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最早的證據是什麼?
答案可能會讓你吃驚
2021-04-07
| Justin Bass

關於基督信仰,最早的歷史證據是什麼?

今天,幾乎所有專精古代史、古典學和聖經研究等相關領域教學研究、來自各種不同的宗教背景的學者,都對有關拿撒勒人耶穌的某些基本事實達成了一致。這些基本事實包括(但不限於):耶穌在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後開始了他的公開傳道;當時很多人都認爲他所行的趕鬼、醫治等是神蹟;他在提庇留·凱撒統治時期被本丟·彼拉多釘死在十字架上;耶穌死後,他的一些追隨者(包括以前的敵人保羅)從耶路撒冷開始到處宣講耶穌如何從死裡復活並且活生生地向他們顯現的故事。

這些都是不可改變、人所共知的歷史基石

我們如何知道這些(或任何)關於耶穌和早期基督教的歷史事實呢?主要是從最初寫於公元一世紀的新約文件中得知。但是,通過這些資料,我們能多接近拿撒勒人耶穌呢?換句話說,目前能夠看到的、關於基督教的最早歷史證據是什麼?答案可能會讓你大吃一驚。

離當時越來越近

在關於基督教的最古老證據中,包括了梵蒂岡抄本Codex Vaticanus)和公元四世紀初的西奈抄本Codex Sinaiticus)抄本。1859年,康斯坦丁·馮·蒂申多夫(Constantin von Tischendorf)——可以說是新約聖經手稿研究領域的印第安納·瓊斯——在埃及的聖凱瑟琳修道院發現了西奈抄本(於四世紀寫成,是現存年代最早包含完整新約的聖經抄本——譯註)。他後來寫道,當時他是從修士們手中搶救出西奈抄本的,修士們已經把兩堆類似的抄本扔進了火堆!蒂申多夫因此稱西奈抄本爲「現存最珍貴的聖經寶藏」。

然後還有莎草紙(papyri)抄本,其中許多抄本的年份比西奈抄本還早。其中最早的是編號爲P52的抄本,這是一塊三英寸的紙莎草紙,上面有《約翰福音》中的五節經文(18:31-33,37-38)。這件珍寶目前測出來的年代是公元125-175年(不過也有人認爲範圍更廣)。

但是,作爲耶穌基督的跟隨者,我們還需要注意另一個革命性的發現,它比西奈抄本、比P52更偉大。我甚至敢於認爲,這比所有的考古發現加起來還要偉大:哥林多前書15:3-7中的保羅也接受的基督教信條傳統的發現。「價值連城的珍珠」這句話送給這段經文堪稱當之無愧。

這一使徒時期的信仰告白對在新約聖經中顯得非常獨特,事實上,它在所有的古代文獻中都很獨特。在所有的早期基督教運動裡,除了這個五句經文的信仰告白之外,我們找不到其他保存下來的信經信條。而在這五句經文裡,我們看到了福音的精髓和基督教賴以生存的歷史基石。「這耶穌,神已經叫他復活了,我們都爲這事作見證。」(使徒行傳2:32)

發現基督信仰的歷史基石

現在,讓我們看看關於基督教的最早證據:

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爲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後來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還在,卻也有已經睡了的。以後顯給雅各看,再顯給眾使徒看。

以上列出的是學者們認爲當時保羅所接受的信仰傳統,這段話中沒有保羅的插敘和評論。這是一個新發現。連新約學者(同時也是無神論者)呂德曼(Gerd Lüdemann)也稱這一發現爲「近代新約學術的偉大成就之一」。早期的教會教父、中世紀的神學家和改教家都知道、引用和評論哥林多前書15:3-7,然而直到20世紀初,才有人意識到這段話原來並不是保羅創作的,而是保羅在建立哥林多教會(公元49或50)前十多年就已經接受的傳統信仰告白。

我這樣說,主要有兩個原因,是在聖經文本本身中找到的。

首先是保羅用「領受」和「傳」這兩個詞來介紹(林前15:3)這段話。當保羅在哥林多建立教會時,他把某些信仰傳統交付給哥林多人,這些傳統進一步闡明瞭他自己所接受的福音(參林前11:2)。福音包括了耶穌的教導和工作(林前7:10,9:14,11:1;林後10:1)、關於主的晚餐的記載(林前11:23-26)、讚美詩(林前8:6;林後8:9),以及這份關於耶穌死、埋葬、復活和顯現的信仰告白(林前15:3-7)。

