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恕我們這些過犯
2019-09-10
| Timothy Keller

數十年來,我和妻子凱西從約翰·牛頓(那位悔改的奴隸販子)的牧養智慧中受益匪淺。牛頓是十八世紀聖公會的一名牧師,他是一位優秀的傳道人,也是傑出的牧師和屬靈輔導者。他的教牧書信是一個寶庫。在其中一封名爲《基督徒性格缺陷若干》(Some Blemishes on Christian Character)的書信中,牛頓指出,雖然大部分基督徒成功避免了一些比較明顯的罪,但他們中的許多人其實並未經歷多少真正的屬靈成長。

這個問題有多種表現形式,牛頓給出了一個具體的鑑察列表。他指出,有許多基督徒安於自己的長處,而從不與自己的軟弱爭戰,這奪走了他們和別人的喜樂,也搶奪了上帝的榮耀。這些基督徒通常認爲自己的性格缺陷不過是「小毛病」。牛頓說,雖然「從表面上看它們沒有明確違背聖經中的任何誡命」,但它們「確實是有罪的」,因爲這些性格缺陷與基督徒應該結出的「聖靈的果子」相悖。

這些「小毛病」導致了這麼一個結果:雖然社會上有這麼多的基督徒,但他們幾乎對別人沒什麼好見證。人生而具有一種自義的傾向,所以我們總覺得自身的缺陷微不足道;可你會發現,這在他人眼裡卻絕非如此。

多年來,我一次次地回到這個列表,遵循牛頓的指導來作自我省察(不是用它來挑別人的毛病)。結果是,我看到自己裡面一些故意迴避上帝恩典的地方。當我使用完這個清單,我對它作了一些擴展——大多是細化其中一些比較抽象的類別,使它更加一針見血。

以下我會分享這個擴展後的清單——主要基於牛頓的原版文章。既然牛頓給每個條目都取了一個略帶滑稽的拉丁文名字,那麼我就照葫畫瓢了。

嚴苛型(Austerus:是指那種嚴格自律的基督徒,卻待人嚴厲、挑剔、刻薄和易怒,很少稱讚以及肯定別人,極少溫柔待人。

消極型(Infitialis:是指那種生性謹小慎微、畏首畏尾的人,卻慣於嘲弄、消極、悲觀,總是說喪氣話(「這肯定沒用」),得過且過,莫名消沉。

衝動型(Pulsus:是指那種熱情卻又衝動、急躁的人,做事不深思熟慮,說話不過腦,總是張口就抱怨和抗議,經常要爲自己的冒失話道歉。

好爲人師型(Querulus:是指那種信念堅定的人,卻又讓人覺得自以爲是、不善傾聽,好爭辯、不太受教,不輕易認錯。

偏頗型(Subjectio:是指那種有能力和進取心的人,但也是那種總會遮掩事實的人,講事情添油加醋(近乎歪曲事實)、十分偏頗,自我肯定,派別意識很強。

掌控型(Potestas:做事果敢、幹練,卻喜歡把控全場、獨掌大權,凡事親力親爲,對別人很不放心,信不過別人。

脆弱型(Fragilis:友善、喜歡交友,但比較玻璃心、面子薄、太敏感,對別人的批評很在意,經常誤以爲別人在非議自己。

嚼舌型(Curiosus:善結交,但喜歡打聽別人的負面消息,並設法說出去,會洩露祕密,非常喜歡看熱鬧。

善變型(Volatilis:心地善良,樂於助人,但基本靠不住——不守時、不信守諾言、做事三分鐘熱度,總是眼高手低,結果虎頭蛇尾。

看看上面這些條目,問問最符合你的是哪一兩條。也要問問你認識的其他人。在後面兩篇文章(《罪之深,恩之沉》《爲什麼你看不見自己最大的缺陷》)中我們會探討爲何這麼多基督徒像是困在這些性格缺陷上,以及我們如何在這些方面成長和改變,以具備更加合乎敬虔的性格。


譯:魏峯;校:JFX。原文刊載於於救贖主長老教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主辦的月刊《救贖主報告》,題爲:Forgive Us These Faults

Timothy Keller(提姆·凱勒)是救贖主長老教會(位於紐約曼哈頓市)的創建者和曾經的主任牧師(已退休)、福音聯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聯合創始人暨副主席。凱勒牧師著述頗豐。如欲獲取他的更多資源,可瀏覽Gospel in Life網站,或在推特上關注他。
標籤
爭戰
過犯
性格
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