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謂的「幸福」其實在出賣你
2019-11-22
| Greg Morse

「奶奶,你的眼睛好大啊!」她說。

那個大野狼與那第三隻小豬交手過後,氣餒之下發展出新的伎倆:只靠蠻力去戰勝獵物已經行不通了,需要用詭詐來代替咆哮。

我們的敵人也是如此,牠陰謀策劃,所以我們目前的處境比較像小紅帽,而不是那三隻小豬。

在許多受逼迫的地區,牠仍然藉著惡人的咆哮拆毀教會、又大口吞吃靈魂,祂以死亡威脅那些想跟隨主道的,想藉此恐嚇人們離棄永生。

對付在西方的大多數基督徒,牠則以狡猾的方式。當我們被娛樂節目麻痹到分辨不出奶奶有副大狼牙時,牠就用安逸、成功、輕鬆把我們騙進森林中的小木屋,引誘我們陷入舒適的陷阱。

喜樂,你的牙好大啊!

簡單的說,撒但常讓我們把屬世的與屬靈的滿足混爲一談。我們因爲所得到的東西滿心歡喜——工作、關係、成就——同時又經常錯誤的認爲:我們的喜樂理所當然是來自神。

常聽到這類說法:「我與神共度的時光雖然短暫,卻很甜美!」、「最近我對神的同在有全新的感受,好喜樂哦!」無論是根據我聽過或者自己說過的經驗,說這些話只因爲我們剛領受到這樣的祝福:獲得升遷、或是與前任重修舊好。

大野狼被問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就原形畢露了,例如:「你近來與神的相交甜蜜嗎?你是否越來越被他的話吸引呢?你固定屈膝禱告嗎?你是否以好行爲、愛鄰舍取代了神所不喜悅、自己的私慾呢?你的好時光是否有這些標記?不錯,你的荷包滿滿、家有嬌妻、工作無慮,然而,哪個是來自耶穌基督的呢?

的確,一切的好處都來自神(雅1:17),也都是爲了讓我們享受,然而如果我們從以色列的歷史學到教訓的話,有形的祝福大大有別於屬靈的祝福,迦南地的豐盛必然導致鬆懈的靈命、背道,終至流亡。

要察覺虛僞的快樂

甚至路易斯也被此困惑,在他的《卿卿如晤》一書中寫到,他在順境的時候明顯感受到神何等親近,但在痛苦當中不見神的蹤跡時,他的反應也是讓人震驚的。

「與此同時,神在哪裡?這是最令人不安的併發症之一。當你很快樂,快樂到覺得根本不需要神,快樂到認爲神對你的要求是多此一舉,這時,你若反省自己,回轉向祂,獻上感恩和讚美,祂會伸開雙臂歡迎你——或說,你覺得祂會如此接納你。但是,當你迫切需要祂,而所有其他的救助都山窮水盡、無濟於事時,你會發現什麼呢?一扇當著你的面砰然關閉的門,從裡頭還傳出上門栓——雙重門栓——的聲音。接著,是靜寂……爲何,當我們一帆風順時,祂儼然存在,指揮若定?可是,當我們四面楚歌時,祂反而杳然無蹤,愛莫能助?」(5-6頁,筆者按)

在我們最興旺的時候我們常像路易斯一樣陷入一種「大野狼」的快樂,忘記神的恩賜是爲了要我們更與他合一、更進一步順服,帶來的反而是那種「不需要他的感覺」。的確,這膚淺的快樂使得神對我們的要求成了干擾,說:「走開,爸爸,你沒看見我正在玩嗎?」

難怪他在受苦時覺得神杳然無蹤。當試煉把我們沉睡的靈魂震醒時,我們發現我們躲在洞裡玩自己的小寶貝,不肯到神面前,我們誤以爲禮物越多就越代表神的同在,這顯示我們心中相信的其實是成功神學的福音而不自知。

我們渴望真實的喜樂嗎?

親愛的,我們豈能領受主來的祝福,而以忘恩回報呢?我們豈能看見他藉差派兒子所彰顯的愛,卻置之不理呢?神將我們的名字刻在他的手掌心,我們豈該忘記他的名呢?還有什麼比我們這蒙愛的子民把屬天的配偶鎖在感情的角落更不公義的事呢?

請捫心自問:我對耶穌的愛如同東昇的旭日還是將殘的夕陽?我要更多的主?還是要被其他的快樂充滿?

親愛的,不要用神的東西取代與神相交;要享受神的恩賜,但是不要拿他來交換。基督自己是我們的生命(西3:4),永遠的福樂是在神面前,不在他的東西(詩16:11)。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渴慕神」事工網站:Happiness Can Betray You

Greg Morse(格雷格·摩爾斯)是 DesiringGod.org 的內容策劃師,畢業於伯利恆學院,神學院。 他和他的妻子Abigail 住在聖保羅。
標籤
喜樂
渴慕神
撒但
快樂
分辨
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