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时事 常见问题解答
常見問題解答:什麼是比特幣? 
2021-11-08
—— Joe Carter

基督徒需要了解比特幣嗎?

對這個問題的最佳答案可能是:「有些人需要,大多數人不需要,但我們將來可能都需要。」

我是2012年讀MBA的時候因爲一個研究項目而開始瞭解比特幣的,當時的價格是每「幣」15美元,人們對比特幣感興趣主要是因爲它的概念和技術。今年(本文寫於2017年),這種加密貨幣在12月17日達到了每比特幣19,796美元的歷史最高點(儘管它又下降了,在寫這篇文章時是15,850美元),它作爲「投資」機會得到了人們越來越多的興趣。

正是這種經濟角度——尤其是這樣投機是否道德——使比特幣引起了(一些)基督徒的興趣。購買比特幣的基督徒是在用神所交託的錢賭博嗎?他們是否希望把一個沒有內在價值的東西賣給更貪婪或更容易受騙的人,希望在泡沫破滅之前脫身?

將來我希望有機會進一步討論這些問題和其他與投資倫理有關的問題。但在這篇文章中,我將以一種相對直接的方式介紹關於比特幣的信息,以幫助各位基督徒自己做出判斷。

這是一篇長文,大多數人不需要讀完它。如果你只是對比特幣有輕微的好奇心,我建議閱讀下面「簡單的技術解釋」和「經濟學解釋」這兩部分就夠了。

什麼是比特幣?(簡單的技術解釋)

比特幣是基於網絡的數字貨幣,通過電子方式發行和交換。雖然該貨幣完全存在於網絡上,但人們可以用它購買非虛擬的商品和服務。因爲它是一種純粹的點對點版本的電子現金,所以比特幣允許在線支付直接從一方發送到另一方,而無需通過金融機構。

什麼是比特幣?(詳細的技術解釋)

對於這位世界上最成功的加密貨幣的創始人,我們只知道他的名字但不知道他是誰。2009年,一個使用假名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的計算機程序員自行發表了一篇9頁的論文,解釋了如何創建一種數字貨幣,以消除對中心化第三方金融機構的需求。

在大多數形式的電子商務中,是第三方金融機構作爲買方和賣方之間的保證人實現電子資金轉移這一目的。但這種保證角色不僅增加了交易成本,而且它的付款能力使金融機構對任何交易都有最後的決定權。儘管金融機構的這一功能對於目前基於信任的在線電子交易來說非常必要,但它與追求超級保密的中本聰的一個核心價值衝突:絕對隱私。正如中本聰解釋的那樣:

(第三方金融機構)既然有支付和扣款的能力,對信任的需要就會進一步擴張。商家必須對他們的客戶保持警惕,要他們提供更多的信息,而超過了交易本身所需要的。一定比例的欺詐被認爲是不可避免的。這些成本和支付的不確定性可以通過使用實物貨幣來避免,但沒有任何機制可以保證在沒有任何雙方都信任的機構前提下實現電子支付。

中本聰認爲,真正需要的是一個並非基於信任而是基於加密證明的電子支付系統。這樣一個系統將允許「任何有意願的兩方直接進行交易,而不需要一個受信任的第三方」。既然沒有第三方保證人,買方和賣方就可以以完全匿名的方式交換商品和服務,而不必披露彼此的任何私人信息。

這一方法的問題是,在大多數數字現金計劃中,一個數字代幣有可能被消費兩次。與硬幣等實物代幣不同,花費數字硬幣的行爲並不能將其數據從原始持有人的所有權中移除。需要另一種手段來防止兩次消費。中本聰對重複消費問題的巧妙解決方案是使用工作量證明系統( proof-of-work system),既作爲初始貨幣分配機制,也作爲防止重複消費的衡量標準。

工作量證明(POW)系統最初由計算機科學家設計,作爲防止網絡服務濫用(如垃圾郵件或拒絕服務攻擊)的一種手段。該系統要求提供證據,證明某些需要時間的功能已經完成(一般是解決需要計算機處理時間的計算),然後才會被允許進入網絡。1999年,計算機科學家哈爾·芬尼(Hal Finney)提出了「麵包布丁協議」("bread pudding protocol")的概念。正如陳麵包可以被重新利用來創造一種新的食品(如麵包布丁)一樣,工作量證明可以被重新用於其他用途,包括創造一個數字令牌。這種被重新利用的工作量證明(或RPOWs)構成了中本聰比特幣系統的加密證明基礎。不過,麵包布丁並不是一個最鼓舞人心的貨幣比喻,所以比特幣的用戶把創造新的貨幣稱爲「採礦」。

什麼是比特幣?(經濟學解釋)

爲什麼有人認爲比特幣有價值?

