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內容填充你的每一分鐘
2021-03-24
| Brett McCracken

當我在咖啡店排隊等著點飲料的時候,我的本能就是抓起手機。當然,不是爲了做任何必要的事情,只是在輪到我點餐前的一兩分鐘內漫無目的地瀏覽一下。也許我可以抓住幾條微博、新聞頭條或有趣的Ins上的貼圖。

同樣的衝動導致我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機,晚上睡覺前也是如此,一整天在任何兩件事之間的空檔都是如此,有時,我發現自己僅僅因爲從房子的一邊走到另一邊有20秒左右的時間,就會打開一個應用看兩眼。在這些情況下,我都沒有一個明確的理由或確定的目標。這只是我逐漸養成的習慣,就像我們大多數人在智能手機時代一樣:一種令人不安的巴甫洛夫反射,就是用某種形式的媒體「內容」來填充生活中的每一個開放時刻。

我越意識到這種常常是無意識的習慣,就越感到不安。主要的問題並不是說我在那些刷出來的信息裡發現的東西在很大程度上都沒什麼幫助(儘管這確實是一個問題),而是這種習慣消除了我們生活中最後一絲未經計劃的空間,這會使得我們變得愚蠢。爲了變得聰明,我們的日子裡需要有空檔、需要思考的時間、需要喘息和反思,需要靜止的時刻,需要屬靈的休息。然而,智能手機正在迅速抹殺這些東西,引誘我們用一些內容來填充生活中的每一秒鐘。點擊這個! 看這個!下一個! 聽這個播客! 算法的設計不是要徵用我們部分注意力,而是要完全徵用。它讓我們變成了傻瓜。

我們可以做一些微小的調整,讓我們都可以過更明智的生活,這調整就是:劃出一些空間——任何空間——保持靜默、安靜,不受打擾,而不是讓你的每一寸注意力都成了互聯網「內容」的殖民地。

我們害怕靜止

互聯網的算法只是在挖掘我們墮落本性中的一個缺陷,這缺陷自古以來就困擾著人類:我們討厭靜止。我們會焦躁不安、會坐立不住,我們難以適應過當下的生活。總有一些生產性的事情值得我們應該去做,對嗎?

布萊斯·帕斯卡(Blaise Pascal)在《思想錄》Pensées)一書中,反思了爲什麼我們滿腦子都是過去和未來,卻很少花時間靜止在當下:

我們是如此的不明智,以至於我們在不屬於我們的時代裡徘徊,而不去想唯一屬於我們的時代;我們是如此的虛榮,以至於我們夢想著不屬於我們的時代,而盲目地逃離唯一屬於我們的時代。事實上,現在通常是痛苦的。我們把它推得遠遠的,因爲它讓我們心煩意亂,如果我們覺得它很令人享受,我們就會遺憾地看到它溜走。

爲什麼當下緊張的靜止會讓人如此緊張?也許靜止讓人不安,而內容噪音的不斷嗡嗡聲可以分散我們對我們不願面對的現實(如死亡)的注意力。不管是什麼原因,我們對靜止的厭惡都不利於我們靈性的成長和智慧的發展。

我經常回到詩篇46篇,這讓我在不穩定的時候,立足於神不變的主權。第10節包含了我在聖經中最喜歡的一句話。「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英文是「你們要靜止」——譯註)靜下來,停止不斷的奮鬥、狂熱的噪音和分心,從根本上說是與「認識神」有關。要安靜,然後呢?認識神。只有在安靜中,我們才能開始領會神的大能和聖潔。而這種驚奇、震驚到安靜的認識是智慧的開始(箴9:10)。

愚昧在今天之所以猖獗,部分原因是我們很少停下來體驗靜止,而靜止是智慧的前提。

凝視牆壁

賈斯汀·厄利(Justin Earley)在他那本很有幫助的書《普遍規則》(The Common Rule)中建議,我們的空閒時間不應該被漫無目的的網上閒逛填滿,而應該「留著時間凝視牆壁,這在永恆中是有益處的。」 

凝視牆壁是很難的,但可以試試。不受干擾的空間和安靜的思考非常有益。但兩者都需要操練。我們要有意識地在一個嘈雜、浮躁的時代選擇沉默和靜止。總有另一個視頻要看,另一篇文章要讀,一個播客要聽,一本書要讀。這些東西能對我們的智慧有價值嗎? 當然!當然可以。但當我們無情地從一個內容到下一個內容,而不給我們的靈魂停頓,讓輸入的內容作爲營養被吸收的時候,就不行了。整天不停地吃快餐,會讓你生病。消費信息也是如此。

這並不是說我們的動機總是壞的。很多福音派基督徒想要通過優化每一分鐘來「拯救時間」的傾向是可以理解的。一天只有這麼幾個小時,但還有那麼多東西需要學習。因此,我們可以用追求成長、得到裝備、獲取資源和信息等高尚願望爲互聯網內容暴飲暴食辯護。但是,有一種問題叫做好東西太多。哪怕是世界上最健康的有機食品自助餐,如果你回去填滿盤子的次數過多,還是會讓你生病。互聯網這個難以完全掌握的大型「內容自助餐」也是如此。正如我在我的新書《智慧金字塔》的第一章(「信息貪食」)中觀察到的那樣,它正在讓我們生病。

爲什麼我不喜歡聽播客?

這就是爲什麼我不真正聽播客的原因。我並不反對播客作爲一種信息傳遞形式——像任何東西一樣,它們可以很好,也可以很糟糕。只是,在我優先考慮的其他形式的內容之間(主要是書籍,電影和音樂),我通常只有幾個「空檔」的時刻,開車就是其中之一。但對我來說,開車是我唯一可以思考的機會之一。我可以在洗碗或做其他家務時聽播客,也可以利用這段寶貴的時間處理一天的思考或爲已經在我腦海中游走的一切禱告。當我在花園裡或在外面散步時,我可以聽一個播客,讓我的腦子裡充滿了刺激的內容。或者,我也可以簡單地用神創造的感官來餵養我的靈魂——留意空氣的吹拂、鳥鳴,南加州的柑橘、海鹽和茉莉花的氣味。

我不是說你應該放棄播客。我是建議你應該放棄一些東西,以騰出更多的生活空隙。認識到在一個過度刺激的時代,靜止對你的屬靈健康至關重要,即使這意味著錯過一些高質量的內容。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on't Fill Every Open Moment with Content.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麥卡拉根)是福音聯盟高級編輯,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於加州聖安娜市,二人都是薩瑟蘭教會(Southlands Church)的成員,布雷特在教會擔任長老。
標籤
互聯網
靜止
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