第二個主要原因是基於語言學上。保羅在這裡使用了他在其他地方沒有使用過的詞句,諸如「爲我們的罪死了」、「照聖經所說」、「埋葬了」、「復活了」、「第三天」、「顯給」、「十二使徒」等詞,這些詞要麼只在這裡用過,要麼如果在其他地方用過,也同樣受到這段經文的影響。

這些原因幾乎說服了所有的學者,認爲哥林多前書15:3-7先於保羅已有的信仰告白。它的歷史早於保羅最早的書信。但有多早呢?

保羅在什麼時候、哪裡接受這個信仰告白?

當你調查這些文獻時,來自各種不同背景和信仰(或沒有信仰)的學者幾乎一致認爲,平均而言這份信仰告白可以追溯到耶穌死後五年之內。少數人認爲是在耶穌死後十年左右,有的甚至認爲是在一年之內。例如,新約學者鄧恩(James Dunn)認爲:「我們完全可以確信,這份信仰告白是在耶穌死後幾個月內製定。」

我認爲鄧恩的估計最準確,就是在耶穌受難後的「幾個月」,就有新的皈依者學習和記憶這個信仰告白。很可能是在使徒及其門徒的植堂運動中,它構成了新皈依者入門教義的基礎。此外,哥林多前書15:3-7是使徒行傳(見使徒行傳10:39-40,13:28-31)和馬太、馬可、路加、約翰的耶穌受難記述的信條總結和基礎。

保羅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從誰那裡得到了這顆重價的珍珠?學者們認爲,要麼是他在大馬士革信主後不久(公元34年),要麼是三年後在耶路撒冷(公元37年),當時他和彼得在一起待了兩個星期(加1:18),還見到了耶穌的兄弟雅各(加1:19)。我贊成後一種觀點。這最能說明他是如何得到諸如「(復活的基督)顯給磯法看……顯給雅各看」等信息的(林前15:5,7)。新約聖經學者、不可知論者巴特·埃爾曼(Bart Ehrman)同意這觀點:「那次拜訪最有可能,在那裡保羅學到了他所提到和接受的所有信仰傳統, 甚至包括了那些他在自己的著作中提到但並沒有明確表示是來自他人的信仰傳統。」

基督徒必須挑戰懷疑

基督教最古老的源頭和最早的證據,不僅是耶穌信徒站立的堅實基礎,也是挑戰21世紀不信者的有力辯詞。公元30年代,耶穌最早的追隨者們都在宣揚耶穌爲他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從死裡復活,成爲世界的主。耶穌的兄弟雅各、他的主要使徒彼得和他的敵人保羅都聲稱復活的耶穌向他們顯現。這三個人相信這一點在歷史上是無可辯駁的(見林前15:11)。此外,這三個人因信仰而殉道的歷史證據也足以讓埃爾曼這樣的懷疑論者信服。無論這三個人看到的是什麼,都值得他們爲之付出生命。

而且,根據這個古老的資料,十二個人甚至五百多人(!)都聲稱見過耶穌。兩千年後,從耶路撒冷到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數十億人仍然相信他們憑著信心遇到了復活的耶穌。正如威爾遜(A. N. Wils)——一個最近因爲認識了復活而變成基督徒的前懷疑論者——寫道:「巴赫(J. S. Bach)相信這個故事,並把它譜成音樂。過去1500年最偉大的作家和思想家大多都相信它。」

願我們走進不信的世界,堅定地站在哥林多前書15:3-7這塊歷史基石上,溫柔地向世界要一個答案:是什麼力量改變了使徒們的生活、顛覆了羅馬帝國,改變了人類歷史的進程、以及至今數十億人的生活?

當時的使徒們看到了誰、聽到了什麼?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at’s the Earliest Evidence for Christianity? (The Answer May Surprise You)

Justin Bass(賈斯丁·巴斯)博士畢業於達拉斯神學院,現在約旦首都安曼服事難民,同時在約旦福音神學院(JETS)擔任新約教授。
標籤
耶穌
保羅
復活
信仰告白
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