大多數全球貨幣都是法定貨幣(fiat money)——只因政府監管或立法確認而擁有價值的貨幣。法律不能規定法定貨幣按什麼比率兌換爲除其本身以外的任何東西,如黃金或白銀,並且在客觀上沒有固定價值——其價值可以根據許多經濟因素而波動。

相比之下,商品貨幣(commodity money)是一種可以轉化爲商品的交換媒介,可以用於生產或消費。商品貨幣可以基於礦物(如黃金或白銀)、發現的物體(如貝殼或石頭)或消費品(如監獄裡的拉麪)。雖然它是2000多年來最主要的交換媒介,但商品貨幣現在已經失寵,因爲它限制了貨幣政策和其他改變貨幣價值行爲的範圍。

比特幣是商品貨幣的一種形式。從技術上講,比特幣沒有內在價值,因爲它們只不過是在一個分散的計算機網絡上通過一個艱難的過程創造出來的數字化「比特」。但是,由於供應是有限的(它們是不容易生產的稀有商品),而且它們的使用被認爲是一種交換媒介,它們被用戶賦予了價值。比特幣的價值完全由人們認爲它們的價值決定。

比特幣仍然是一種加密貨幣嗎?

並非如此。加密貨幣是一種數字資產,旨在作爲一種交換媒介,使用密碼學來確保其交易,控制額外單位的創建,並驗證資產的轉移。通過消減其貨幣形式(即交易媒介),比特幣已經成爲最受歡迎的主流加密貨幣。當然,在技術上你仍然可以用比特幣購買一些商品和服務。但由於它容易出現通貨緊縮,所以這樣做是愚蠢的。

通貨緊縮,是指一般價格水平的下降,當商品和服務的價格相對於一個特定的衡量標準下降時就會發生。通貨緊縮的發生不需要商品和服務本身的價值下降,所需要的只是貨幣本身的價值增加。這正是比特幣存在的整個過程中所發生的事情。

由於其通貨緊縮的性質,比特幣是一種可怕的貨幣形式。例如,在2010年,一個叫拉茲洛(Laszlo Hanyecz)的開發人員用10,000個比特幣換了兩個棒約翰(Papa John's)披薩。當時這些比特幣價值約40美元。今天,等額比特幣的價值是170萬美元。任何在2017年之前用比特幣購買過任何東西的人都可能對他們的購買行爲感到後悔。

比特幣是科技股嗎?

肯定不是。股票的估值有幾種方式,但大多數都是基於這樣的假設:相關公司已經或將會有未來的收益,這將證明價格的上漲是合理的,或將帶來分紅。

雖然比特幣有時表現得像股票(即,它可以在交易所交易,有人對它技術分析等),但比特幣背後沒有任何公司,只有區塊鏈。比特幣也永遠不會有收益,儘管它目前給比特幣礦工帶來某種形式的「分紅」。

比特幣是「新黃金」嗎?

比特幣就像黃金2.0,泰勒·溫克艾沃斯(Tyler Winklevoss)如此說。

不,它不是黃金。雖然比特幣吸引了許多曾經喜歡黃金作爲投資工具的人,但比特幣與貴金屬沒有多少相似之處。對於剛進入這個領域的人來說,比特幣是一種好像美元一樣的「法定貨幣」,但其實它是商品貨幣。黃金是商品貨幣,因爲黃金的價格是由……黃金本身支持的。黃金也是一種實際的實物資產,在現實世界中有一定的用途。比特幣是一種無形資產,其貨幣價值完全取決於人們願意用多少硬通貨來交換它。

此外,黃金的優勢在於它有著一種長期印象:黃金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爲幾千年來我們人類一直說服自己黃金是有價值的。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在創造類似的「貨幣錯覺」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比特幣是一個財富再分配系統嗎?

