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國會山的工作與信仰
2019-11-26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多米尼克·麥凱(Dominique McKay)於2009年畢業於自由大學(Liberty University)新聞專業。她畢業的時候市場非常不景氣,報社的職位數量正在萎縮,甚至在最近的九年內下降了45%。

她說:「我大學畢業的時候沒有新聞類的工作。我最終只能回到學校繼續讀傳播學碩士,主要是爲了等待就業機會,看看碩士畢業之後有什麼工作崗位。」

但,畢業後的工作機會仍然不多。2012年,麥凱從自由大學畢業,獲得了傳播學碩士學位,之後申請了在華盛頓特區及周邊地區的50個職位,那裡離她家只有幾個小時的路程。當一無所獲時,她曾考慮放棄。

麥凱說:「我計劃休息一下,然後在夏天再試一次。但是後來我想,哦,我就再多申請一個。那是在國會的無薪實習崗位。」

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工作,實習生要整理郵件、接聽電話並處理來自選民的索取國會使用過的美國國旗請求。但是麥凱得到了這份工作。

七年後,她擔任華盛頓特區共和黨第二大參議員,南達科他州參議院多數黨黨鞭約翰·圖恩(John Thune)的新聞祕書。她還在麥克萊恩長老會(McLean Presbyterian Church)的婦女事工委員會帶領服事。在這兩個崗位上,她總是不斷提醒自己:你在這個崗位上不是爲你自己,而是爲耶穌。

福音聯盟爲此採訪了麥凱,請她分享她在國會山的工作、她作爲基督徒所感受到的壓力,以及她的教會是如何服事姊妹等問題。

你是如何從實習生一步一步升至參議院多數黨黨鞭的新聞祕書的?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位於華盛頓特區國會山附近名爲Roll Call的報紙做實習生,但一個禮拜後我得到了做俄克拉荷馬州共和黨參議員詹姆斯·英霍夫(James Inhofe)全職助理的機會。接受這份工作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因爲我喜歡新聞工作,但是我更需要一份全職工作,而這個機會也不錯,所以我接受了這份工作。

在那裡工作時,我獲得提拔做更多的文字工作,主要是給選民寫信。我寫了有關醫療、教育和勞工問題的文章,並定期與這些領域的倡議者會面。我在這些問題上成了參議員的專家顧問。因此,三年後我離開參議員辦公室去眾議院教育和勞工委員會工作時,就是一個輕鬆的過渡。

我後來擔任眾議院委員會新聞副祕書,並且很享受我在那裡所做的工作。我的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與一個團隊合作共同協助整理並通過了2015年的《讓每個學生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該法案修正了《不讓任何孩子掉隊法案》,將更多的責任移交給各州)。當向國會山的其他工作人員提供職業建議時,我總是建議他們嘗試並找到一個爲委員會工作的職位,因爲委員會工作是國會所做工作的大部分,因此這樣的工作是非常有益的。

幾年後,我離開眾議院去爲現任老闆圖恩參議員工作。我開始與他的團隊一起爲「參議院共和黨會議」(Senate Republican Conference)工作,這實際上就像是參議院共和黨宣傳部的公關辦公室。我擔任圖恩參議員的新聞祕書,幫助共和黨參議員和他們的工作人員隨時瞭解立法議程。在那工作是一次難得的機會,也是一種榮幸。

最近,圖恩參議員升任新的領導崗位。一月份,他成爲參議院多數黨黨鞭。我和他一起轉入國會大廈,繼續擔任他的國家新聞祕書。

你整天都做些什麼?

通常,我的一天是從向媒體發出有關當天參議院會發生什麼情況的提醒快訊開始。我還回答新聞問詢,協助參議員參加各種活動和會議,參加電視轉播,並爲他準備備忘錄和其他信息材料。

我們的通訊團隊也爲其他共和黨溝通專員提供建議。他們會問:「你老闆對此有何評論?」或「我們應該如何說這件事?」,我們會爲他們提供指導。

我們做很多輿情蒐集的工作。我們一直在看新聞,也一直在看推特。推特的優點是你可以快速獲取大量信息,也可以快速發佈消息。我們還追蹤本黨其他幹部的情況,因此我們始終有一個窗口瞭解共和黨在不同問題上的立場以及媒體對我們的幹部們有何看法。

這是很有意思的工作,從來沒有沉悶的日子。壓力可能很大,但是我認爲一個人如何處理壓力取決於他/她怎麼看待工作。

那你怎麼看待工作呢?

當你在基督徒家庭中長大並從一所基督教大學畢業後,你必須在某個時候決定是否要以成年人的身份公開你的信仰。當我沿著自己的職業道路前進時,我選擇公開地做一名基督徒。

在政治上較爲保守的圈子裡談論信仰要容易一些,因爲雖然他們可能不是基督徒,但他們熟悉基督教信仰的許多方面。但是即使那樣,隨著年齡的增長,挑戰也會變得越來越大,因爲人們開始與他們幼年時的信仰或他們父母的信仰疏遠。那時,無論他們的背景如何,人們通常對信仰變得更有敵意。

對我來說,如果要說什麼的話,和我年輕時相比我是一個更敬虔的基督徒。從某種意義上說,神在我前進的道路上爲我做好了預備,使我能夠保持信仰,並在談論信仰時保持同樣的強度。神在這方面對我的信實繼續影響著我的日常生活,並在當前的職業中不斷保護我的信仰。

你的信仰如何影響你的工作?

