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史上最恢宏的查經
2019-09-10
| Garrett Kell

耶穌被釘十字架埋葬已經三天了。兩位從前的門徒打起行囊,踏上回家鄉以馬忤斯的七裡路程。沒必要留在耶路撒冷了。耶穌死了——他的國並未降臨。他們出發後不久,一位陌生人加入了他們。「只是他們的眼睛迷糊了,不認識」他就是復活的耶穌。(路24:16)

門徒感到不解,這個神祕人竟然沒有聽說耶路撒冷發生的事情。作爲讀者,我們感到不解,他們竟然看不出他們在跟誰說話!出於憐憫,耶穌打開經卷,開始帶領他們查考,這一定是史上最恢宏的一次查經了,「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

讓我們想象一下他可能說了些什麼。

他可能從《創世記》開始,顯明他就是第二個亞當,他抵擋住了試探,服從了神的命令(創2-3;林前15:45-48)。他是應許的女人的後裔,傷了蛇的頭(創3:15;約壹3:8),他也是更大的方舟,我們因信躲藏在他裡面,逃脫審判的洪水(創6-9;西3:3;彼前3:20-21)。他可能指出亞伯拉罕如何因信看見他的日子,就歡喜快樂(約8:56;羅4),或者指出他就是應許的猶大支派的獅子,主必不離開他(創49:10;啓5:5)。又或者,也許他就是更偉大的約瑟,被父親鍾愛,被弟兄出賣,在外邦中被高舉,他是給飢餓的世界供應食物的那一位。

接著,在《出埃及記》,他可能顯明他是更偉大的摩西,在去往應許之地的路上,藉著躲藏在逾越節羔羊之血的下面,逃脫了審判(出12;約1:29;林前5:7;來3-4;彼前1:19)。或者他就是天上降下的真嗎哪(約6:31-35),是從磐石中湧出的活水,讓他們永不再渴(約4:14;林前10:4)。

然後,他可能轉向《利未記》,顯明他成就了整個獻祭體系(約1:29;來4-10)。他是沒有瑕疵的祭物,帶著馨香之氣獻給父(彼前1:19;來9:14-27)。他是更大的替罪羔羊,擔當了整個民族的罪(利16;來9-10)。他是更高的大祭司,不僅獻祭,也把他自己給了我們(來7-8)。

然後,他可能帶他們進入《民數記》,顯明他就像摩西在曠野中舉起的銅蛇,人如果憑信心仰望它,它就能醫治他們被蛇所咬的致命傷(民21:4-9;約3:14-15)。或者他就是應許出於雅各的星,要打碎神仇敵的頭(民24:17;啓22:16)。

然後,他可能來到《申命記》,顯明他就是那位像摩西的先知,天父說到他,「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從他」(申18:15-20;太18:5;徒3:23)。或者他就是那真正的逃城,罪責中的罪人都可以逃往他(民35;來6:18)。

或者,他是更偉大的約書亞,帶領神的百姓渡過寬闊的約旦河,進入迦南,領受一直應許給他們的安息(來4:1-10)。

在《士師記》,我們隱約地看到他,是神興起拯救以色列脫離仇敵壓迫,以公義統領以色列民的那一位。

然後,在《路得記》,我們看見他是更偉大的至近親屬,他娶了一位外邦新娘,好讓她分享以色列的產業(太1:5)。

在《撒母耳記上》和《撒母耳記下》,我們發現耶穌是更偉大的大衛,他尋求父神的心意,勇敢地擊敗撒但這更邪惡的歌利亞,拯救神的子民脫離罪的羞辱和奴役(路1:32;約6:38; 14:31)。

然後他可能進入列王紀和歷代志,顯明他是忠心的王,從不違背神的律法,正相反,他勇敢地帶領神的百姓凡事尊榮神(約18:26-27;啓19:16)。

接著,他可能花一點時間表明他是更偉大的以斯拉,他擔當祭司的職分,因爲耶路撒冷悖逆拒絕神而爲它哭泣(太23:37;來5:7)。

或者他像尼希米,潔淨神的聖殿,重建城牆,保護人民敬拜神,自始至終不肯放棄他開始的工作(尼6:2-3;太27:42)。

他是更偉大的以斯帖,勇敢地交出自己的生命,以拯救神的子民脫離撒但欺騙的計謀,撒但無異於更詭詐的哈曼。他也是更偉大的末底改,他被蔑視,要被人掛在木架上,但是卻被解救,被王尊榮,給神的子民帶來拯救。

然後,他可能顯明他是更偉大的約伯,他受苦不是因爲他的罪,而是因爲他的義。儘管他被人誤解,神把他從羞辱的爐灰堆中提拔起來,讓他替先前反對他的人代求(伯42:1-17;來7:25)。

接著,他也許帶兩個門徒領略一下《詩篇》,提醒他們,在詩篇第二篇,他就是那位被生的兒子,萬人都要在他面前敬拜(腓2:4-11;啓5:13-14),詩篇第16篇預示了他的復活(徒2:24-28)。或許詩篇第22篇描繪了一幅先知性的圖畫,無辜者的手腳被惡人所扎(路23:33;約20:25),然而在詩篇110篇他被升高,坐在父神的右邊,作永遠的祭司和王(來5:1—10:39)。或者,他們肯定能從詩篇第118篇看到,他就是匠人所棄的石頭,要成爲神建造教會所用的房角石(太21:42;彼前2:4-7)。

