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幫我!我覺得自己很失敗!
2021-01-12
| Greg Phelan

編注:福音聯盟「荊棘與蒺藜」專欄旨在信仰,工作和經濟領域給出基於聖經的智慧忠告。


問題

我已經在一些項目上花了很多時間,卻不見進展;其中的幾項,最近被老闆喊停了,我不禁覺得,浪費了許多時間在這些失敗的事上。我該如何放掉這種失敗的挫折感呢?太難了,因爲我既用心禱告,也盡了一切所能努力工作。

思考

如果問我過去這幾個月當中經歷了什麼,我認爲就只有接二連三的失敗。我能工作的時間本來就因疫情縮水減半,而一天只有24小時的限制又是毫不留情的現實,很多項目遭到消減。挫敗成了生活的一部分,這是我近來的狀況,相信不止我一個人如此。

對我們許多人而言,工作徹底受到了「供給衝擊」—— 時間減少、可以獲得的資源減少、能力下降、幫助也減少——但要求的提高卻是前所未有的,同時加上額外的責任——年老的父母、生病的親屬、停課在家的孩子。我們的工作——無論是正式還是非正式的——都在對我們加增要求,而我們又處在一個空前的資源短缺中。

靠我們自己,資源減少的情況下成就不可能增加。工作完成不了,脾氣失控,口出惡言,盼望消失,靈魂無法興旺。

神把你我造成有限的,敗壞的世界、項目被上司取消,只不過是這個現實的寫照。我們無法躲避失敗,但是我們可以在其中找到盼望。

我們的失敗並非神的失敗

首先,從我們的角度看似乎是失敗的,但在神的眼光之下未必如此。比如司提反的例子,他是第一位殉道者、教會裡的新秀、領袖,慷慨激昂地見證了基督,竟被石頭打死,看起來的確像福音傳揚從此失敗了。

說實在的,司提反如果不那麼義正詞嚴,他可以多活幾年,結交一些朋友,也許就不會受逼迫,司提反也有更大機會宣講福音、照顧寡婦、行神蹟奇事;許多好事隨著司提反的死而落空了。

然而,司提反的死迫使教會分散到猶太、撒馬利亞、和其他地方,這正是他們所領受、還沒執行的命令;並且,司提反的死可能觸動了一位法利賽人的心,成了最偉大的外邦使徒。如果你只讀到使徒行傳8章1節,或者,你不明白司提反是因順服以至於死——順服爲他死的那一位;司提反的行爲看來就只不過是失敗,

神在我們的失敗上掌權,照著他的計劃,統管一切。我們的挫敗,或許是因爲上司、或者是因爲有限的能力和時間,神卻可能藉此帶來更大的成功。

謙卑中的恩典

其次,如果我們謙卑面對失敗,就有恩典(雅4:6),也只有如此,我們才得著繼續前進的力量。

我們爲什麼最需要的是一位救主呢?因爲我們永遠無法完成任何自救項目,我們再好的表現都摻雜著不義,只有承認失敗,我們才能接受耶穌的救贖。

若讓驕傲來界定我們,就會被它擊垮,驕傲是我們永遠要對抗的罪。一旦驕傲,我們就用自己所做、所成就、所成爲的來肯定自己;我們無法面對欠缺和不足的原因是驕傲;我們錯失神的恩典,也是因爲驕傲。

然而,記住我們身份價值的根本源頭就能治死驕傲。有人說過,人之所以是人,不在於「做」,而在於「是」;不是我們所做的定義了我們,而是我們是誰——更貼切的說,我們屬誰——定義了我們。我們的價值在於,我們屬於買贖我們的神。即便我們失敗,在基督裡我們也不是失敗者。

最終,因爲神的主權與恩典,我們哪怕跌到谷底也無所畏懼,因爲,當我們在缺乏不足中的時候的確什麼也做不了,而神正是這方面的專家。在挫敗裡我們仍找得到盼望,因爲神的能力在我們軟弱的時候更顯得完全。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網站:Help! I Feel Like a Failure

Greg Phelan(格列哥・費蘭)是威廉斯學院(Williams College)經濟學助理教授。他早年在耶魯大學取得學士及研究院學位,他的研究集中在宏觀經濟及金融理論。他住在於馬薩諸塞州的威廉斯頓(Williamstown, Massachusetts),是當地社區聖經教會(Community Bible Church)的長老。
標籤
福音
謙卑
情感
激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