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事工
多方向防禦的領袖面對的巨大試探
2020-12-12
—— Trevin Wax

在前面的文章中裡,我們研究了「單方向防禦」的危險和普遍性——就是當一個領導者熟練地抵擋從某一方向出現的危險,卻可能會忽視或忽略來自其他方面的危險。請參閱這裡這裡這裡這裡。) 

當受到害怕走上錯誤方向和失去領導地位的恐懼驅使時,我們很容易陷入不平衡的,單向防禦的領導模式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們詳細地研究了這些恐懼。當危機來自你和你的追隨者過往習慣的相反方向時,在你發出那些不受歡迎的警告同時,你也要預計自己會因對一些你先前警告過的危險寬鬆而遭受指責。人們質疑你的合理性,因爲你看來似乎有一點兒相信敵對「陣營」所關注的東西。   

非黑即白的部落主義

之所以有這麼多人對來自不同方面的危險警告沒有耐心,是因爲在我們社會中大部分人陷入了一場 「非黑即白」 的鬥爭觀。我們會懷疑自己「部落」以外的人的關注點是否有道理。有些人不是因尋求共同的目標,而是因同樣地鄙視他們的對手而更加團結。舉例說,在政見的兩端,許多民主黨和共和黨人發現,比起政治上的特殊綱領,對另一方共同的鄙視更能讓他們團結  。    

在福音派圈子裡,我們許多網絡上的爭吵似乎都是由類似的情緒驅動。在福音主義的圈子內,對另一方 「陣營」 的人提出懷疑或中傷是可被接受的,但是一個陣營的領袖如果敢於這樣說另一個陣營:「我認爲他們的觀點很對,我們應該考量這個批評。」 這樣的承認就是背叛了己方的根本,讓對手有機可乘!  

難怪我們更喜歡單向防禦的領導方式。因爲這樣更容易、更簡單。要麼全對,要麼全錯;非黑,即白。你說服自己忠於對抗面前看到的危險,卻絲毫沒擔心你正後退到你身後的危險中。   

多方向防禦的領袖會受傷 

當一個牧羊人很仔細地審視田野四周,發現野狼正從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侵襲群羊時,會發生什麼事? 

如果領導人意識到單向防禦的危險,拒絕被恐懼俘虜,決定踏出一步,發出多個方向有危險的警告,又會發生什麼事? 

通常情況下,轉爲多方向防禦的領袖,會被看成「出格」,會招致其他領袖或部分追隨者的憤怒。因爲我們生活在一個極端化的時代,多方向的警告,可能會令別人質疑你的神學方向和整體的合理性。    

  • 這種多方向的警告是否預示著這位牧者的神學開始滑坡? 
  • 這位領袖現在是否對神學脫離常軌持開放態度? 
  • 領袖是否忽視了他一直都在警告的危險?  

就這樣,多方向領袖發出的警告——並沒因其原意是保護羊群免受多方面的危險而受到讚賞——反而積累起來,成了牧羊人 「走迷」 的證據 。  

受傷領袖面對的試探

諷刺地,這類型攻擊路線,一開始時可能是完全錯誤的, 最終卻導致自我實現。這些批評,實際上可能令多方向防禦的領袖比之前更容易迷失。以下是這樣一個情景。:

當身中那些曾經與你友好的人射來的箭時,你深深地受到傷害。因爲「出格」而帶來的痛苦,讓你傾斜向那些曾經在類似情況下,經歷類似傷害的人。然而,你以同情那些屬於其他神學或政治 「陣營」的人,替代接受那些和你一樣感受過反對和背叛刺痛,卻仍和你有著相同信念的人的輔導。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受傷的牧羊人往往互相激起彼此最糟糕的衝動。自憐——一種微妙的驕傲形式 ——往下扎根。在友誼建立在同情經驗,而不是在堅守真理的背景下,你的傷口得到了護理(而不是癒合)。   

在眼淚而不是在真理中合一

這裡是多方向防禦領袖的巨大危機:同情蓋過了信念。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你在傷害和痛苦中感到同志情誼的人,可能就是那些會令你回到單向防禦領導模式的人。只是現在你警告的方向,與幾年前的正好相反。你在神學上的老對手,成爲你新的感情盟友。舉例說,那些以往曾警告神學左傾的堅定保守派,現在只敲響了關乎右翼問題的警鐘。由於驚覺從你忽略了的一方來的危險,你向那新的方向發出警告,卻停止處理你過去經常(正確地)警告過的危險。   

隨著時間推移,你有了一群新的追隨者,他們被你新的單向防禦領導所激勵。最終,推動單向防禦的恐懼,現在以反方向運行,讓你放棄了以往持守的信念。

神學上的妥協通常不是從信念改變開始。它不是以放棄聖經的權威開始,也不是從對聖經文本有新的詮釋開始。它往往是從與新盟友團結一致的感覺開始。我們的信念不僅僅是在腦海裡形成,也是在社群裡形成。多方向防禦的領袖面臨的危險,就是當我們靈裡受到傷害時,會放棄讓我們問責的社群,轉向那些向我們發出歡呼聲,並同時讓我們在信念上妥協的新群體。   

耶穌在部落之上 

在爲這個系列作結時,容許我重申,我們非常需要能從單向防禦轉變爲多向防禦的領袖。我們需要聰明和親切的,目光能超越俘虜了我們的政治和神學部落主義的牧羊人。但是,在我們追求多方向防禦領導的同時,我們必須持續地意識到,有關代價是失去在那些我們渴望得到尊重的人群心目中的地位。我們同時也要小心那些因對抗舊朋友而結交的新盟友的誘惑。  

多方向防禦的領導讓耶穌高於部落。我們對神的敬畏和對耶穌的愛,必須勝過對失去地位或出格的恐懼。我們對聖經託付的服從性,必須強烈到願意公然反抗任何會削弱大使命或十誡的人爲分類。必須永遠擺在面前的,是承認我們都犯了罪和極度地需要耶穌。不然,驕傲這可怕的敵人,會奪走我們靈性的效用。教導人們的呼召,必須先於保護自我影響力的願望。我們跟隨耶穌,比起別人跟隨我們更加重要。 

最重要的,是我們對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和被高舉了的信心,必須促成一種以十字架爲中心的領導方式,以致我們能因認識耶穌和服事他的子民這永恆的財富,放棄在地上所擁有的地位。 


譯:Casper;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作者博客:The Great Temptation for the Multi-Directional Leader

Trevin Wax(特雷文·瓦克斯)是基督徒資源機構「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oject)叢書的主編,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標籤
懼怕
試探
領袖
多方向
防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