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臨到教會時,該如何伸出援手
2019-01-31
| Marissa Henley

2010年10月25日,三一恩典教會確診患了癌症。

沒錯,收到醫生來電通知,並且不斷在互聯網尋找資訊,瞭解這種罕見癌症的人是我。但隨著消息在我們小小的教會中流傳,我的弟兄姊妹便與我丈夫、孩子和我攜手,他們背負我們的重擔,與我們一同哭泣,好像整個教會都得了癌症。

癌症不只是主給我的功課,要我在苦難中歸榮耀給祂。祂還同時把這份困難的功課發給我的群體。

當我們其中一位教會成員面對癌症時,我們便有個獨特的機會,藉著一起同工解決她的情感、身體和屬靈需要,來彰顯基督的愛。牧者、執事、朋友與相識的人在當中都有角色。

如果我們明白患癌的滋味,理解會眾中的癌症病人有什麼需要,就能作更好的預備,付出愛和支持,與他們同行。

1. 運用同理心,關注情感需要

我最初得知診斷結果時,對醫生說:「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我還有一年、五年還是什麼?」他的回應也不令人感到舒服:「我們也還不知道。」

確診癌症會帶來一連串艱深的問題。是什麼樣的癌症?治療會有效嗎?而如果無效的話,我們之後該做什麼?復發的機會有多少?在不少情況中,這些問題都沒有肯定的答案。

在患癌朋友受不確定困擾的時候,我們可以從進入苦難和聆聽開始。之後,我們可以溫柔地告訴她,她在基督裡有不變和肯定的盼望。在未知的事令她感到不堪的時候,可以鼓勵她抓住知道的事,就是神話語中那恆久不變和無窮無盡的應許。

我們也能讓癌症病人知道他們沒有被遺忘,藉此向他們表達關愛。在我接受治療的時候,我很少可以參加集體的崇拜。疲勞使我無法參與大部分社交活動,而我們一家也放棄了平常的活動。我們開啓了「生存模式」。

但我的群體向我展示了「分久」不一定「情疏」,他們不斷前來探望,發訊息和寄上慰問卡片。這些努力提醒我,雖然在治療的大部分時間中,我在肉體上要獨自面對,但我並不是孤獨的,有愛在重重的圍繞著我。

2. 動員群體,應付身體需要

癌症病人在肉體上和後勤上的需要差異很大,從手術後的幾頓飯,到之後數以月計,甚至年計的飲食、交通、照顧孩子、家務、打理花園和經濟支援。情感需要固然要由親密的朋友滿足,但這些肉體上的需要正爲一些較疏遠的人提供機會,讓他們也可以與病人一家同行。

如果病人因診斷結果而感到崩潰,即使有人伸出援手,她也難以安排。教會可以把這個擔子從病人和家屬身上挪去。一個有行政恩賜的人可以與家屬討論,瞭解他們的需要和可用的資源。請家庭把所有幫助的安排都交由這個人統籌,由他按幫助者許可的時間配對各種需要。

朋友能服事的其中一個好方法就是送上食物。一連八個多月,我們一家每星期都會收到三頓飯食。總共差不多100頓飯呢!我們教會中負責統籌飯食的人制定了一個輪值表,由教會成員、朋友和鄰居組成。這個擴大了的支援網絡減輕了我們教會年輕會眾的負擔,讓更多人有機會服事。

3. 按真理提供鼓勵,滿足屬靈需要

隨著確診癌症,我的屬靈生命也起了極大的變化。我從沒有如此肯定相信神的屬性,也從沒有如此逼切需要人時刻提醒我這個真理。在我不確定自己能否抵受痛苦的時候,主用基督的身體支撐了我。

每次我收到一段簡單的訊息,告訴我「你不必回覆,但我想讓你知道,我在爲你禱告」,我都深受鼓勵和堅固。當我的頭腦被化療弄得迷糊,在讀聖經的時候很難集中。那些時候,我很喜歡有朋友傳來一些金句、聖詩的歌詞和詩歌的視頻,提醒我神與我同在。

另外,你患癌的朋友也許會從他人口中聽到一些關於苦難的誤導信息,你要小心那些信息。可能有人告訴她,她患病是因爲她在生命中還有些罪沒有承認,她需要靠不動搖的信,或者是一些類似而不合乎聖經的情感,去「求醫治」。藉著認識神話語的真理,以及幫助她建立合乎聖經的受苦觀,你的教會可以爲她提供支援。

各位朋友,這不是容易的。我們會犯錯,面對唐突的情況。看著朋友受苦,也許我們還會感到沮喪或無助。

但我們的心和教會群體會越來越堅定。正如羅馬書5章所說,因爲患難生忍耐、老練和對神的愛的盼望。那位擦乾我們眼中每滴眼淚的,看見了我們朋友的傷痛和需要。

在我們與他人一起進入受苦的時候,我們可以倚靠我們救主的信實,他是憂患之子,也是完美的朋友。


譯:V. Wong;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to Help When Cancer Strikes Your Church

Marissa Henley(瑪莉莎·漢莉)是「在癌症中關愛你的朋友」(Loving Your Friend through Cancer)機構的作者之一,喜歡寫和講論受苦以及神的屬性。她與丈夫、三個孩子及一隻不聽話的狗住在阿肯色州。
標籤
健康教會
關係
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