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以弗所書2章改變了我的講道觀
2021-10-11
—— Sam Allberry

回顧年輕時的照片常常會讓人感到慚愧。(我有一張舊照片,照片上的我留著尖尖的劉海,穿著奇怪顏色的熒光襪。)事實證明,複習過去的講道往往也是如此。

最近我需要就使徒行傳中的一段經文講道,我意識到我以前講過這段經文,所以我把舊的講道稿翻出來看了一下。好吧,翻車還不算太厲害——我的講道中多少有一些對這段經文的出彩洞見。但同時我對它感到非常不安。我翻閱了同一時期的其他講道,看看我是否會有同樣的感覺。我最後得出了一個令人不安的結論:我當時的講道中解經太多,耶穌太少。真丟臉!

當時我絕不會說這些是堪稱示範的講道,但我也不會認爲它們特別糟糕,我對它們大體上滿意。我在教導經文的內容,我把經文講對了,我試圖把人們引向基督,看看這段經文會如何改變他們的生活。但是人們卻僅僅把我的講道當作一種熱情、友好的解經而已。然而,當時的我對自己的講道還挺滿意的。

什麼改變了我呢?是以弗所書第二章。

基督何時來到以弗所?

幾年前我有一次讀以弗所書,那時我還在經營我自己的企業。在讀經這件事上我不是特別有系統,但我想那次讀以弗所書可能是我第幾十遍讀這封書信吧。但那一次,2章第17節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基督)並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

在上下文中,不難發現保羅正在談論福音信息如何首次傳到以弗所書的讀者那裡。「你們遠處的人」是保羅談論外邦人的方式,而「近處的人」則是猶太人。和平的福音奇妙地來到了這兩個群體中。事實上,保羅在這裡更廣泛的觀點是,這個福音已經使這兩個不同的群體成爲一個新的人類,耶穌創造了一種新的共同體。

不過,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誰來傳道:「(他)來傳和平的福音」。根據上下文不難看出,他是說基督來過並向以弗所人傳了福音。所以最大的問題是:這是何時發生的?在耶穌在世的事蹟中,是否有這樣一個時刻,即四本福音書中沒有記載的時刻,他突然穿越地中海,到小亞細亞很快地傳了個道? 

不,是福音第一次傳到以弗所時,那就是基督來傳道了。當保羅和他的同工開始宣揚基督教的好信息時,基督親自來傳道,他向這些以弗所人傳講和平的信息。

基督傳講了什麼? 

不僅如此,保羅還告訴我們,「他(基督)使我們和睦」(14節)。在基督身上有神的平安所成就的所有和諧,他是傳道的主體,也是福音信息的內容。

因此,基督曾經向以弗所的男人和女人傳講基督。通過他會犯錯的、作爲人類的僕人,耶穌可以向聽道者的心傳講他自己。這是個重要的事情!既然現在我得知了這一點,我怎麼可以不傳講同樣的信息呢?或者說,從聽道者的角度而言,他們怎麼能不聽到這些呢?我們怎麼能僅僅滿足於把經解對呢?我們應該要怎麼做?

學習傳講基督

我曾經認爲講道只是一種教學,把對聖經文本的知識從我的腦子裡傳到你的腦子裡。我曾受過如何正確理解文本的訓練,我到死都會感謝這種訓練。保羅高度讚揚正確處理聖經文本(提摩太後書2:15)的工作,因爲錯誤地處理經文的情況後果嚴重。有能力和謹慎地解釋聖經必不可少,但卻不足夠。

知識是不夠的,理解經文是不夠的,所有這些都是至關重要的,但卻沒有一個是足夠的。雅各警告我們,即使是魔鬼也能明白我們所信的教義(雅各書2:19)。

當我們向神的子民打開神的話語時,我們的渴望是基督親自來,讓聽眾的心知道他的存在——他要傳道,他要成爲人們所記住的。

我曾經認爲好的講道反饋是有人在門口感謝我,說「這是一篇了不起的講道,」或者更好的是「那可真是是一段偉大的經文」。但現在我最渴望聽到的反饋是:「他可真是一位偉大的救主啊!」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Ephesians 2 Wrecked My View of Preaching.

Sam Allberry(山姆·奧伯利)是福音聯盟的編輯之一,也是RZIM的全球講員。他在英國的梅登黑德牧養教會,同時著有多本書籍。
標籤
講道
以弗所書
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