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可能帶來傷害》:一本書改變了人們關愛窮人的方式
2021-01-18
| Megan Folwer

當羅尼·加西亞牧師(Ronnie Garcia)去年秋天對自己所居住的社區進行調查時,發現了關於波多黎各聖胡安(San Juan, Puerto Rico)的兩個現實。

首先,瑪利亞颶風(Hurricane Maria)給當地帶來的毀滅性破壞需要多年才能恢復。其次,這一恢復工作需要教會的參與。

瑪利亞颶風是多米尼加和波多黎各有史以來遭遇的最嚴重的一次自然災害。五級颶風摧毀了島上的整個電網,把340萬居民留在黑暗之中,沒有任何救濟可以減輕熱帶高溫和潮溼的影響。洪水淹沒了整個地區,摧毀了當地80%的農業。許多居民沒有自來水。

加西亞牧師沒有接受過任何災難應對方面的訓練。因爲沒有什麼選擇,他索性打開神學院畢業後讀過的一本書:《幫助可能帶來傷害:如何在不傷害窮人和自己的情況下減少貧困》(When Helping Hurts: How to Alleviate Poverty Without Hurting the Poor and Yourself

這本書的作者是聖約大學社區發展教授布萊恩·菲克特(Brian Fikkert)和史蒂夫·科貝特 (Steve Corbett),出版於九年之前,現在已經成爲福音派開展幫助窮人的短期事工和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的必讀書目。

「我們教會要求所有想要參與幫助窮人事工的人都要讀這本書。」大衛·普拉特(David Platt )在本書2012版前言中寫到,「就以切實可行的方式服事窮人這個話題,沒有其他書比這本寫得更好的了。」

「多好的一本書啊!」頂峯教會(The Summit Church)主任牧師葛瑞爾( J. D. Greear)在博客中寫到,「我已經將這本書列爲頂峯教會牧師必讀書目之一,因爲它是指引我們服事社區的『聖經』。」

凱文·德揚牧師(Kevin DeYoung),也是福音聯盟的董事會成員之一,把它稱爲「我讀過的在服事窮人這個話題上最好的書」,並且寫到「每個關心窮人的牧師,執事,宣教委員會成員,有意參與短宣的基督徒,每一個火熱事奉『弟兄中最小的』的基督徒都應該閱讀這本書。」

儘管有這些推薦,但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這本書。右派批評家們認爲它過於世俗(沒有足夠的神學支持),然而左派批評家們又指責它沒有充分探討社會公正的問題(比如沒有涉及通過政治途徑改變權力結構)。有些事工因爲採用本書的方法而失去奉獻支持,也有一些事工在想要推行這本書主張的方法時遭到了短宣團隊的拒絕,後者更想用自己的方式。

但總體來說,《幫助可能帶來傷害》已經得到了廣泛接受,該書銷量超過40萬,在亞馬遜上評分是4.6(總分是5)。在「讀好書」網站(Goodreads)上的評分是4.2(總分是5)。 這本書後來還衍生出三本出版物、一個DVD和數百個課程和研討會。 菲克特(Fikkert)大大幫助了查爾姆斯中心(Chalmers Center)的發展。這個中心起初是由他創建,現在已經從聖約大學經濟和社區發展系的一個部門發展到成爲獨立機構。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本書持續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以至於菲克特和科貝特不得不爲後續的行動花費了數千小時。他們不得不爲了擺脫某些話題而寫其他文章,希望人們可以將重點放在正確的地方。

每個人都想參加的課程 

《幫助可能帶來傷害》開始成爲非常受歡迎的經濟學課程。

1999年,菲克特幫助建立查爾姆斯中心,用以訓練教會使用諸如微金融之類的經濟發展策略。他以19世紀蘇格蘭牧師托馬斯·查爾姆斯(Thomas Chalmers)的名字爲該中心命名。查爾姆斯牧師一直相信,地方教會在服侍窮人方面應該更加活躍。查爾姆斯中心屬於聖約大學經濟與社區發展系,位於喬治亞州瞭望山(Lookout Mountain, Georgia)。

截至2008年,菲克特和科貝特需要想辦法應對那些不夠堅定的學生——他們大部分是在服事的成年人,通過查爾姆斯中心學習在線課程。「社區發展的重要原則」這一入門課程非常受歡迎,但是參加這個課程的人,只有一小部分繼續學習「微型金融」這門後續課程。

當被問及原因時,學生們承認從來沒有考慮過要學習第二門課程,他們只是想學習一些重要原則,可以用於他們正在做的工作或事工。有的學生在農業發展領域工作,有的在飲用水單位工作,還有的在廉價住房單位工作。其他的學生想參與到教會直接幫助窮人的事工中。