是的,它是。問題是什麼樣的財富再分配系統。對此最寬容的觀點大概類似於瓦倫丁·施密德(Valentin Schmid)的說法,他認爲比特幣「有利於冒險者、創新者、儲蓄者,以及那些對新技術以及歷史有足夠的好奇心和毅力的人。」這些人如果足夠早地跳上了比特幣的列車,「將得到豐厚的回報,他們的購買力將增加。」

這在某種程度上當然是真的,因爲大約1000人持有了40%的比特幣。隨著比特幣價格的上漲,這些「早起的鳥兒」所持有的價值幾乎呈指數級增長。對他們來說,關鍵是什麼時候把比特幣卸車換成硬通貨,藉此收穫一直積累的財富。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由於比特幣不受金融監管,他們甚至可以在時間上串通起來),後來才進入這個圈子的人持有的比特幣的價值將比早鳥們買的時候少得多(正如很多人在聖誕節前一週發現的那樣)。

另一個不太友好的術語是龐氏騙局(ponzi scheme)。比特幣的價格目前正在上漲,而這種上漲完全是因爲大家都認爲它的價格會上漲。只要還有「更大的傻瓜」來競標該加密貨幣的價格,價格就會繼續上漲。不過,最終,當沒有更多的傻瓜了,泡沫就會破裂——成千上萬的人將失去真正的錢。

比特幣是一個投機泡沫嗎?

是的,這幾乎是肯定的。金融泡沫就是一種資產的價格超出其真實價值的過度增長。比特幣沒有內在價值,那麼爲什麼人們把它作爲一種資產持有呢?因爲他們認爲它可以在未來以更高的價格出售(見:大傻瓜理論)。正如經濟學家約翰·寇科恩(John Cochrane)解釋的那樣:

如果某個資產的價格大於零,要麼人們看到了一些「分紅」,要麼看到持有該資產的價值超過其當前的現金價值,這讓他們願意繼續持有該資產,即便未來的預期回報率較低,或者他們認爲價格會永遠上漲。因此,價格升值本身就提供了一個有競爭力的回報。前兩種情況被稱爲「便利收益」(Convenience Yield),後者是「理性泡沫」(rational bubble)。

「理性泡沫」耐人尋味,但我認爲從根本上是有缺陷的。如果比特幣的價格會永遠上漲,最終比特幣的價值必須超過所有的美國財富,然後超過所有的世界財富,然後超過所有的銀河系財富,然後超過所有宇宙中所有的原子。這種「更大傻瓜理論」或龐氏騙局必然會在某一時刻崩潰,或依賴於對下一個傻瓜的非理性信念。理性泡沫理論也沒有解釋價格飆升與高波動性和高交易量的關聯。

不過,比特幣是一個投機泡沫的事實,並不意味著它很快就會破裂。只要持有最多比特幣的人——所謂「比特幣鯨魚」——認爲有更多的傻瓜會競相抬高價格,泡沫就可能持續很長時間。

比特幣是如何運作的?(簡單版)

爲了使用比特幣,用戶需要在他們的電腦或手機上安裝一個「錢包」。安裝之後,該「錢包」就會生成一個比特幣地址(類似於電子郵件地址),允許用戶發送和接收付款。比特幣可被分割到小數點後8位,產生的貨幣單位總數約爲21×1014。這使得一個人可以花費一個比特幣的一小部分。與標準的電子商務和匯款系統不同,比特幣交易是不可逆的。

比特幣也可以像股票一樣在在線加密貨幣交易平台上進行交易,如CoinbaseBitstamp

比特幣是如何運作的?(複雜版)

一個比特幣僅僅是一個附加在交易日誌上的數字簽名鏈。在該系統的第一筆交易中,中本聰的計算機程序(它是開源的,分佈在一個點對點的網絡中)創造了50個比特幣。當中本聰花掉一些比特幣時,它創建了一個新的交易,從他的帳戶中減去這一金額,並將其記入收款人的帳戶。所有這樣的轉移都需要所有者對之前交易的哈希值(由算法創建的數值)進行數字簽名,並向下一個所有者提供加密的公鑰。然後,這兩項內容都被添加到比特幣交易日誌中。受款人可以驗證簽名以驗證所有權鏈,這可以防止同一比特幣的重複消費。

