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領袖應當知道的經濟學常識
2021-02-02
| Joe Carter

編注:爲了讓教會的領袖們更有效地「爲這城求平安」(耶29:7),我們應該知道一些經濟學概念的含義、知道這些概念要如何應用,以及它們如何影響地方教會。「教會領袖經濟學」系列文章的目的不是要介紹關於經濟的神學,而是要提供一系列基本知識,幫助教會領袖更清楚地思考如何用福音的視角去思考經濟和公共政策上的問題。


術語: 經濟體(又稱國內生產總值,GDP)

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人類有著看似無限的慾望和需求,但資源有限。這就是所謂的資源稀缺,這也是經濟學面對的基本問題。我們解決這個問題的主要方式是通過市場交換,或稱商品經濟:你製造一些我想要或需要的東西,我給你一些你想要或需要的東西作爲回報(我們通過使用貨幣間接地做到這一點)。

交易簡單來說就是買方用金錢或信用與賣方交換商品、服務或金融資產,通常是以約定的價格進行交易。想像一下,你用3美元買了一份報紙,這就是一筆交易。現在想像一下,你用3億美元買下了報社本身。這也是一筆交易。這兩種情況,你都是用金錢換取了商品(如果你沒有3億美元現金,則是通過信用完成這一交易)。

「經濟中的所有周期和所有力量都是由交易驅動的,」億萬富翁,也是對衝基金經理的雷·達利歐(Ray Dalio)說,「如果我們能理解交易,我們就能理解整個經濟。」

我們思考交易的一個主要方式是把交易分類,這種分類就構成了市場,市場由爲同一類東西進行交易的所有買家和賣家組成。如果你去過當地農貿市場,你會發現在那裡人們從事的交易主要涉及農產品,比如雞蛋或蔬菜。如果你去紐約證券交易所,你會發現人們從事的交易主要涉及股票。因此,我們把所有發生同類商品交易的地方稱爲「______ 市場」(如股票市場、小麥市場、圖書市場)。

一個經濟體由某一地區所有市場的所有交易組成。「如果你把該地區所有市場的總支出和總銷量放在一起,你就擁有了理解這一經濟體所需知道的一切,」達利歐說,「就是這麼簡單。」

當美國人提到「經濟體」時,他們所指的給定交易區域一般就是美國。但我們如何才能合理地談論我們國家所有市場每天發生的數十億筆交易呢?我們通過將其簡化爲一個單一的經濟指標——國內生產總值(GDP)來達成這一目的。

GDP經常被用作「衡量」經濟體的唯一指標。想像一下,如果你給每個經濟部門生產的所有最終產品和服務的價值貼上一個價格標籤(例如,所有種植的農作物、咖啡店提供的所有拿鐵咖啡、律師收取的所有時間費等等),把你貼在所有價格標籤上的所有數字加起來就是GDP。

人們常常把GDP和「經濟總量」作爲同義詞使用。當我們說經濟在增長或萎縮時,我們是說被交換的商品和服務的總價值(GDP)在增加或減少。

爲什麼這個概念很重要?美國經濟簡單來說就是所有商品交易的總和。爲什麼這對教會領袖來說也很重要?因爲我們需要關心別人的物質需求。聖經中經濟公正的標準是每個人都有生活所需的資源。如果我們關心經濟公義,我們就應該關心經濟總量——特別是經濟總量的增長——以及它如何影響到我們鄰舍的興盛。因此,我們對經濟的首要關注,是對經濟究竟是在擴張還是在萎縮的關注。

對一個經濟單位(無論是一個家庭、國家,還是其他)來說,如果每個人都能滿足他們所有(或幾乎所有)的物質需求和許多非必要的物質需求,那麼這個經濟單位通常就會興盛。這就是爲什麼經濟增長如此重要的原因。雖然這個問題很複雜,需要更多詳細的區分來充分解釋,但簡單的答案是,經濟增長很重要,因爲人們在繼續生孩子。如果我們基督徒愛嬰兒,並且希望更多的嬰兒活著出生或成長,我們就應該關注經濟增長。

不過,在我們解釋嬰兒與GDP的聯繫之前,我們先考慮一下如果美國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經濟增長會怎樣?

  • 失業率和貧困率會急劇上升。
  • 國債會隨著稅收的減少而增加。
  • 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會破產,導致住房和信貸危機。
  • 住房和土地價格將急劇上升。
  • 食品價格將上漲,導致其他國家的饑荒和我們自己陷入飢餓。
  • 社會福利計劃將不得不縮減。
  • 聯邦和州政府將無法償還債務。
  • 工人將不得不延長工作時間以維持他們目前的生活水平。

換句話說,經濟增長停止,經濟衰退就會開始。但是,是什麼導致了一開始的經濟衰退呢?用一個詞來回答的話,就是:嬰兒。人口增加,就需要更多的資源來解決所有新生兒的衣食住行。爲了理解爲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讓我們考慮一個縮小的經濟模型。

想像一個有100人的村莊,這個村莊的收支是平衡的,經濟總量既沒有增長,也沒有萎縮;他們的GVP(村莊總產值)從未改變。每個人都有足夠的食物、衣服、住所和其他設施來照顧自己——不多也不少,足以維持生計。現在讓我們想像一下,有一年這個村子出現了「嬰兒潮」,村子裡增加了20個新生兒。村民們的生活水平會怎樣?假設他們公平地重新分配資源,每個人(包括新的孩子)將只有原本生存所需資源的83%。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將開始餓死或忍受營養不良。