在國會山工作有很多挑戰。我們幾乎每天都在經歷衝突和國家熱點。但我的主要工作重心是與同事、記者和其他媒體專員的關係。

在這個領域的大多數人都是因爲他們的野心而在這裡工作。無論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他們都雄心勃勃。

許多人來到首都的目的是想要建立積極的影響,但他們是因爲這種雄心壯志才來的。這種雄心壯志會引導一個人去做他本不應該做的事情。當他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成功時,許多人無法分辨對錯。我能帶給周邊環境的是,作爲一名基督徒,事實上成功或進步並不是我的使命。我的使命是要忠心服事,而這樣的想法在這裡是比較罕見的。

顯然,沒有人會說:「好吧,我來這裡只是爲了我自己。」但是當你開始追根究底地問他們時,我想很多人開始意識到,在這一切之下,他們在這裡是在追求一種自私的野心。當你就此開始挑戰他們時,他們開始思考,我的生活可能不僅僅關乎我自己。你可以開始改變他們的看法。

事實是,自我驅動並不是一件壞事。許多城市吸引這樣的人。人們總會想走出慣常的環境去做點什麼,例如自己一個人去另一個城市生活,這實際上是一件好事:他們在用不同的方式思考,跳出框框思考——這樣的人天生就是領導者。

但是你必須有基督在你的動機裡。基督徒可以在國會山發揮影響力的一個主要方法是:拆除人們動機中的一些煙幕,揭露人心中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東西。

要做到能夠影響天生的領導者並改變他們的目標、他們的觀點和他們的最終使命,這確實是一件好事。華盛頓特區的人很不一樣,但我不認爲這是負面的——我們可以引導他們的雄心壯志往好的方向發展。

神關心政治嗎?

在地球上,我們盡我們所能地使事情變得更好,這包括工業和職業的所有領域——政治並不排除在外。有些基督徒不覺得需要參與政治,我認爲這是因爲在美國,很多基督徒過著舒適的生活,沒有遭受任何類型的系統性的苦難。他們不明白爲什麼基督徒需要積極參與改變社會或改良社會。他們是那種愛上這個世界和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的生活的基督徒。有必要激動這類基督徒,讓他們看到:「哦,我們在這裡是有使命的,不僅僅是爲了過上舒適的生活和建造房屋和家庭。」

有一些基督徒不想參與政治,因爲他們看不到一個有道德的政黨或團體真正在做正確的事情。他們說:「每個人都腐敗。我不想參與其中。」但正因爲有信仰的人從政治領域撤離,所以我們缺乏道德領袖。你的政府是你所在社會中的人群共同產生的投影和反射。如果你希望政府變得不同,那麼你必須參與其中。

保持以道德爲中心很難嗎?

那是一個挑戰。與任何領域一樣,你所處的位置越高,挑戰就越大。隨著投入的增加,你會感到巨大壓力,使你去做錯誤的事才能繼續掌權或繼續前進。

當我剛開始在國會山工作時,我還沒有意識到那種強度和那種經歷。我不明白人們何時

 

會談論這個話題。但是隨著你向前走,是隨大流還是用另一種方式去看待,就會有很大的壓力。對於某些人來說,這是內部壓力,對於其他人來說,則是外部壓力。有時兩者都有。

對我來說,能幫助到我的是,我成長於軍人家庭,還是一個少數族裔,所以我總是處在外圍。隨著你的成長,這既不有趣也不酷,而是很不舒服。但是,現在我擔任領導職務,壓力是巨大而真實的。我意識到,稍微地處在外圍是我一直以來屬於的地方。神預備我不需要待在領導核心或讓每個人都喜歡我。我不需要隨大流使我可以留在覈心。意識到這一點會使我更有信心變得忠心,即使那意味著要稍微處在外圍。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意識到神是如何複雜而又精細地利用你生命中的方方面面來爲你要去做的事情做預備。

說說你的教會吧。

麥克萊恩長老教會的主要重心之一是教導——用聖經教導我們的信仰,使我們預備好在社區和工作場所中使用信仰。

我在教會的婦女事工部服事。我們這裡的女性來自各行各業,而且都受過良好的教育——她們中的許多人都在從事或曾經從事引人注目的高壓工作。即使是那些已經退休或在家帶孩子的,許多人仍然會經歷同樣的躁動和雄心壯志,總是在不斷前進。這是一個很獨特的社群。

我們正在做一些事工來滿足這些需求。一是,我們談論了很多如何在你的信仰生活中運用你的職業道德。再有,我們開始將重點更多地集中在對我們社區中的人們的宣教事工上,特別是單身母親或經濟困難的婦女。這不僅是針對我們社區中的人們的事工,也是我們教會的事工,因爲這有助於向我們中間的女性表明以他人爲中心的重要性。

我正努力在教會中推進傳遞「我們在這裡是爲基督」的使命。因此,無論你處於人生的哪個階段,「爲基督」仍然是生命的重心。這在很多方面幫助他們在所在的地方找到滿足感:看看你所處的人生階段,並全心全意地在這個階段中服事你的社區。人們總是可以展望未來——「還有其他什麼呢?下一步是什麼?」好吧,實際上,你的社區就是你應該去的地方。百分之百地投入到你現在所在的生活中去。


譯:Jeff;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My Faith at Work on Capitol Hill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標籤
信仰
福音
政治
人物
工作
訪談
國會
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