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
提姆·凱勒如何講述出埃及記的故事
2019-08-30
| Timothy Keller

假設新約聖經會邀請我們用以基督爲中心的方式讀一段舊約經文來認識基督救恩的模式,那段舊約經文應當就是出埃及記。

我永遠不會忘記大約40年前坐在賓夕法尼亞州斯塔爾斯敦(Stahlstown, PA)的史普羅(R. C. Sproul)家的起居室裡。我從未聽說過的一位英國舊約學者亞力克·莫耶爾(Alec Motyer)當時正在訪問史普羅。我和其他一些大學和神學院的學生坐在地板上,當時史普羅對莫耶爾說:「告訴我們一下舊約和新約之間的聯繫。」莫耶爾大約是這樣回答的:

想一想,一個以色列人在過紅海後在前往迦南的路上會說些什麼。如果你問一個以色列人,「你是誰?」他可能會回答說:「我原本在死亡的判決下和在束縛中身在異鄉,但羔羊的血庇護了我。我們的中保帶領我們離開了異鄉,我們也越過了(紅海)。現在我們正在前往應許之地的路上,雖然還沒有到達,但他賜給我們他的律法,使我們成爲一個共同體,他還給了我們一個會幕,因爲我們必須靠恩典和饒恕生活。而他藉此在我們中間,他會與我們同在,直到我們回到家。」

然後莫耶爾補充道說,「這正是一個基督徒應該說的,幾乎一字不差。」而當時23歲的我心裡想,「嗯!」

我們可以從過紅海中學到什麼關於耶穌和我們救恩的呢?

基督教不是普通的宗教

一方面,基督教當然是對猶太教信仰的成全,但基督教信仰又絕對與其他任何宗教都完全不同。我這樣說已經超過30年了,我經常研究其他宗教,以確保不會有人用「牧師,這下逮住你了」的態度對我說「這個宗教怎麼樣啊?」而我若沒有充分的研究,只得說,「我沒有聽說過這個宗教,讓我先讀一下。」不,這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其他所有宗教都像是在建一座橋:你將塔架放下來,然後在塔架上建造橋樑,然後如果你沒錢了,這橋就建不下去了。你會看到的確有幾座橋就是這樣的,然而這就是所有其他宗教的樣子。世界宗教就是一個人類試圖越到、到另一邊去的過程。你永遠不會覺得你已經到了,但你正在努力。在其他所有宗教中,人們都在嘗試用他們的方式越過。

而基督教信仰卻不是這樣的。對基督徒來說,上一分鐘你還沒有重生,下一分鐘你就重生了;上一分鐘你還沒被收養,下一分鐘你就被收養了。要麼你是重生和被收養的,要麼你就不是,沒有中間過程。你要麼還在黑暗的權勢裡,要麼神已經把你遷到他愛子的國裡(歌羅西書1:13)。想想所有那些使基督教獨特的陳述和形象——你要麼是基督徒,要麼不是。「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翰福音5:24)

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曾將這種立即越過,就是立即出死入生的說法用作爲一個小小的試驗或類比。當他與個人交談並試圖瞭解他們在屬靈上的狀況時,他會問他們:「你是基督徒嗎?」如果他們說,「好吧,我正在嘗試」(很多人都這樣說,尤其是想要表現得謙遜的英國人),然後鍾馬田會繼續解釋他們的回答表明他們根本不知道基督教是什麼,他們一點都不知道,使一個人成爲基督徒的是身份上的一種變化。

  1. 你原來在那個國度,現在你在這個國度裡。
  2. 你原來不屬於神的家,現在你屬於神的家。
  3. 你原來沒有重生,現在你已經重生了。
  4. 你原來是在神的忿怒之下,現在你已被稱爲義了

砰!就這樣發生了。你知道它的力量嗎?

