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的生產力
2021-03-16
| Greg Forster

最近的一項研究因爲聲稱可以衡量家務的經濟價值,從而上了新聞頭條。雖然這項研究對了解家務工作的經濟價值提供了有益的提醒,但它也可能指出了當代教會在理解家中的工作及其在經濟中的作用上有著重要缺陷。

在那項研究中,金融服務公司「投資百科」(Investopedia)把聘用一個人烹飪、清潔、照看孩子、開車、洗衣和打理草坪的費用加起來,認爲這相當於一個全職家庭主婦所做的工作。他們得出的結果是96261美元。

其實做這樣的研究並不是第一次,至少從20世紀50年代就有人這麼做了。這類研究是一個有用的提醒,幫助人們認識到在家中進行的工作也很有價值,因此家庭很重要。這顯然是教會可以藉用來加強聖經角度教導的一個重要數據。

然而,這樣的研究也會把我們引向錯誤的方向。最早進行這一研究的目的是爲了貶低家務,其目的是要證明婚姻是一種壓迫性的制度:男人利用婚姻從女人身上無償地攫取巨大的經濟價值。除非婦女在經濟上獨立於男人,否則她們不會得到解放。因此,婚姻必須不再包括伴侶之間的經濟結合和倚賴,因爲那是剝削。婚姻必須淪爲一種單純的性關係。現在,你看到這一觀點的邏輯從哪來了吧? 

不過,「投資百科」的研究目的似乎與之相反,他們想要提倡對家務勞作的尊重。在描述他們的發現時,他們強調,家務勞動的經濟價值意味著婚姻伴侶在經濟上是相互依賴的。如果丈夫在外面工作,而妻子在家裡工作,那麼他其實也在經濟上倚賴妻子,就像妻子在經濟上依賴他一樣。雖然「投資百科」沒有說明這一點,但類似的原則也可以應用在雙職工家庭。不管你的家裡是一個人賺錢還是兩個人都在賺錢,最基本的一點是,婚姻不僅僅是一種性關係。除了性關係之外,它還是一種經濟上長期互相依賴的的狀態(這也是離婚中總有一些不公義情形的原因之一)。

到目前爲止,這些研究都很好。我也很尊重家務勞作,我愛全職媽媽,我家裡的那位就是一個全職媽媽。

物質主義假設

然而,他們的研究方法可能有一種傾向,就是會增強對家庭和社會生活中人際關係本質的物質主義假設。既然上帝最初的設計是人類會把大部分時間花在某種勞作上,因爲祂希望我們藉此彼此祝福,那麼瞭解勞作的社會性因素對教會來說就是至關重要的。

這項研究會導致我們把家務工作看作是可以簡化爲一系列單純的契約式收費服務。最大的麻煩在於,當他們把育兒定義爲「照顧孩子」,並以保姆的收費來衡量其經濟價值。但養育兒女不是做保姆,養育兒女是培養一個非常珍貴、非常複雜、帶來非常多挫折(我有一個6歲的暴躁孩子)的具有上帝形像的人,從嬰兒到成人是一個獨特並且令人振奮的冒險。

你不能按著保姆收費多少來衡量這其中的價值。這也是爲什麼孩子的撫養費不能代替父親的原因。

你甚至無法用這種方式來衡量它的經濟價值。一切經濟價值的最終前提是某人的生產性勞作,而父母在使我們成爲生產勞動者方面的作用比什麼都大。在我們的德行、知識、習慣和社會化的形成中,父母占主導地位。只要想一想,一個教養良好的孩子與一個被忽視的孩子未來的經濟生產力會有多大的區別。父母的教育不僅影響到孩子的收入,而且影響到整個經濟的生產力,從而影響到我們社會的生存和繁榮。

對這項研究也可以從相反的方向進行批判。在某些方面,它低估了外出工作的家庭成員的經濟貢獻。例如,在它的計算中包括了爲全職家庭主婦購買健康保險等福利的費用,這就增加了一大筆家庭開支。然而,在大多數家庭中,上班的家庭成員得到的保險中往往已經包括了對其他家庭成員的健保。把這些包括在家庭主婦的經濟價值裡,其實是假定了這些福利沒有被上班的家庭成員分享給她們。我們可以看到,經濟上的相互依賴是雙向的。此外,該項研究還包括了草坪護理的費用,而這一任務通常只落在丈夫身上——即臭名昭著的「草地天花板」(俚語,相對於女性的「玻璃天花板」而言)。

我們的生存

這是一個專業經濟學家開始發現和探討的問題。這些實證研究把家庭生活——換言之,家庭中的生產勞作——與經濟價值聯繫了起來。家庭的經濟價值不該僅僅以五位數的金額來衡量,而是應該以我們國家經濟體系的穩定來衡量。

這些發現也在慢慢地上升到理論層面。《愛與經濟》(Love and Economics)、《國民幸福總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等書對古典經濟學的一些方法論假設提出了挑戰。一個叫新制度經濟學(New Institutional Economics)的學派正在探索經濟交易是如何由制度性社會結構塑造的,後者不僅僅包括企業等,還包括家庭甚至教會。

如果不是因爲這一研究可能無意中強化了更大的、更具破壞性的文化動力,我也不會如此關注它。我們這個時代最具誘惑力的迷思之一是,經濟學可以歸結爲金錢與合同等物質性的東西。我們在周圍世界看到的大多數經濟失調都可以追溯到這樣的假設,即經濟活動只是一個巨大的功利性交易網。這就訓練我們從我們在經濟中得到什麼的角度來思考我們的日常工作和參與經濟活動,而不是通過我們的工作從創造秩序中培養出來的祝福來思考。

就像性從來都不僅僅是一種生理活動,而永遠是一種道德和屬靈的行爲一樣,生產勞作從來都不僅僅是一種功利性的交易,永遠具有道德性和屬靈性。就像婚姻不能僅僅歸結爲性關係一樣,經濟學也不能僅僅歸結爲金錢價值。試圖衡量育兒的經濟價值,讓這一切在兩方面都得到了體現。

我很高興像「投資百科」這樣的聲音在提醒我們,家務勞作是有經濟價值的。除了向那些從事這項勞動的人表示敬意之外,讓我們藉此機會提醒自己注意另外兩個經久不衰的真理。首先,社會結構永遠不能被分割成一個個密封的孤島——比如這裡是家庭、那裡是經濟,這裡是教會、那裡是創意藝術,那邊是政治,等等。人類文明是一個有機的生態系統,它是複雜的、動態的,但總是一體化的。所有的領域都會彼此影響。其次,不存在一個道德中立的社會結構。家庭、經濟等等,都只是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制度性表現。上帝不允許我們認爲具有祂形像的生物之間關係是毫無屬靈意義的。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Economics 101: Productivity Starts at Home.

Greg Forster(格雷格·福斯特)博士畢業於耶魯大學,目前是三一國際大學的教授,也是多本書籍的作者。
標籤
家庭
經濟
價值
家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