他可能繼續進入《箴言》,顯明他是神的智慧(林前1:18-26),或進入《傳道書》,他給我們豐盛的生命而不是虛空(約10:10),或進入所羅門的《雅歌》,他是更偉大的新郎,將不變的愛傾注在他的新娘身上(林後11:2;弗5:25;啓21:2,22:17)。

接著,他可能轉入先知書,在《以賽亞書》中顯明以馬內利由童女所生(賽7:14;太1:23),由聖靈感孕(賽11:2-4;太3:16),是受膏的耶西的根(賽11:10;羅15:8-13;啓22:16),他醫治瞎子、聾子和瘸子(賽35:5-6;太11:2-5)。他是和平的君,統治永遠的公義國度(賽9:6-7;啓11:15),也是受苦的僕人,爲我們的過犯受害,爲我們的罪孽壓傷(賽53:3-9;太27:27-60;彼前2:23)。

在《耶利米書》和《耶利米哀歌》中,他是哭泣的先知,他進入我們的悲傷,爲將我們與神隔絕的罪哀哭,以此證明主不變的愛和信實(耶13:17;哀3:23;路19:41)。

在《以西結書》中,他是真正的牧長,他關心餵養被惡牧人忽視、折磨的羊群(結34:1-24;約10:1-18)。

在《但以理書》中,他是打碎世上列國的那塊石頭(但2:34-35;太21:44),是有權柄的人子,要照著眾人所做的審判他們(但9:7-14;太26:64),也是被自己的民剪除的受膏者(但9:26;可9:9-12)。

在《何西阿書》中,他是忠誠的丈夫,他被犯奸淫的新娘背叛,卻依然愛她,將她尋回歸己(約4:1-45;羅9:25-26)。

在《約珥書》中,我們看見神應許的審判日落在十字架上的耶穌身上,還看見他昇天之時,將差遣應許的聖靈給所有願意悔改的人(珥2:28-32;路24:49;徒2:16-21)。

他可能顯明他就是《阿摩司書》的信息所傳達的,他來救贖貧窮被壓迫的人,帶來以色列領袖們未能施行的公義(路4:16-20)。

或者,他是《俄巴底亞書》所預示的那一位,他要使神驕傲的仇敵降低,帶領神的民眾上錫安山繼承神永恆的國度(來12:18-24)。

在《約拿書》中,我們看見他是信實的先知,他不逃避不配的罪人,相反,他被上帝憤怒的鯨魚吞下,三天後活著出來,呼召人們悔改。他沒有在城外悖逆地生氣,他的血灑在城外救贖人民。(太12:41;路19:10;來13:12)。

在《彌迦書》中,他是應許生於伯利恆(意即「糧食之家」)的統治者,他自己就是從天上賜下的生命糧,餵養饑荒的世界(彌5:2;太2:1)。

《那鴻書》預告了他的工作,他親自擔當了神的敵人本應承受的公義審判,好讓他們成爲他的朋友(羅5:8)。

在《哈巴谷書》中,先知所說的義人因信得生指的就是他(哈2:4;羅1:17;加3:11;來10:38),神使用他,以惡的成就善的,此事如此奇妙,就算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哈1:5;徒13:41)。

在《西番雅書》中,他是至高的主,他承擔百姓當受的審判,把罪偷走的一切歸還給他們,他以此建立國度(徒15:12-17;來12:13)。

在《哈該書》中,先知應許神的榮耀將來到聖殿,暗示的是他,他是更偉大的所羅巴伯,是進入聖殿的榮耀(太21:12-17)。

在《撒迦利亞書》中,他是謙和地騎著驢駒的得勝君王。他是大衛的苗裔,要在本處漲起來、建造耶和華的殿。他是他們應當仰望的那一位,是他們所扎的那一位,是讓他們憂傷悲痛的那一位(撒9:9;11:12-13;路19:35-37;太26:15)。

然後他會以《瑪拉基書》作結,顯明他是忠心的祭司,站在神的殿中譴責民眾獻上殘疾無用的祭物——然後將自己當作完美的祭物獻上(太21:12-13;來9:14-27)。他的先鋒,施洗約翰,有應許的以利亞的靈,他來向以色列指出耶穌是公義的日頭,其光線有醫治之能(路1:17,78;太11:14;約1:4;8:12;啓22-24)。

隨著耶穌與門徒在以馬忤斯的路上一起前行,他向他們講解了串起整部舊約的恩典金線。他打開他們的眼,看見神的每一個預言,圖畫和應許在他裡面都是「是的」和「阿們」(林後1:20)。

從閱讀舊約中找尋耶穌不像玩「尋找沃爾多」遊戲——在每棵樹後找十字架,或在每把椅子上找王位。不過,我們確實從中發現了顯明的教導和含蓄的主題,它們促使我們知道更偉大的某事或某人一定會來成就它們。那天,復活後的耶穌證明了這是真的。

讓我們讀舊約時,作睜大眼睛的人,期待各篇章所指向的基督。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如何從基督成就舊約的視角讀舊約,我推薦下面幾部作品:


譯:頌玫;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Most Epic Bible Study of All Time

Garrett Kell(卡雷特·凱爾)是戴爾雷浸信會(Del Ray Baptist Church)的主任牧師,該教會位於弗吉尼亞州的亞歷山大市。他和妻子嘉麗(Carrie)育有五個子女。
標籤
救贖歷史
聖經詮釋
舊約研究
基督的位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