今天,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在經濟增長較低的國家(即GDP停滯或下降的地區)。隨著人口的增加,沒有足夠的資源可以使每個人上升到貧困線以上。

同樣,在美國,我們每個月需要創造大約7萬個新的工作崗位,才能跟上正在成長並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新增人口。如果經濟不增長,就沒有工作給他們。短期內,我們只是可以通過再分配來轉移資源,比如失業補償或福利金,防止失業者捱餓。但是,如果沒有長期的增長——也就是說,沒有GDP的長期增長,一個國家的財富就會枯竭,造成不穩定和社會崩潰。然而,如果新工人確實找到了工作並從事生產性勞動,那麼隨著這些勞動者購買商品和服務,經濟將自動增長。

由於經濟增長,我們的飢餓、貧困和疾病減少了,以幾十年爲單位的預期壽命也增加了。這也是爲什麼今天的貧困人口比1970年少了約11億人的原因。由於中國等國家的經濟增長,世界上的極端貧困人口數量比1970年減少了三倍。

增長經濟的目的不是爲了追求經濟增長,也不是實現物質主義天堂的手段。經濟增長並不是人的主要目的,而只是完成神的雙重文化使命所帶來的祝福: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創1:28)。

其他你可能需要知道的事情:

地方經濟可能與國家經濟有很大的不同。國家經濟包括美國境內的所有市場。但是,地方經濟往往由特定的市場所主導。例如,愛荷華州的人比羅德島的居民更受農業市場的影響。即使GDP在增長,如果農產品市場表現不佳,愛荷華州的人也可能會受到影響。這就是爲什麼教會領袖應該瞭解哪些市場對地方教會所在地區的人影響最大。

 「經濟體」這個詞是20世紀的發明。我們經常聽到「經濟體」或者「經濟總量」,以至於很難相信它是20世紀的發明。但它是大蕭條時期發明的,正如《經濟指標簡史》The Leading Indicators)一書的作者扎卡里·卡拉貝爾(Zachary Karabell)所解釋的那樣:

人類發明了這個詞,因爲人們明顯感覺到有一些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正在發生,但他們並不知道是什麼。你可以看到街上有無家可歸的人、你可以看到成千上萬的俄基人(Okies,1930年代從南方平原遷移到加州的難民)從他們的農場長途遷徙前往加州,但沒有辦法真正明白是怎麼回事。

GDP如何計算? 計算GDP有三種方法,其中最常見的是支出法(即個人在某一年內的所有支出)。其公式爲:

Y = C + I + G + (X - M)

也就是說,(Y)是(C)消費(即消費支出)、(I)投資(如企業投資)、(G)政府支出(如政府給公務員發工資、購買武器系統)和(X-M)淨出口(即我們向其他國家輸送的東西減去從其他國家進口的東西)之和。

GDP不是GNP。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和國民生產總值(Gross National Product)聽起來非常相似,以至於很多人認爲它們是一樣的。關鍵的區別在於,GDP是基於生產的地理位置,而GNP是基於生產的所有權。如果一家美國或外國公司在美國境內經營,它的生產就會計入GDP。但如果一家美國公司在外國經營,它的產量就計入GNP,但不計入GDP。

(在美國)沒有人經營或控制經濟。公眾生活中最頑固的誤解之一就是,總統或國會對經濟有功勞或責任。現實情況是,經濟是如此複雜和巨大——GDP目前是20.54萬億美元——沒有一個人或機構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作爲美國最大的買家和消費者,政府參與了很多交易。2019年,政府開支佔GDP的17%左右。但美國總統甚至無法控制所有的政府支出,更無法控制整個經濟。然而人類很容易產生神奇的思維,必然有人掌管經濟的想法一直存在。

GDP是經濟衰退的指標。衰退的技術指標是GDP連續兩個季度的經濟負增長,這是標準定義,儘管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正式確定經濟衰退的機構)不一定需要看到有這一情況發生才稱之爲衰退。

GDP並不能衡量生活水平。如果你用一個國家的GDP除以該國生活的人口數量,就會得到人均GDP。然而,這個數字並不能真正告訴你很多關於個人生活水平的信息。這就好比用一個家庭的收入除以這個家庭的人數,那麼對一個年收入是10萬美元的四口之家來說,這並不意味著兩個孩子就各有2.5萬美元的收入。

GDP的下降可能是一個國家比它應有的狀況更糟糕的信號,但GDP的增加不一定意味著普通人的生活水平提高,有時只是覈算不當。例如,2010年加納共和國僅僅通過改變計算方式就使其GDP一夜之間上升了60%。然而,加納人的生活水平並沒有因爲會計準則的改變而提高。

GDP不能告訴我們所有信息。1968年的總統候選人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有一句名言:GDP「不包括我們孩子的健康、教育的質量,也不包括他們遊戲的樂趣。它不包括我們詩歌的美感,也不包括我們婚姻的力量,不包括我們公開辯論的智慧,也不包括我們公職人員的誠信。」他說的一點都不錯,GDP和這些完全無關。

GDP可以告訴我們經濟的狀況,但經濟不能告訴我們靈魂的狀況。我們不應該因爲一個指標無法衡量它從未打算衡量的東西而批評它。與其批判抽象的「經濟」,不如指出個人在做出經濟選擇時如何能促進聖經所說的正義。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Economics for Church Leaders: Understanding "The Economy".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經濟
經濟總量
GDP
教會領袖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