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婚姻的希望寄託於「夫妻約會」上
2019-05-22
| Emily Jensen , Laura Wifler

我們運營一家以低幼兒童母親爲主要服事對象的非盈利組織,因此郵箱裡總是塞滿了有關育兒和婚姻的問題。一個總被問到的問題是,「怎麼安排與丈夫的約會之夜?」

作爲已婚的低幼兒童母親,我們非常能理解人們爲什麼會問這個問題。我們跟自己的播客聽眾一樣,也在尋找機會請人看護孩子好讓我們能和配偶有一對一的時間。沒有孩子的外出約會之夜就像健康婚姻的祕密配方。婚姻專家滔滔不絕地談論著它重啓浪漫的能力,我們迫不及待地表示贊同,爲此擁抱在日常工作、家務和常規家庭安排中的任何變動。

但有時夫妻約會之夜——整套的孩子看護和精美晚餐——感覺是那麼遙不可及,於是無法突破的傍晚家庭常規安排讓我們禁不住地想:兩個疲憊的父母只能以規律地舉行約會之夜並遠離家庭壓力的方式才能維持喜樂親密的婚姻關係嗎?這才是基督徒的理想嗎?

當我們思考夫妻約會之夜在婚姻中所扮演的角色時,我們要記得以下四點。

第一,這是一種有趣的享受

當我們能夠外出就餐,看電影,看演出,甚至是不帶孩子住酒店時,世界似乎就慢了下來,它的邊界也模糊起來。我們可以一邊用薯條蘸奶酪一邊開懷大笑,聊些輕鬆的話題。離開了吵吵鬧鬧的孩子,亂七八糟的廚房,滿滿當當的日程和繁重的經濟壓力,我們可以拉著對方的手。我們可能坐得更靠近些,也更深的連結在一起。

單獨花時間在一起爲培養婚姻中的親密關係製造了非常好的機會。如果你能夠安排出這樣的時間,那麼就不遺餘力地做吧。這是一種很棒的享受。畢竟,再多精心安排的建立關係的時間都不會給你的婚姻帶來損害。

雖然上帝使用約會之夜作爲給婚姻帶來喜樂的一種方式,但祂還有很多其他方式來堅固親密關係並且幫助我們在婚姻中茁壯成長。約會之夜只是培植合一的眾多方式之一。

第二,這也是現代西方發達國家才有的現象

現代西方的第一世界文化中,我們能夠爲浪漫之愛留有餘地,這是一個祝福。大多數人能夠按照自己的偏好選擇配偶——我們會選擇那個令自己(特別是在約會剛開始的頭幾個月)傾倒的人。這令我們喜樂,但也是我們這個時代、這個文化的特權。帶著這樣的想法進入婚姻,我們會傾向於強調婚姻中浪漫感覺的重要性。但是通過約會之夜培植的浪漫感覺在一個榮耀神的婚姻中真的至關重要嗎?

縱觀歷史(甚至就在當代)對許多已婚人士而言這樣子在一起的方式是難以想像的。對那些配偶雙方都承擔著永無間斷的農場工作的夫妻、身爲奴隸的已婚夫妻、生活在父母指定婚姻制度中的夫妻而言,現代的、離開家庭的約會之夜的想法簡直像無稽之談。當夫妻雙方忠貞地彼此相愛並且忠誠地爲天國而服事時,上帝仍然使用各種方式祝福他們的婚姻茁壯成長並在世人面前彰顯祂的榮耀。

上帝對於婚姻的設計適用於任何時代、文化以及生活處境。祂的真理——命令我們要彼此相愛。因爲基督愛了我們(約翰福音13:34),要堅固(哥林多前書15:58),要激發愛心,勉勵行善(希伯來書10:24),要至死忠心(啓示錄2:10)是與每個婚姻都是相關的,並且是無需通過約會之夜來追求的。

第三,即便在現在社會,這也並不總是可能的

如果我們假設規律的約會之夜是美好婚姻的試金石,那麼我們就會使缺少相應資源的人質疑他們婚姻的牢固性。有時候一些夫妻很想脫離孩子花些時間在一起,但是因爲各種原因,這並不可行。

或許夫妻一方需要長時間工作或者出差。或許他們沒有額外的錢請人看護孩子或正在新社區尋找可以看護孩子的人。或許他們的一個孩子有特殊需要,找看護者意味著必須找經過特別培訓和認證的人。

如果我們錯誤地相信約會之夜是在婚姻中成長,享受彼此,培植親密和維護健康委身關係的唯一方式,我們就勢必會一直感到挫敗和失望。除了約會之夜,上帝滿有恩慈地提供了很多方式讓配偶們彼此連結並且在彼此相愛上長進。事實上,缺乏約會之夜的季節可能正是最好的時節讓我們可以彰顯婚約之美好,在困難中堅定地相愛並彼此服事。

第四,上帝可以用許多方式祝福你的婚姻

檢查每週的「約會之夜」安排無法建立健康的婚姻——雖然這讓我們能夠說自己已經在與彼此建立關係。健康的婚姻首先是追求基督並且通過彼此相愛來彰顯祂的愛。耶穌並不只是在一個特殊的場合與祂的新娘約會,因爲祂總是在她身旁——在普通平凡和眩目璀璨的時刻。教會也無需等到盛大的節期或屬靈的復興時才能表達對基督的愛,因爲她應該總是在愛中服事和跟隨基督的。

如果我們能夠對婚姻之愛有聖潔的認識並且明白我們的合一在終極的救贖故事中的角色,那麼夫妻就能夠爲了福音的緣故一同努力,無論我們是否有所謂的「夫妻約會之夜」。


譯:Jenny XJT;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Don』t Put Your Hope in Date Night

Emily Jensen(艾米麗·詹森)是「興起母親」(Risen Motherhood)機構的聯合創始人,她與丈夫及5個孩子生活在愛荷華州中部。
Laura Wifler(勞拉·韋弗勒)是「興起母親」(Risen Motherhood)機構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她與丈夫及3個孩子生活在愛荷華州中部。
標籤
婚姻
家庭
安息
約會
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