並不是靠你信心的力量得救

凱特·布蘭切特(Cate Blanchett)在2002年出演過一部名爲《疾走天堂》(Heaven的電影。這不是一部很有名的電影,但凱特·布蘭切特是那部電影裡最好的女演員之一。這是一部關於一位普通女性的電影,她對毒販正在破壞城市中某一地區兒童的生活感到不滿。警察也不聽她的,所以她決定在毒販的辦公室引爆一枚炸彈並殺死他。但是一個守夜人在垃圾筐裡發現了炸彈,就把它帶了出去,然後把炸彈放在了一部電梯裡。炸彈在電梯裡爆炸並炸死了包括兒童在內的四個人。當布蘭切特所飾演的角色——一個愛孩子而且是爲了孩子而這樣做的女人——得知她事實上殺死了孩子之後,她就崩潰了。因爲布蘭切特是一位如此偉大的女演員,你可以看到她在身體上和情感上的崩潰。她好像是還在冒煙的殘骸。從某種意義上說,她陷入了內疚和羞恥之中,這是她永遠都無法擺脫的。

保羅感到同樣的內疚和羞恥,但他寫道:「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羅馬書8:1)。他怎麼能這麼說呢?因爲保羅越過了。他沒有說,「好吧,在我的生命中有很多東西需要贖罪。」這就是一個被律法束縛的人所用的方式。但是保羅對於他是誰這個問題是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謙卑,而這並不是虛僞的謙遜。爲什麼?因爲他越過了。他知道他所處的地位。當然,保羅只是在內心開始改變,但他知道神與他同在。這太驚人了。

有人說,「是的,是的,是的。你是靠著恩典而不是行爲或是你的道德努力得救的。但是你必須得相信,不是嗎?而且你真的全心全意地相信,因爲救恩是出於信心。」千萬不要這樣做。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即使是這段經文也告訴了我們一些事:「水便分開,海就成了乾地,以色列人下海中走乾地,水在他們的左右作了牆垣。(出埃及記14:21-22)。所有的以色列人都越過了,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都是以同樣信心越過的:

  • 有些人走過時驚歎於兩邊的水牆:「哇!看啊!神在我們這邊!嫉妒吧,埃及人!主在爲我們而戰。「
  • 其他人可能是這樣走過的:「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然而他們都越過了。每一個個體的以色列人都有著不同質量的信心,但他們都平等地得救了。他們平等地被救拔出來。爲什麼?因爲你不是因爲你的信心的質量而得救的,而是因爲你的信心的對象而得救的:就是救贖主,爲你而戰的神。關於這段經文的一切都在說:「恩典,恩典,恩典,恩典。越過是靠著恩典。」

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這樣傳講摩西的話,只管站住……耶和華必爲你們爭戰,你們只管靜默,不要作聲(出埃及記14:13-14)。當你試圖在神的救恩上添加什麼時,你反而減損了救恩。如果你試圖認爲自己配得神的救恩,那你根本就不信神;你只是相信自己,即使你只是想做一點點。司布真曾這樣說:

我敢說你會認爲「只管站住」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這是一個基督徒戰士需要多年的教導才能學到的姿勢之一。我發現行軍和快速行軍對於神的戰士來說比站著不動要容易得多。也許,這是我們在人類軍隊演習中學到的第一件事,但這是我們從救恩的元帥身上最難學的東西之一。使徒似乎在暗示這種困難,當他說:「站起來吧,做完這一切後,繼續站立。」在苦難中仍能安心站立,這表現出一種老練的精神,豐富的經驗,以及更多的恩典。

如果你是基督徒,你已經越過了。神已經處理了罪和死亡,而你所有的其他問題相比較而言不過只是跳蚤的叮咬。你是怎麼處理你被跳蚤叮咬的,就是不要把它們視爲什麼大問題。看看神已經爲你做了什麼。


編注:

本文摘自《聖經中關於我的見證:耶穌和舊約中的福音》(The Scriptures Testify about Me: Jesus and the Gospel in the Old Testament, Crossway,2013),由卡森編纂。

譯:姚曉洪;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Get Out! Tim Keller on the Exodus Story

Timothy Keller(提姆·凱勒)是救贖主長老教會(位於紐約曼哈頓市)的創建者和曾經的主任牧師(已退休)、福音聯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聯合創始人暨副主席。凱勒牧師著述頗豐。如欲獲取他的更多資源,可瀏覽Gospel in Life網站,或在推特上關注他。
標籤
福音
罪性
舊約
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