「我們正在培訓的這些學生對微金融不感興趣,」菲克特如此說。所以他和科貝特將這些概念融合到入門課程,同他們在聖約學校使用的教學資料一起,最後變成一本書。這本書可以幫助查爾姆斯中心的老師在課堂上直接教導微金融等類的概念。

《幫助可能帶來傷害》首次在2009年出版的時候,作者期待有幾千讀者可以從中獲益。然而這本書的銷售穩定增長,截至2014年,它的銷售量已經達到30萬冊。2017年的時候,這本書兩個版本的銷售量總計43萬冊。

「我們非常驚訝地看到這本書飛快暢銷,」菲克特說,「它幾乎是立刻被搶購一空,並且持續佔據暢銷排行榜,遠超出我們的想像。」

講座邀請接踵而來,如何以新的方式向不同教會教授這門課程也成爲剛需。

美國規模比較大的教會領袖都閱讀了《幫助可能帶來傷害》,包括加州馬鞍峯教會(Saddleback Church),俄亥俄州的避風港教會(Fairhaven Church)和芝加哥北部的柳溪教會(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馬鞍峯教會和避風港教會隨後改革了他們的社會服務部門,柳溪教會在每次短宣之前,要求所有參與的人都一起學習姊妹篇《短宣中沒有傷害的幫助》(Helping Without Hurting in Short-Term Missions ,2014)。頂峯教會是一家比美南浸信會整個宗派差派宣教士還要多的教會,教會要求所有全職同工都閱讀這本書。達拉斯的水印社區教會(Watermark Community Chuch)將其用於國際門徒訓練,也依賴它服侍國內窮人,並依靠其原則評估合作伙伴。

由於《幫助可能帶來傷害》帶來的大量工作,查爾姆斯中心在2010年正式成爲獨立運營的非盈利機構。(儘管聖約大學仍是合作機構,聖約大學經濟和社區發展系的教授都在查爾姆斯兼職,而聖約大學的校長和副校長則負責查麥士董事會的學術事務)。

爲了更多滿足《幫助可能帶來傷害》的教學需求,科貝特和菲克特相繼出版了三個姊妹篇:《小組學習指引》(When Helping Hurts: The Small Group Experience)、《短宣中沒有傷害的幫助》和《如何在教會憐憫事工中開展沒有傷害的幫助》(Helping Without Hurting in Church Benevolence, 2015)。 俄克拉荷馬城的生命教會 (Life Church)專門爲此錄製了視頻課程《沒有傷害的幫助研討會》(Helping Without Hurting Seminar DVD)。

這本書已經得到了廣泛閱讀,產生很大的影響力,「很多機構告訴我,他們在宣教工場服事的員工可以通過短宣隊的所作所爲來判斷他們是否讀過這本書,」 希望國際(Hope International)機構總幹事兼執行長彼得·格里爾 (Peter Greer)在接受《今日基督教》採訪時這樣說。

事工的新異象 

當黛布拉·波特(Debra Potter)2012年在亞特蘭大教會 (Atlanta church)聽菲克特講座的時候,她明白了看待窮困問題的新觀點。作爲「邊界教會」(Perimeter Church)社區服務負責人,波特不能明白爲什麼6000人的教會在扶助窮困方面如此的無力。

菲克特對於貧窮本質的教導讓波特更好地參與到服侍窮人的事工當中。第二天她就作了一個事工表格,列出了教會在幫助社區發展的工作中所有合作伙伴。她把這些機構分爲三類:救濟、安置和發展。

科貝特和菲克特在描述如何幫助窮人時使用的語言是:在危機中的短期救濟,危機後的恢復安置,幫助那些長期處在貧困中的人尋找自我扶持並且挑戰所處系統中攔阻人們實現這幾個目標的阻礙。

「北美教會目前經常犯的錯誤是,認爲將救濟物資用於安置或發展就是足夠的干預,」菲克特和科貝特寫道。

波特開始約見這十五個機構的負責人。

波特說,「我告訴他們說,『既然我們都想要改變人們的生活,那麼如果我們做更多貧困相關工作而不是單單救濟貧困的工作,那麼結果會怎樣呢?』」。

因爲貧困的根源在於破碎的關係。

「貧困是許多關係不能正常發揮作用的結果,比如不公平的關係,對生命沒有益處的關係,不和諧愉快的關係,」科貝特和菲克特寫到,引用富勒神學院改變與發展中心教授布萊恩特·邁爾斯(Bryant Myers)的話,「貧窮就是在所有的層面上都缺少平安(shalom)」

