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賽場
2021-06-08
| Joel R. Beeke

基督徒生活好像一場賽跑。透過福音,神呼召我們擺上持續、堅持不懈的努力。祂藉著恩典賜祂兒女力量,透過基督賦予自由和不配的福分。但是神沒有馬上把他們帶去天堂、放在舒適的花壇上。信仰是種活潑、活躍的恩典,神的憐憫刺激著他們,激勵他們勇往直前、克服巨大的障礙。

基督在我們前面開闢了道路,如今祂呼召我們跟隨祂直到末了(來12:1-2),仰望耶穌――這就是我們堅持到底的方式,在祂裡面有我們需要的一切。

但從現實的角度來講,基督徒並不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耶穌前進。有時他們會偏離窄路,迷失方向;有時他們會跌倒、傷到自己。他們可能會受到試探,這試探要他們放棄全心全意跟隨耶穌,並且對周圍的世界一點一點地作出讓步。

對迷惘、受傷的跑者,我要說的是:神可以幫助你,你能跑完全程――並且能夠好好跑完。

老問題

什麼是退後(backsliding)?退後就是認信的基督徒生命中有段時間,他的罪愈來愈強大,他愈來愈不願意順服神。並非所有的罪都是退後,基督徒的一生就是一種不停犯罪、不斷悔改的循環,全是在耶穌贖罪寶血的遮蓋下進行的。但有時悔改的循環會暫時中斷,這就是退後。退後可能會導致徹底的背道或離棄基督,這就表明這個人並沒有得救。但因著神的恩典,就屬靈上的意義而言,並非所有的退後都致命,我們的醫生能醫治跌倒的跑者。

醫治要從診斷開始。最危險的傷害是你沒有意識到退後有多嚴重。許多基督徒就像那些明知道自己身體出了問題,卻拒絕去看醫生的人,直到有朋友強迫他們去――或直到狀況變得很糟,沒有其他選擇的時候。不幸的是,逃避診斷可能會致命。感染變成壞死,癌症會轉移和擴散。早期診斷可以救你的命。

退後不需要涉及任何大罪、可恥的罪,退後往往始於禱告冷淡、對神的話語不感興趣。我們可能會指責傳道人,但其實我們的內心正有壞事發生。裡面的腐敗開始發展,就像一顆發臭的土豆把腐爛傳給袋子裡其他的土豆一樣。很快地我們的態度開始發臭,假冒僞善和驕傲在我們心中浮現。我們變得不耐煩、不知足,很容易對人動怒。雖然我們自稱基督徒,但我們發現自己深受世界吸引。

如此的退後結出了多麼苦澀的果實啊!儘管我們呼求主的名,我們也會使祂蒙羞受辱。如果你真的是神的兒女,天父就會把祂管教的手放在你身上,直到你悔改爲止。你的生命變得跟香菸一樣,使你家裡、教會裡的空氣污濁、充滿毒素。其他人跟著你走下坡離開主――你的朋友、你的孩子,不信的人以你爲藉口,與教會保持距離。哎,退後的後果多麼邪惡啊!

但退後者仍有盼望,神特別在何西阿書14章描述了祂給退後者的恩典。神是如此地奇妙!儘管我們的退後羞辱了祂、使祂蒙羞、讓祂傷心,還把祂的愛推開,祂卻仍舊呼喚我們回到祂身邊。這需要悔改:認識到我們抵擋神的罪有多惡劣,下定決心離開罪轉向主,遵行祂的誡命。這要求我們放棄對自己、對其他不過是人的依賴,恢復我們唯獨對基督的信靠。這樣的信靠並非利用基督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是在基督裡得享安息、勝過一切所求所想。

恩典的管道

爲了幫助我們恢復信心、認罪悔改,神賜給我們恩典的管道。神賜下「聖道」讓我們默想,賜下「禱告」讓我們宣告祂的應許,賜下「共同敬拜」讓我們與神和祂的百姓見面。神也使用「苦難」和「人的責任」來幫助我們成長,呼召我們以順服來回應。如果你真的想回到基督徒的賽場上,你必須使用這些「管道」。這些不是我們拯救自己的方法,當你憑信心抓住這些管道時,你會發現基督抓住了你。

我們的屬靈醫生有醫治百姓創傷的特效藥,讓他們回到跑道上完賽。這些藥不是別的,就是祂在十字架上買來、在復活中領受的恩典。基督確實是我們今日屬靈生活需要的一切,榮耀中的永恆生命。祂更新我們稱義、成聖和得收納爲兒女的經歷,祂使我們的靈魂甦醒、使我們再次多結果子。祂的恩典既完全又足夠。


譯:楊忠道;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Getting Back into the Race

Joel R. Beeke(周畢克)在清教徒改革宗神學院擔任院長和系統神學、講道學的教授,也是密西根州大急流城聖傳歸正教會(Heritage Reformed Congregation of Grand Rapids)的牧師。他是超過100本書的作者或合著者、另外100冊書的編者,目前正與保羅史莫利努力完成《改革宗系統神學》(四冊;十架路出版社)。
標籤
恩典
賽跑
退後
恩典的管道
苦果
醫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