這筆交易以及所有後續的交換,都會被分發到整個網絡中進行驗證。交易的集合,被稱爲「區塊」,如果網絡上的另一台計算機爲其創建的交易日誌與之前的區塊相匹配時,就被認爲是有效的。爲了防止僞造的日誌被接受,該系統必須提供一種驗證手段,這種驗證對任何個人用戶來說成本過高,但對整個網絡來說相對便宜。正如《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中解釋的那樣:

這是通過把它變成一個強制工作任務來實現的,這涉及到使用有效區塊和新的交易來生成一個由256位元組成的摘要(即0到2256之間的任何數字)。當系統的算法吐出的哈希值低於預設目標值(如上面的例子中的11)時,該任務就完成了。這個目標被設定爲:每隔10分鐘,網絡上就會有人解開這個算法題並批准一個新區塊。爲了使這個速度保持恆定,隨著網絡隊伍的擴大和綜合計算能力的增長,目標被降低,以使產生一個低於它的值更加困難。(反之,如果網絡萎縮,它又會變得更容易。)

作爲對提供驗證日誌所需的計算能力的獎勵,第一個完成數字令牌(RPOW)任務的用戶會得到一組新幣作爲獎勵。這就是新比特幣添加到貨幣供應中的方式。因爲區塊是以穩定的平均速度創建的(大約每十分鐘一次),在最初的四年裡,每小時有300個新幣被添加到系統中(21萬個區塊)。該系統的設計使鑄幣率每四年減少一半。在2012年,每個區塊發行的新幣數量下降到25個硬幣。2017年,該比率將是12.5,以此類推,直到2030年左右總供應量將達到2100萬枚硬幣的高點。

比特幣的優勢是什麼?

使用比特幣的優勢主要是理念上的。有四個主要群體被比特幣系統所吸引。

  1. 癡迷於隱私的人。
  2. 鄙視政府、法定貨幣,和/或聯邦儲備系統的人。
  3. 對在線實驗和/或點對點計算感興趣的人。
  4. 對經濟投機感興趣的人。

當然,這一名單並不詳盡,而且這些群體之間有很多重疊之處。但該系統的性質使其對這些群體具有吸引力,正是因爲這是其創始人的意圖。

關於中本聰,我們對這個既設計了比特幣概念又設計了原始比特幣程序的男人(或女人)幾乎一無所知。他的名字是日文,但沒有日文版的比特幣程序。中本聰無論是在他的代碼中還是在他稀少的網上著作中都沒有寫過一行日文。在2007年開始比特幣項目後,他的參與在2010年底逐漸減少。此後,他就再也沒有消息了。

至於他的政治動機,唯一的線索是他在一個密碼學郵件列表中留下的信息。在回應一個關於比特幣系統「對社會有用且有價值」的說法時,中本聰寫道:「如果我們能正確解釋它,它對自由主義觀點非常有吸引力。雖然我對代碼比對文字更在行。」

在評估新技術時,創始人的意圖和動機通常不受關注。然而,對於像比特幣這樣的基於點對點計算的系統,創始人的意圖和動機可以成爲理解項目如何發展及其成功可能性的一個有用起點。眾包技術項目往往是由政治和社會問題驅動的,也有的時候是由經濟驅動的。比特幣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個系統很麻煩,使用範圍有限,而且有很多經濟上的缺點(我們將在下一節討論),這些缺點遠遠超過了——至少對普通用戶來說——任何優點。推進該系統的主要動機是推進網絡自由主義者共同關注的問題:在線隱私和對法定貨幣的蔑視。

然而,一些隱私愛好者的擔憂與抽象的政治自由關係不大,而是希望將他們的金融交易隱藏在執法部門的視野之外。例如,幾年前,絲綢之路網站(Silk Road)因成爲第一個接受數字貨幣的非法毒品在線市場而成爲頭條新聞。

