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愛犬死去時,神在哪裡?
2020-09-29
| Robert W. Yarbrough

我們家的白色德國牧羊犬名叫大狼,它兩個月前被診斷出患有腫瘤。

儘管它才9歲,行動卻越來越困難。我們注意到它目光中與日俱增的痛苦,以及曾經精力充沛的步伐變得越來越緩慢。

它得的是一種脾臟和肝臟部位的惡性腫瘤,這腫瘤會逐漸增大並最終破裂。有誰會想親眼目睹自己的愛犬在痛苦中整夜掙扎?更何況這掙扎是日日夜夜的?

因此,我們做了一個決定。一名獸醫會在2小時內達到我們的村莊,而我已經在樹林與院子交界處的岩石和泥土中挖了一個墳墓。

我用鎬頭、鏟子、鐵鍬和撬棍,花了兩個小時汗流浹背地挖掘。大狼則躺在旁邊看著,疑惑地接受這一幕,當我造完他的安息之地時,它正艱難地喘著氣。

一位朋友幫我做了塊墓碑,上邊用德國哥特字體刻著「大狼」。我則立了一根結實的角柱來掛墓碑。

顧惜的神

神認識我們的寵物嗎?祂在乎它們嗎?

也許你還記得《約拿書》的結局,「何況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右手的就有十二萬多人,還有許多牲畜,我豈能不愛惜呢」 (拿4:11)神不僅愛惜那十二萬人,神也愛惜他們的牲畜。

耶穌論到我們那些長羽毛的朋友時,如此說:「你們看一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在倉裡存糧,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它們。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太6:26)神就是愛(約壹4:8,16),當然也對當今世上的18000多種鳥類有情感。神餵養它們這一事實,以及它們奇妙的美麗與複雜性、多樣性和實用性,都向我們訴說著鳥類在神眼中的價值。

聖經也教導了這一點,義人顧惜他牲畜的命;惡人的憐憫也是殘忍。(箴12:10),殘忍地對待動物不是敬虔人該做的事。詩篇145章告訴我們,上帝的公義和祂對「一切有生命」的仁慈是相通的(15-17節):

萬有的眼目都仰望你, 
你按時給他們食物。 
你張手,
使一切有生命的都隨願飽足。
耶和華一切所行的,無不公義,
一切所做的,都有慈愛。

千百年來,寵物一直都是神子民生活的一部分。正如一位聰明的婦人對耶穌說:主啊,桌子底下的小狗也吃小孩子的碎屑呀!(可7:28,和修)。又比如勤奮的牧羊人,他留下99只羊,找到了迷失的那1只,耶穌如此描述,他爲這一隻羊歡喜,比爲那沒有迷路的九十九隻歡喜還大呢」(太18:13)。

甚至連上帝的先知拿單也把對寵物的愛當作值得尊重的品質,「窮人除了所買來養活的一隻小母羊之外,一無所有。小羊在他家裡和他兒女一同長大,吃他所吃的,喝他所喝的,睡在他懷中,在他看來如同女兒一樣。」(撒下12:3)。拿單顯然希望從平民到國王的每個人都能理解我們對動物的情感。

可以肯定的是,寵物對上帝來說不像人那麼重要,基督並沒有爲了讓四條腿的生物可以悔改得救而死。上帝賜予造物中的人類(而非動物)榮耀冠冕(參詩8)。然而,因爲神創造了動物,所以神顧惜它們。因爲神關心祂的子民,所以對神子民有深刻意義的事,對上帝也有深刻意義。

所以,是的,當你的狗(或貓、或馬、其他親愛的寵物)走到生命盡頭時,上帝會在意;當你悲傷的時候,祂會在意你。

希望之光

大狼是一隻90斤重的野獸(名副其實),在將近十年的時間裡,它一直爲我驅趕附近一個異國農場的各種入侵生物。多年來,大狼不顧自己的安危,卻對我們的安危抱有無限熱忱,它對付過公牛、一頭巨大而充滿敵意的駝馬、長角牛和一群狂奔的馬,甚至還有兩頭駱駝。

在大狼帶有主場光環的盛怒下,即使對方撲騰著蹄子或咬牙切齒也不得不讓步。它無數次挽救了我們辛辛苦苦種下的花草灌木。當我出國旅行時,我的妻子仍感到安全,因爲大狼的存在,她始終知道自己並不孤單。這條狗從幼年到臨終前,都在盡職盡責地保護並忠於我們。

這些年來,尊貴而靈敏的寵物鼓舞了我們的情緒和士氣,這些貢獻絕對非同小可。心愛的狗可以陪伴我們一起走過那些曾遭遇過的爭戰,它們以身作則,提醒我們那句熟悉得讓人難以忘懷的格言,「要與喜樂的人一同喜樂,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 (羅12:15)。優秀的狗能感受到你的內心,並聽你分享一些有的沒的。當憂傷襲來,你可能會避開人,卻會擁抱你的狗。

失去寵物的悲傷會以驚人的力量打擊我們,但那悲傷其實可以幫助我們瞭解神的厚賜。在神的護理中,祂賜下一些我們稱之爲家養動物的存在。這些動物代表了上帝普遍恩典的手段,並且賜予那些善待動物並進入它們所帶來的這段關係之人。但它們的壽命通常比我們的壽命短得多。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伯1:21)。我們不必達到約伯的損失程度,也能體會那種切膚之痛。

所以我們四處尋找安慰。多年來,我學會回想耶穌所說的:「我就常與你們同在」(太28:20)。我在這句話中找到了盼望,因爲我如今格外地意識到,我和妻子可以運用一些屬天的幫助。我們希望在面對這一刻時不要過度絕望(畢竟我們談論的是一條狗),並感謝上帝曾賜予我們大狼這個禮物。

至於那個經典的問題,即狗(或其他動物)是否會上天堂,聖經沒有說,我也不知道。但當我挖好墳地時,我想起了基督的話,「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

所以當我爲大狼下葬時,會把它的臉朝向東邊,以防萬一,這樣它到時也能看到那閃電。


譯:許志斌,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ere Is God When Your Dog Dies? 

Robert W. Yarbrough(羅伯特·亞伯勒)是位於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的聖約神學院(Covenant Theological Seminary)新約教授。同時他也活躍於其他大洲,在那裡宣揚福音。
標籤
死亡
動物
普遍恩典
顧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