧師當作一個優秀的牧師? 

CEO和將軍

我的觀察是,類似的過程在大西洋兩岸的表現方式略有不同。在美國教會中,從商業界借鑑領導智慧是很常見的。牧師被看作是首席執行官,他的角色是給教會帶來成功,這成功往往用數字來衡量,也就是說教會需要在成員人數和奉獻上增長。在英國,情況略有不同。教會傾向於喜歡用軍事的模型來看待教牧領導,牧師好像一個三星將軍,指揮大家做正確的事情。

顯然,無論是成功的CEO,還是偉大的將軍,都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但這兩種模式都會很快帶來毒害。當這兩種模式中的任何一種成爲基督教領袖的主要模式時,就難怪會產生專權的牧師了。把牧師當作CEO的做法可能會培養企業家精神和冒險精神,但它很容易變成結果導向;把牧師當作將軍的方式可能會培養毅力和勇氣,但它很容易變成任務導向。前者帶來了狂妄,他們的話成了教會的法律,因爲他們對教會的發展來說不可或缺。後者則會產生自以爲是、令出必行,因爲將軍「知道」什麼對每個人最好。無論是那種情況,我們要麼容忍他,要麼看不到他的專權,因爲只要事工目的好,就說明事工方法對。

但絕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保羅警告我們,即使是超凡的恩賜,也要在愛心的原則下使用。「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林前13:2)

保羅並沒有簡單地說,缺乏愛的恩賜會「受損」或「效力減弱」。他甚至沒有談及由此產生的事工會有什麼果效,而只談及行使恩賜的人——他們什麼都不是。以犧牲品格爲代價的恩賜使用永遠不會有最終的果效。無論在人的眼中多麼耀眼,沒有愛心的牧師在神的眼中都「算不得什麼」、什麼都不是。

專權的領袖有什麼問題?

現在我們要再仔細看彼得所說的話,在彼得前書5:2-3,他說:

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著神旨意照管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爲貪財,乃是出於樂意;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

在這裡,彼得就長老的工作和心態做了三個對比:必須是心甘情願,而不是被迫;必須出於服事人的動機,而不是貪婪的動機;他必須以身作則,而不是強迫別人跟隨。

專權就是用力量使某件事情得到順服。在牧養事工的背景下,當羊群是因爲被強迫而不是通過聖靈在他們心中的工作來同意某件事情的時候,就會發生這種情況。它涉及到使用恐嚇、威脅或威逼的手段,這可能與彼得剛才所做的對比有一定的聯繫:專權是一種貪婪(「貪財」)——貪圖對他人的權力。正如彼得在前一節所說的,長老必須心甘情願地服事(第2節),跟隨的人也必須心甘情願地跟隨。

專權是出於對牧師角色的誤解。是的,這個職位有真正的、屬靈的權柄。希伯來書的作者告訴我們「你們要依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來13:17),但他還繼續說:「因他們爲你們的靈魂時刻警醒,好像那將來交帳的人。」前半句話是要防範會眾的反律法主義,後半句話是要防範領袖的專權。牧師要歡喜服事,正如羊群要甘心跟隨一樣。雖然牧師被安排在羊群之上(帖前5:12),但這並不是他與羊群的唯一關係。彼得提醒我們,一方面羊群「在你們之下」(暗示牧師的主要身份是做領袖),另一方面羊群也「在你們中間」(提醒牧師他並不凌駕於羊群之上,其實也是羊群中的一員)。

專權就是按著世界的方法做事。耶穌說:「你們知道,外邦人有尊爲君王的,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馬可福音10:42)。這是我們身邊世界使用權柄的方式,但對地方教會來說不應該如此——「只是在你們中間,不是這樣」( 43 節)。我們可以從世界對領袖的見解中學到很多東西,但我們也必須認識到,在世界中如何行使領導權柄和在教會中如何行使行使領導權柄之間應該有鮮明的對比。我們可以向CEO和將軍們學習,但牧師不應該成爲CEO和將軍。

專權違背了新約聖經關於教會治理的教導。對於教會究竟應該如何架構,基督徒會有不同的信念,但有一點從聖經中看來是無可爭議的:教會應該由多位長老領導。新約聖經中沒有一處提到教會長老是單數的。教會可能有一位主任牧師,但應該有多位長老來分擔領導責任,而不是讓一個人來負責整個教會。現在,很多教會很容易有理論上的多位長老,但仍然有一位牧師統治著整個教會。關鍵在於是否有明確的督責關係和糾偏制度,以及是否能夠——並且實際地——得到執行。

領袖災難

領袖專權對一個羊群來說是災難性的。它在短期內似乎很有效——它能把事情做好!但從長遠來看,它是災難性的。保羅對羅馬人說的關於對付那些「信心軟弱」的人的話在這裡很有啓發。那些信心軟弱的人(羅14:1)會禁食和守節,即便神沒有要求他們禁食某些食物或遵守某些日子。但如果這已經成爲良心問題,就不應該強迫他們改變自己的做法。「若有疑心而吃的,就必有罪,因爲他吃不是出於信心。凡不出於信心的都是罪。」(羅14:23)。

保羅強調的是一個寬泛的原則,它適用於關於食物和節期以外的領域:凡是不從信心出發的,都是罪。

如果一個信徒有某個教義觀點或實踐只是因爲一個專權的牧師強迫他這樣做,那麼這些觀點或實踐就不是從信心出發,也不是基督的靈帶來的,而是領袖的強勢加給他的。這是災難性的,因爲信徒不是被主帶領,而是被人帶領。如果是出於錯誤的原因,即使相信正確的事情也不造就他。

羊群的確需要被帶領,是的,但卻是靠榜樣的美,而不是靠人的力量。

專權領袖的解藥

那麼,專權的解藥就是以身作則,做榜樣而不是強迫:「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彼前5:3)。

羊群要被帶領,是的,但不是靠人的力量。羊群要靠榜樣之美來帶領。專權是錯誤的領導方式,而解決錯誤的領導方式不是靠取消領導,而是給予正確的領導。

其次,長老職分是有權柄的(來13:17)。有的時候,牧師需要呼籲人們尊重和敬重這個職分。但是,百姓應該順服他們的領袖,不是因爲他們害怕領袖,而是因爲他們受到長老們的激勵和鼓勵。歸根結底是因爲長老以自己的榜樣把百姓指向基督,並激勵他們去行出自己的愛心和善事。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Do Churches End Up with Domineering Bullies for Pastors?

Sam Allberry(山姆·奧伯利)是福音聯盟的編輯之一,也是RZIM的全球講員。他在英國的梅登黑德牧養教會,同時著有多本書籍。
標籤
牧師
榜樣
事工
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