雖然比特幣的用戶可以保持匿名,但他們並不是不可追蹤的。正如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的成員傑夫·加齊克(Jeff Garzik)告訴Gawker.com:「考慮到執法部門在現場部署的現有統計分析技術,試圖用比特幣進行重大非法交易是非常愚蠢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那些自認爲用比特幣來掩蓋交易的吸毒者,很可能讓美國毒品管制局更容易收集到他們購買的數據庫。

然而,購買毒品並不是比特幣幫助促進的唯一逃避政府的活動。它們還可以讓美國公民使用外國賭博網站進行在線賭博,並繞過美國政府對在線賭博的禁令或將資金轉移到離岸賭博網站。這種貨幣還允許人們避稅,並能促進對聯邦調查局正在監視的團體的捐贈。例如,比特幣用戶可以向維基解密這樣的團體提供資金,而不用擔心美國政府會關閉他們的貝寶(PayPal)帳戶。

不過,大多數用來兌換比特幣的人,(估計)並不是想用他們的錢從加拿大購買迷幻蘑菇或在安提瓜島玩在線21點。許多人只是對一個允許他們將貨幣理論付諸實踐的系統充滿熱情和支持。

今天,很少有人用比特幣來購買商品和服務,大部分的交易都是來自對投機感興趣的買家和賣家(即把比特幣賣給那些認爲價格會漲得更高的人)。

比特幣的缺點是什麼?

對於那些不迷戀匿名、不打算迫使美國回歸金本位的人來說,避免進入比特幣市場的理由很多。

第一,可兌換性。其他貨幣可以兌換成其他金融工具(從美元到支票到存款證明等等),並通過許多第三方服務(如Visa,PayPal,花旗銀行)進行,而像比特幣這樣的商品貨幣只能兌換成法定貨幣,而且只能通過在線交易所兌換。事實上,除非你的電腦在加班挖比特幣,否則獲得該貨幣的唯一途徑就是從某個在線交易所購買。

而這些交易所是完全不受監管的,而且會出現不會影響其他金融市場的問題。例如,在2011年,最大的比特幣交易所MTGox出現了安全漏洞,導致近50萬個比特幣被盜(當時價值約900萬美元,今天價值80億美元)。這次盜竊導致比特幣的價值從17.5美元崩潰到1美分,後來市場才得以恢復。

第二,不穩定性。MTGox漏洞(以及隨後的市場崩潰)給比特幣所有者上了關於商品貨幣的嚴肅一課:它們可能是非常不穩定的。從2010年10月1日到2011年6月9日的8個月時間裡,比特幣的市場價值從0.06美元暴漲到29美元,翻了9667倍。

這樣的升值在2012年有所下降,在2016年底,一個比特幣只值13.51美元。不過,後來比特幣的交易價格升到19,790美元,然後又暴跌至16,000美元左右。任何在2010年10月購買了價值1000美元比特幣的人現在擁有的是價值120萬美元的比特幣。然而,可兌換性問題將使比特幣「鯨魚」幾乎不可能在不使市場崩潰和整個貨幣貶值的情況下提取他們所有的收入。爲了利用估值的增加,在一段較長的時間內逐步拋售是必要的。

不過,作一個被估值過高的貨幣的賣家,還是比作爲一個買家要好。溫克萊沃斯雙胞胎(Winklevoss twins)是因與Facebook的法律糾紛而聞名的百萬富翁,聲稱擁有目前所有比特幣的1%左右(約108,000個)。他們在2012年開始購買該貨幣,使一些早期的比特幣持有者變得非常富有(他們所持貨幣的當前價值:約17億美元)。

事實上,確保你獲利(或至少不虧損)的唯一方法是在2009年購買了比特幣。那一年有300萬個比特幣被鑄造出來,佔將會被創造的比特幣總數的13%。當時只有很少人(主要是密碼學郵件列表的讀者)意識到了比特幣的存在,因此能夠獲得該貨幣的不成比例的份額。在地球的某個地方,有經濟頭腦的黑客(也許包括中本聰)正通過慢慢賣掉他們的數字貨幣而發財。

