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經足夠好了!」是個謊言
2019-02-28
| Aimee Joseph

這個問題已經困擾我很久了。常有心懷善意的人或是一些雞湯滿滿的段子試圖告訴我「你已經足夠好了。」雖然這話聽起來很受用,但每次聽到後我都得再和謊言搏鬥一次。

我很想相信我已經足夠好了,我真的很想這樣認爲。因爲我們的文化過於看重表現、完美和修飾後的美貌,「已經足夠」這一視角在嘗試修正這樣的文化,我認同它的努力。人們試圖用「你已經足夠好了」來幫助我和其他一些在掙扎中的姐妹獲得自由和喜樂。

但這是沒用的。因爲它在兩個方面都失敗了。它既沒法彰顯我在基督裡不可言說的美麗和潛能,也未能揭露罪在我心中帶來的可怕的嫉妒憤怒的深淵。「你已經足夠好了」無法捕捉到並存的這兩個事實——我受造完美,但罪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缺陷,因著基督的工作,我成爲宇宙之主上帝的寶貝女兒。

我裡面的好是不足夠的

我們受造成爲美麗無瑕的萬物之首。這位藝術大師鋪張星系又創造了顯微鏡下才可見的硅藻。在上帝富含創意的創造中,人類作爲祂的傑出之作,是爲了遠比「已經足夠好」還要高的目的而被造的。我們被造是爲了活在與造物主和諧完美的關係中。但因著墮入罪中,我們的形像被扭曲,也由此引發了痛苦、苦難和傷痛。西門·布拉克曾說:

人在本質上已經不再是上帝起初創造的人了。他遭受了嚴重的破壞。儘管如此,他的殘骸中仍保留著偉大。就像一座遭遇過轟炸的輝煌的大教堂,有罪的人仍能彰顯出偉大,因爲起先人按照上帝的形像被造時本就是偉大的。

人性中的美麗仍然清晰可見,但同時也被醜惡糾纏。當我因爲一天中多次被孩子打擾而失控時,我再次清晰地看到,我並不足夠好。我表現最好的時候,會跟孩子做巧克力餅乾,跪在地上陪他們玩樂高,即使這樣我仍然不足夠好。對於丈夫而言,我不足夠好;對我和孩子來說,他也同樣不足夠好。我們需要完美的父母和配偶,並且我們受造時本爲完美的父母和配偶,然而在這個墮落的世界我們永遠達不到完美或足夠好。

在祂裡面綽綽有餘

如果我承認並接受我並不足夠好,我會讓家人失望,我會跌倒,哪怕我最好的表現也不達標,我就發現了「我已經足夠好了」所不能給予的力量。

如果我承認自己並不足夠好,我就能自由地奔向那足足夠夠好的上帝並且緊緊倚靠他。

在他裡面,我綽綽有餘。我超越平庸,也不再焦慮是否能跟上別人,因爲祂的能力在我的軟弱處顯得完全(林後12:9)。在祂裡面我「榮上加榮」(林後3:18),我超越人的標準而要得神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3:14)。祂會改變我直到我開始變得像我的救贖主的模樣(羅馬書8:29)。

福音告訴我兩個真理,福音也堅持這兩個真理:在我裡面,並不足夠;然而在祂裡面,我綽綽有餘。

把這兩個真理放在一起

G. K. 切斯特頓,在他的名作《回到正統》中,描述了福音以獨有的方式持守悖論的兩面而無需稀釋它們:

基督教能夠克服把兩種極度相反的事物結合的困難。教會對兩者都抱持明確的立場。對人的自我,我們很難想得太少;對人的靈魂,我們很難想得太多。

我拒絕「你已經足夠好了」這樣的雞湯,不是因爲我不相信說這話的人是出於善意,而是因爲我相信在解決人的困境時,上帝的方式——儘管是是良藥苦口,卻遠比這個陳詞濫調好的多。


譯:解敬婷;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Enough with 『I Am Enough』

Aimee Joseph(艾米·約瑟夫)與她的丈夫G'Joe一起服事,G'Joe是聖地亞哥校園事工(Campus Outreach San Diego)的帶領者。 他們喜歡看到基督通過教會得著失喪的大學生並將他們轉變爲這個世界的領袖。養育三個小男孩讓她忙碌;博客寫作和研讀聖經讓她保持理智。她熱切地希望看到女性接受教導愛上帝和他的話語。
標籤
驕傲
原罪
代贖
成聖
基督
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