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該如何與憤怒爭戰?
2019-04-01
| Emily Jensen

當雙胞胎兒子在早餐桌旁衝向彼此時,我正在爲他們準備牛奶穀物早餐,他倆嬉笑著互相推搡打鬧,彼此衝撞;我的小女兒則在猛敲餐桌,爲她的吸管杯大叫;與此同時,我的大兒子從昨天開始就一直讓我幫忙找他的一幅畫。鏡頭切回來,那對雙胞胎的其中之一突然爆發:「嘿!別再碰我了!別坐我旁邊!啊!!!媽媽~~~」

於是還沒開始吃早飯,我就火冒三丈地怒吼道:「小崽子們!閉嘴!」剛說完我就感到很內疚,因爲又發火了。

當我開始解決手頭這些問題時,我的音量慢慢平復下來。我對每個人的表現都感到惱怒——尤其是我自己的。我只是想和我的孩子們享用一頓美好、能聊聊天的早餐,我只是希望他們能夠學會體貼、通情達理以及自立,是我要求得太多麼?(是的,想太多。)

雖然我希望事實並非如此,但在我家,類似場景發生的頻率遠比我所希望的要頻繁。在出門去學校時、打掃衛生時、該睡覺時,都可能會發生。或許你也有相同經歷?

在最近幾年裡,有一些原則在對待怒氣的問題上在引導我。

正確看待

並非所有的怒氣都會成爲罪(弗4:26),當我們定意反對那些上帝所厭惡的事物——罪大惡極、悖逆與冷漠的行爲——這是在效法那正直而公義的上帝。當我們的孩子抱怨自己的境況,或他們給別人帶來痛苦時,我們理應感到不安。出於正確的原因對正確的事發怒,能夠提醒我們,教導我們的孩子討厭惡事是我們的重要職責。然而,這種正義的憤怒並不是我們嚴厲對待孩子的藉口。

此外,並非所有的大喊大叫都是罪。如果我們的孩子跑進一條擁擠的街道,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地大喊他們的名字,因爲這個大喊的行爲或許能挽救他們的生命。這種情況下,我們同樣是在彰顯上帝的樣式,因爲當我們的生命在天平上搖擺不定時,上帝也會發出強烈的警告(羅6:23)。

但日常生活中,當我們還沒喝夠咖啡(指還沒準備好面對新的一天——譯註)、而小孩又一次摔倒時,大喊大叫作爲一種育兒手段並不公義(雅1:20)。縱容自己的怒氣不受控制地爆發、因被冒犯就燃起雷霆之怒,這樣的做法並不能反映出上帝的屬性。我們的主是「不輕易發怒,大有慈愛」的(詩145:8;新譯本,下同),並在基督裡顯明了祂完全的忍耐(提前1:16)。

假如僅僅因爲孩子沒有完全按我想的方式行事,就試圖用嚴厲的言語來懲罰或管控他們,那我需要正確看待我的這種行爲。這不是「糟糕的一天」,不是「母親的失敗」,不是「一個玩笑「,這是罪。

就像所有其他罪一樣,我需要爲此悔改,向我的孩子們道歉,重溫基督裡的盼望,由罪疚走向被赦免的自由,並享受那更新了的對順服的渴望(約一1:9)。

與人分享

我不會每次都在對孩子大吼大叫後都發短信告知丈夫或朋友,但向他人承認自己這種帶有罪的「怒氣的表達方式」,確實很重要(雅5:16)。當我在交流中主動強調這些事時,其他人就可以有機會詢問細節,並鼓勵我悔改、在基督的充沛中有盼望、順服祂(來10:24)。

生活在共同體中——包括父母,公婆,大學生,以及朋友等——常常能讓我看到父母是如何承擔責任的。當我注意到自己行爲中的矛盾之處——人前想當一個「模範老母親」,私下卻十分嚴厲——那是時候讓自己回轉、行在光中了(約一1:7)。

謙卑地敞開自己,能夠爲防止虐待行爲提供必要的保障,因爲不加約束的怒氣很容易變得失控。所有可能傷害自己孩子的家長,都需要盡快將自己的情況告知他人並尋求幫助,一個由成熟基督徒所組成的教會共同體,將是最基本的起點。

禱告與預備

我發現一些苗頭,意識到自己一時的憤怒,都有可能轉化爲對孩子習慣性的刻薄教導。早晨如果沒有睡飽,那麼早餐桌對我來說,就像個喧鬧的集市一樣令人厭煩;下午,如果靈裡疲乏,那麼開車接孩子放學回家對我來說,就像被困在了一輛裝滿了熊的麪包車裡一樣令人窒息。不過無論如何,當我軟弱時,上帝總會爲我開一條出路以至能忍受試探(林前10:13),我能夠用祂的話語和一些切實可行的育兒策略來裝備自己。

雖然我們一般沒法控制我們的處境(除非小孩和荷爾蒙都能聽從命令!),但我們能夠轉向神以尋求智慧(雅1:5)。一位年長的媽媽曾經告訴我,她曾經只祈求上帝能改變她的孩子(「主啊,讓他們別哭、別叫了!」),但她靈光一閃,轉而祈求上帝的恩典使她自己能夠有耐心來面對這些(「主啊,求你給我力量與自制,也讓我藉著你的話語來教導他們」)。

當我們談到如何止息怒氣的爆發時,我們必須記得,是上帝的兒子代替我們承受了上帝的怒氣(羅3:25;「神設立耶穌爲贖罪祭」)。這是好消息的保證,並激勵我們爲孩子做有益的事,因爲當我謙卑地想起上帝在基督裡寬恕了我的鉅額債務時,我就不太可能因爲我的小孩弄丟一隻鞋就憤怒地要他賠償。在我因孩子們在車裡爭吵或在櫃子上亂塗亂畫而爆發怒火之前,祂爲我而死(羅5:8)。

明天的清晨就要來到,我已經知道明天的牛奶不夠,知道小女兒肯定又要抓狂,知道雙胞胎兄弟難免要把麥片打翻在地,明天的一切和其他時候都沒什麼不同——除了一件事,就是我決心在淚水和吵鬧中仰望耶穌。我確信,我不會把所有這些事都處理得完美,但這會讓我向神謙卑地跪下,這也是一個母親應有的姿態。


譯:許志斌;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to Fight Anger in Motherhood

Emily Jensen(艾米麗·詹森)是「興起母親」(Risen Motherhood)機構的聯合創始人,她與丈夫及5個孩子生活在愛荷華州中部。
標籤
成聖與成長
養育兒女
禱告
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