第三,反欺詐能力不足。中本聰特別強調比特幣交易不可逆。但交易的可逆性正是鼓勵人們信任電子商務系統的主要特徵之一。如果你知道你的錢丟失了,而且如果你被騙了,也無法獲得歸還,你就不太可能相信網上的任何賣家或買家。這將抑制對所有商家的信任,而不僅僅是欺詐性的商家,並減少在虛擬環境中交換金錢的願望。

第四,商品和服務的來源有限。一旦你獲得比特幣,你可以把它們花在什麼地方?主要是在線服務,如軟件、技術支持和網絡託管——這些服務可以很容易地使用目前的電子商務系統如PayPal來支付。現在很少有離線商家接受這種虛擬貨幣。雖然未來可能會有所改變,但缺乏購買商品和服務的地方限制了該貨幣作爲交換媒介的作用。

第五,創造貨幣的資本和資源浪費。 這就像約旦·巴洛(Jordan Ballor)發出的問題: 

一個比特幣區塊在人類實際效用方面代表什麼?我也擔心這是一個寄生在現實世界資源上的系統,例如,煤炭提供了很大一部分電力,而這些電力被用來運行計算機,以便它們能夠反過來「開採」一些完全虛擬的東西。

這類似於亞當·斯密對依賴金銀貨幣愚昧性的擔憂:

通過在任何國家流通的金銀貨幣,土地和勞動的產品每年流通並分配給適當的消費者,與經銷商的現成貨幣一樣,都是死貨。它是國家資本的一個非常有價值的部分,但對國家卻沒有產生任何作用。銀行業的明智運作是通過用紙代替大部分金銀,使國家能夠將大部分死庫存轉化爲活躍的生產性庫存;轉化爲對國家有產出的庫存。在任何國家流通的金銀貨幣可以非常恰當地比作一條公路,雖然它流通並把國家所有的草和玉米運到市場上,但它自己卻沒有產生任何一堆草和玉米。銀行業的明智運作,通過提供(如果我可以允許這麼粗暴的比喻)一種穿越空氣的馬車道,使國家能夠將其很大一部分公路轉化爲良好的牧場和玉米田,從而大大增加其土地和勞動的年產量。

第六,比特幣容易出現通貨緊縮和投機泡沫。通貨緊縮,即一般價格水平的下降,發生在商品和服務的價格相對於特定參考度量的下降。通貨緊縮的發生不需要商品和服務本身的價值下降,所需要的只是貨幣本身的價值增加。這正是比特幣存在的整個過程中所發生的事情。

爲什麼比特幣很重要?

如果比特幣作爲一種貨幣的實驗不太可能成功,那麼爲什麼有人要費心關注比特幣呢?原因可以在另一個更成功的、完全有害的在線冒險中找到:色情。

「互聯網完全是由色情業資助的,」格雷格·菲茨西蒙斯(Greg Fitzsimmons)在第23屆成人娛樂業年度頒獎典禮上這樣說。他只是半開玩笑。色情業推動或促進了許多網絡最有用的創新——實時聊天、流媒體視頻、在線支付系統——以及快速寬帶網絡的普及。作爲基督徒,我們應該認識到,網絡色情製品對道德和社會的破壞是不可估量的,但它也是信息技術許多領域創新的驅動力。

同樣,對比特幣實驗感興趣的人有一種特性——高度積極、精通技術——很可能引發新的前沿方法、技術或政策,改變電子商務、安全和在線隱私。例如,非洲僑民(近1.4億非洲人生活在母國之外)已經成爲母國海外收入的一個主要來源,現在已經超過了西方捐助者爲該國提供的外國援助。不幸的是,由於高額的銀行費用,每年約有70億美元從未進入親屬的帳戶。比特幣或其他加密貨幣可能爲未來的轉賬方式鋪平道路,規避目前高昂的交易制度,使更多的錢可以直接轉給有需要的家庭成員。

作爲一種貨幣,比特幣的故事很可能只會成爲將來晦澀的經濟期刊中的一個腳註而已。然而,加密貨幣對信息技術和基於點對點的信任系統可能同樣重要。我們基督徒必須問的問題是,爲這樣一個系統的發展提供資金是否是明智的管理,在這個系統中,成千上萬的人最終將失去真正的、重要的財富,而這些人只是希望這個系統能帶來有用的創新而已。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The FAQs: 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Bitcoin.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網絡
比特幣
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