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早期教會的基督徒也是社會眼中的「怪人」
2021-10-08
—— Michael Kruger

當我們的文化將基督教的某些方面視爲怪異或冒犯人而加以拒絕時,可能會讓我們感到沮喪,甚至有時候會感到恐懼。當基督徒感到孤立無援時,記住這種經歷對上帝的子民來說並不新鮮,這會很有幫助。

基督徒從一開始就被視爲文化上的不合群者,而獲得這一評價的理由在過去兩千年裡幾乎沒有任何改變。

在第二世紀,基督教有四個特點在羅馬人看來是特別的,甚至是令人討厭的:敬拜、教義、行爲和文本。如果你讀完本文,你會發現這四樣東西今天仍然爲基督徒吸引著火力。

一、基督教的敬拜

早期基督教敬拜的一個基本特點是其排他性。基督徒單單敬拜耶穌,無論一個人在信奉基督之前擁有什麼樣的宗教忠誠度,都必須放棄,並且全身心地投入到耶穌這位真君王身上。

人們可能認爲羅馬不會關心私人的敬拜,但事實上羅馬很關心,因爲他們不認爲宗教是私人的。

要成爲一個好公民,你的責任就是敬拜羅馬的諸多神靈,因爲是這些神靈使帝國繁榮昌盛。拒絕敬拜諸神不僅被社會看作是粗魯無禮的(但卻被基督徒看爲正確),而且有可能招致諸神對社會的不滿。

因此,基督徒拒絕參與泛神的羅馬宗教敬拜,這導致他們被視爲無禮、粗魯和對同胞的福祉冷漠。事實上,他們被稱爲「反人類」(塔西佗,《編年史》15.44)。因此,他們經常遭到嚴酷的逼迫。

二、基督教教義

除了政治迫害外,早期基督徒在智識上也經歷了逼迫。基督教教義——特別是道成肉身的思想——被看作是荒謬、愚蠢的,羅馬知識精英們不屑於接受這些。

對羅馬人來說,崇拜一個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人這種想法是精神錯亂的表現。釘在十字架上是一種羞恥和拒絕的象徵——你爲什麼要追隨一個遭受這種侮辱的人呢?

因此,盧西恩、蓋倫、弗隆託和塞爾蘇斯等人對這個「新」宗教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嘲笑它的教義和它那位被釘死的創始人。

如果你認爲今天基督徒受到的來自知識界的嘲笑是新的潮流,那你就要再想想。

三、基督徒的行爲

使他們與眾不同的不僅僅是基督徒的信仰,還有他們的行爲方式。基督徒從他們的文化中脫穎而出,因爲他們有獨特的性道德觀。

雖然對羅馬公民來說,有多個性夥伴和與聖殿妓女淫亂並不罕見,但基督徒拒絕參與這些做法。

例如,特圖良不遺餘力地捍衛基督教的合法性,指出基督徒如何慷慨大方,分享他們的資源。但他又說:「我們在思想和靈魂上是合一的,我們毫不猶豫地與對方分享我們的世俗物品。除了我們的妻子,所有的東西在我們中間都是共有的。」(《護教辭》39)。

他爲什麼這樣說呢?因爲在希臘-羅馬世界,人們分享他們的配偶並不罕見。基督教堅持性純潔的的其他例子可以在《致狄奧尼特書》(Epistle to Diognetus,5.7)、《雅里斯底德護教辭》(Apology of Aristides,15)和《米努西烏斯·費利克斯護教辭》(31)中找到。

四、基督徒看重文本

由於聖經在他們的宗教生活中發揮著獨特的作用,基督徒也被他們的羅馬同胞們看爲特殊的人群。雖然以聖經爲中心的信仰在我們現代看來是完全正常的,但在第二世紀卻很不尋常。在古代世界,宗教通常不會與書面文本有如此直接的聯繫。

這使羅馬人感到困惑。基督教到底是什麼?一種宗教嗎?這似乎與他們所習慣的任何宗教都不一樣。事實上,基督教如此高舉「文本」這一特性使它看起來更像一種哲學。因此,許多批評基督教的人把它與其他哲學流派混爲一談。

忠於基督信仰的特點

基督信仰有很多地方讓它變得很奇怪:排他性的崇拜,有爭議的教義,奇怪的道德傾向,以及對文本的過度關注。

而這些都不是基督信仰的邊緣特性,它們是基督教身份的核心部分。

那麼,我們就應當得到提醒,我們與第二世紀的教會有許多共同之處。因此,我們可以大有盼望;因爲那個弱小的、剛起步的、受迫害的教會不僅倖存下來,而且最終傳播到整個帝國和整個世界。

這並不是因爲早期基督徒放棄了這些特點,恰恰相反:他們一直忠於這些特點。

如果我們現代教會保持對它們的忠誠,我們就能分享同樣的盼望。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Early Christians Were Odd, Too. 關於這一話題歡迎閱讀作者的《十字路口的基督信仰:第二世紀如何塑造了教會的未來》(Christianity at the Crossroads: How the Second Century Shaped the Future of the Church, SPCK, 2017)一書。

Michael Kruger(邁克爾·克魯格)是改革宗神學院在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校區的校長和新約教授。他也是新約教授。著有多本書籍。
標籤
早期教會
教會史
邊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