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不要只是看著你的工作
而是要順著工作看得更遠
2021-09-07
—— Casey Shutt

差不多一年前,由於新冠疫情帶來的封鎖,生活似乎來了個急剎車。這種正常生活的暫停帶來了反思的機會,這是我們忙碌的生活很少需要去承受的。春季的封鎖幫助我們重新思考的一個領域是工作。對許多人來說,工作節奏急劇下降;對其他人來說,工作被無限期暫停或完全停止。但是對於重要行業工人來說,生活有充分的理由仍需要繼續。

我們需要這些工人,雜貨商、送貨司機、護士、醫生和其他人,原因很簡單:如果他們都休息60天,我們都會死。我們可以休息或休假都是因爲有人在爲我們工作——運送貨物、在雜貨店貨架上堆貨、做飯、清潔、計算、維持治安、治理城市等等。

我們的生活深深依賴於他人的工作。從我們出母腹進入到世界的那一刻起,直到我們死亡的那一刻,我們沉浸在一個由人類工作創造和維持的環境中。

記住這一點對一個基督徒來說至關重要。

高估或低估

如果我們沒有意識到我們被嵌入到了工作的世界中,就會帶來兩種可能性。一是我們可能會高估我們的工作,這可能導致我們對自己和我們的工作有一種膨脹的感覺。

2007年電影《血色將至》(There Will Be Blood)中的主角丹尼爾·普萊恩惟尤(Daniel Plainview)就是這種傾向的一個例子。普萊恩惟尤是一個不安分、斤斤計較、執著的石油工人,他努力維持著仁慈的外表——他聲稱的目標是在他的社區裡到處「吹金」。然而,在這層外表之下,普萊恩惟尤充滿了貪婪,這使他無法關心自己以外的任何事情,包括他的養子,這使得他個人膨脹的快要爆炸了——就像石油井架爆炸一樣危險。

沒有看到我們在工作世界中的嵌入性還會帶來另一種可能性:低估我們的工作,這會導致對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工作有一種灰心喪氣的感覺。

想一想吉姆·哈爾珀特(Jim Halpert)在《辦公室》(The Office)的試播集中對自己工作的乏味描述:「我的工作是在電話中與客戶談論複印機紙張的數量和類型,你知道,就是我們能不能爲他們提供,或者他們能不能付錢。」嘆了口氣後,吉姆帶著睏倦的冷漠感承認:「光是談這個,我自己都覺得無聊。」

丹尼爾·普萊恩惟尤和吉姆·哈爾珀特都對工作有著短視的理解。

調整你的觀點

我們如何對工作這個宏大的主題取得平衡的看法呢?C. S. 路易斯的文章《工具間裡的冥想》("Meditations in a Toolshed")對我們會很有幫助。路易斯思考透過工具間的門縫中迸發進來的一束光。對著這束光看,路易斯什麼都看不到,除了這束光,還有一些懶洋洋地漂浮著的灰塵顆粒。其他都是黑暗的。

當路易斯轉移視角,順著光束看時,一個全新的世界被打開了。他看到了工具間範圍之外的景色,樹枝和其上的葉子在風中飄舞,藍天,以及光束的來源——太陽。

路易斯將此與現代對脫離現實的觀察和分析的強迫症相比較,後者花費了太多時間來對著事物看,而不是順著它們看。我相信路易斯的這一默想也可以應用於工作。我們傾向於盯著我們一生中花了很多時間所做的工作看,而不是順著它看。

當我們對著我們的工作看時,我們沒有看到工作與世界和他人的聯繫,這就造成了一種強迫性的專注或麻木的萎靡。基督教不僅邀請我們順著我們的工作看,而且還爲這樣做提供了大量的資源。

順著我們的工作看

我們可以順著我們的工作往三個主要方向看。

第一,當我們順著工作的方向向上看時,我們會看到這位三一上帝。

當聖父、聖子和聖靈這三個位格充滿愛地聯繫在一起時,三位一體的神就大大興旺,祂的愛溢出到創造的工作中。

換句話說,順著你的工作往上看,你會看到一位工作的神。無論你的職業是帶來秩序(法律專業、行政人員、專業組織者)還是帶來醫治(治療師、醫生、護士),無論你是講故事(記者、圖書管理員、演員)、養育孩子,還是創造美(藝術家、音樂家),你都會看到造物主讓你像祂一樣工作。

第二,我們也可以順著我們的工作向後看。

宗教改教家們,其中最著名的包括馬丁·路德和約翰·加爾文,都鼓勵這種觀點。

起初,工作是神的創造中的一個好的部分。即使是現在,我們也通過利用神所創造的材料和工作來發掘其潛在的寶藏,與神一起創造。

工作不是作爲一種必要的罪惡而被低估,也不是作爲一種控制的機會而被高估。相反,它是與神一起參與,與人類分享祂的愛。人類的工作是神的旨意通常得以彰顯的手段。當我們爲日用的飲食禱告時,神當然可以讓麵包從天上掉下來,但這個禱告通常是通過許多工人的勞動來成就的。

第三,我們還應該順著我們的工作向前看,期待新的創造。

讓我們思想那個新的、復活的秩序中的初熟果子:耶穌。祂復活的身體保留了十字架上的傷痕,這使神學家寇斯登(Darrell Cosden)得出這樣的結論

我們在耶穌永恆的肉身上留下了印記。由於這個仍然帶有傷痕的肉身現在已經上升回到神那裡,至少這個特殊的「人類工作」的結果被保證會延續到神以及我們自己的未來和永恆的現實中。

換句話說,羅馬行刑者的工作在耶穌身上留下了永恆的印記,因此會一直延續到永恆。事實上,《聖經》敘事的整個弧線表明,人類的工作會「溢出」進入新的創造。

從伊甸園開始,在啓示錄中以聖城新耶路撒冷達到最高潮。人們爲響應文化使命(創世記1:28)而進行的組織、定居和文化創造的勞動,將以某種方式被引入(儘管是榮耀的轉變)基督的永恆國度。這可能就是約翰對「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於(新耶路撒冷)那城」(啓示錄21:24)的神祕描述的意思。

往正確的方向看

現代世界的工作是複雜的,這意味著我們經常與我們的勞動成果割裂開來。思想一下製造鋼錠的工廠工人,或整理表格的法律助理。鑑於當代生活中厚重的官僚主義和技術裝備,我們很難順著我們的工作看。

我們可能會感到被框住了,就像路易斯在工具間裡。這並不是說順著工作看是一種自動修復,因爲我們也可能順著工作看錯方向。路易斯可能會順著光束往下看,看到的只是佈滿灰塵的小屋地板。

關鍵是要順著工作往正確的方向看:向上、向後和向前。觀點的改變既富有啓發性,又有更新的能力。那些低估自己工作價值的人可以看到他們的勞動價值是從神而來的他們對鄰舍的天賜關懷和聯繫的一部分。那些高估自己工作價值的人可以看到他們對更廣泛工作環境的依賴,使他們對他人的良好工作心存感激。

向上看,看到工作是神聖的。向後看,看到工作是如何有序地管理和護理神的受造物的一種重要方式。向前看,看到我們的勞動有可能存續到新的創造中這一令人興奮的可能。


譯:Jeff;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on't Look at Your Work, But Along It

Casey Shutt(凱西·舒特)在2020年植堂建立了國王十字教會。他與他的妻子莎拉和他們的三個孩子住在俄克拉荷馬城。
標籤
神的工作
新冠疫情
工作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