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是神的懲罰嗎?
2020-05-06
| Erik Raymond

近日,新冠病毒已經成爲公眾討論的焦點。當然,這也有其弊端之處——例如我們會因著過度關注此事而沒有辦法思想其他的事物。同時這也帶來好處,例如人們正開始全面思考這件事情。隨之而來的成果是,大家開始提出一些好問題。

在這篇文章中,我將簡要地從牧養的角度回答兩個最常見的關於瘟疫的問題:這是神的懲罰嗎?我們應該如何回應呢?

瘟疫是神的懲罰嗎?

是的,這樣想沒有錯:瘟疫的確是神對人類墮落的懲罰。但是這答案太簡單,其實還有很多需要解釋的。神原本創造的是一個沒有罪惡和死亡的美好世界。我們並沒有在創世記第一章和第二章當中看見任何致命性病毒。但隨著聖經敘事的發展,我們看到亞當和夏娃悖逆神的話語和管理。罪惡和死亡藉著他們犯罪而進入了世界。神對罪惡的審判是深遠的。就屬靈層面上來說,他們以及他們的後裔都生活在與神隔絕這一現實當中(弗2:1-3;西1:21)。這種對罪的詛咒也體現在大規模、破壞性的災難當中,例如洪水、地震和龍捲風。我們同樣也在致命性的病痛如癌症和新冠病毒中感受到這咒詛。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嘆息,勞苦,直到如今。(羅8:20-22)

瘟疫是神的懲罰嗎?是的,致命病毒和這被咒詛的世界中所有其他的痛苦和災難都是神對罪憤怒審判的某種表現。

我們應該如何回應?

但這問題還有另外一個層面:現在的這個特定的瘟疫是不是因爲神要懲罰某個特定的人所犯特定的罪呢?

我們無法爲這些具體「爲什麼」的問題提供答案。這些答案都隱藏在神奧祕的旨意裡面。這是我們必須謹慎而不應該傲慢的地方。既然沒有一個特定神的話語來說明這一特定事件的因果關係,那就不應該做教條式的推測,那是無濟於事的。相反,我們必須受聖經中明確寫下的原則制約。

正如史普羅( R. C. Sproul)所說,神護理的教義教導我們:世上沒有任何意外,也沒有特立獨行的分子(molecules)。即使世界處於破碎和被咒詛的狀態,神仍舊在維護和掌管它。祂正在掌權並使用萬物來成就祂的旨意。

神護理的奧祕提醒我們,我們對神隱祕旨意的機密檔案並沒有訪問權限。我們根本沒有得到這種情報級別的安全許可。

但這是否意味著護理的教義對我們沒有意義呢?

不。相反,神按著祂大能主權的護理應該促使我們深思熟慮地思考。神的護理應該促使我們內省,而非冷漠。

當神允許某樣事情以一種清晰,無法拒絕的方式臨到我們的時候,我們的第一個想法不應是以神的奧祕來擺脫這課題,而是省察自己和人類的全然敗壞。

換句話說,我們應該使用這個機會來到在神面前自我審察。我們應該考慮到我們個人、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社區、我們的國家等等,是否正做著任何得罪神的事情。

我們可以從聖經中學到的原則之一,就是神常常使用這樣的處境來使人謙卑下來。當埃及遭受災難的時候,摩西和亞倫到法老面前並問他說:「你拒絕在我面前謙卑要到幾時呢?」(出10:3)。對於這些事情的正確反應就是謙卑。在新約裡,保羅警告驕傲的哥林多人,並解釋到他們當中許多人正在受苦的原因之一是猖獗的驕傲(林前11:28-33)。

儘管我們的個人犯罪可能不是造成瘟疫的主要原因,但它們仍是與其有關聯的。因此,有智慧的管家就當在神的聖言之鏡前審視自己並進行必要的調整。

當罪惡咒詛的苦澀在我們嘴巴裡揮之不去的時候,我們渴望治癒它,而這渴望是我們享有的一個祝福。即使在我寫這篇文章時,我也被催使對耶穌基督有更深的感恩,祂爲了你和我這樣的罪人受了咒詛(加3:13)。耶穌不僅從罪惡詛咒中拯救了與神隔絕的人,也從罪惡本身中拯救了他們。這使我們加倍地更爲珍愛基督。罪惡咒詛的苦楚使得基督,那唯一的解藥,顯得更加甘甜。


譯:Daniel Wong;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Is the Pandemic Punishment?

Erik Raymond(埃里克·雷蒙德)是波士頓救贖主團契教會的主任牧師。他和妻子克里斯蒂有六個孩子。
標籤
社會
神的憤怒
懲罰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