兩位作者還指出,西方人經常認爲貧窮是缺少必要的物資,忽略貧窮背後的問題。貧窮,是由罪引起的,破壞了重要關係:人與神,人與受造物,人與人,人與自己。然而每個人都經歷關係上的貧窮,對於其中一些人來講,這種關係上的貧窮是致命的,直接導致了物質生活的貧窮。

「單單努力減少物質貧困,卻沒有真正碰觸背後破碎的關係,不僅最終會失敗,並且還容易讓基督徒認爲物質貧窮的主要原因是人的懶惰,」菲克特和科貝特寫道。

波特很快就說服了合作伙伴接受這個觀點。有七個機構原本沒有關係救助方面的事工,現在都同意增加這一部分。

菲克特和科貝特經常聽到這樣的消息。

「當看到神如此使用這本書時,我們深深受到鼓勵;然而我們也意識到從許多方面看這並不是屬於我們的書,」菲克特這樣告訴福音聯盟。「我們更願意這樣說,這本書總結到了許多人的觀點,曾經在我們的生活中教導帶領我們的那些人。」

作者特別指出邁爾斯教授的《與貧窮的人同行》(Walking with the Poor) 和達羅·米勒(Darrow Miller)的《在各國訓練門徒:真理的力量改變文化》(Discipling Nations: The Power of Truth to Transform Cultures),這兩本書是在他們之前的先行者。雖然菲克特和科貝特是站在前人邁爾斯和米勒的肩膀上,但是《幫助可能帶來傷害》的可讀性,使得外行人也能看懂。

「我們非常感恩,神給我們能力可以在這本書裡總結許多人的觀點,並且對人們有所幫助,」菲克特說道,「當人們告訴我們這本書如何影響了他們時,我們總是回應說『讚美神!』」

遭到反對

《幫助可能帶來傷害》勾勒的關係救助方法也需要極高的代價,特別是在許多基督徒習慣了帶著玩具食物和幫助湧入貧窮社區的前提下。

「(關係事工的)核心是我們的悔改,要看見自己的驕傲和優越感,」菲克特說道。這比寫一張支票難太多了。

許多事工因此冒犯了捐助者,甚至面臨失去捐助者的危險,因爲他們要求捐助者不要扮演英雄的角色。波特看到過某個事工的領袖建議其一個捐助者,在購買和捐獻聖誕節禮物的時候,是否可以讓低收入家庭以更多的折扣購買。那個人拒絕了這個建議,因爲把禮物送給低收入家庭這件事,是他們家中每年的聖誕節傳統。

「捐助者沒有看到這事工變成了滿足他們的需求,而不是保護低收入家庭的尊嚴。」波特說道。

雪莉·拉尼爾(Sherry Lanier)是北美宣教中心(Mission to North America,簡稱MNA)短宣事工的助理, 她也經常聽到很多自我中心的服事方法,經常有不同教會的領袖打來電話,講如何去一個地方短宣的計劃。拉尼爾認爲這些電話是教育教會領袖們的好機會,幫助他們意識到教會爲什麼進行短宣,如何同當地教會一起實現這個目標。

拉尼爾告訴這些打電話來的短宣隊說,MNA非常樂意服事當地教會。許多短宣團隊樂於採納新的觀點和方法,特別如果這些是出於短宣目的地教會的要求時。

「如果忽略了與當地教會長期配搭的目標,不管在國內還是去國外,帶來的傷害都會大於幫助,」拉尼爾說道。「要效法耶穌,祂來到地上是服事人,而不是被服事。」

還有一些教會錯誤地運用這一方法,結果導致他們給出更少,而不是更多。科貝特和菲克特聽到一些教會讀了他們的書然後停止捐助,因爲害怕金錢帶來的傷害大於幫助。其他教會單純用這本書作爲他們吝嗇的藉口。

「當我們聽到人們用這門書更少行動的時候,真的很讓人傷心,」科貝特說道,「我們依然需要人們奉獻金錢,只要金錢被事工用於做正確的事情。找到那些一直都在做正確的事情的機構,把更多的錢奉獻給他們。」

「與基督同工」

加西亞所在的波多黎各社區,需要發展和安置,最爲迫切的是需要救濟物資:食物,水和醫療用品。他同其他四個牧師一起,組建了一個事工團隊,將其命名爲「與基督同工」(Christ Collaborative,簡稱CC)。他們一起找出被颶風重創的幾個社區,將精心製作的生存物資包,找到當地的牧師發給他們。

作爲接受物資的條件,CC團隊爲當地牧師安排社區發展方面的培訓課程,使用的就是《幫助可能帶來傷害》這本書作爲課程指導。

加西亞承認,《幫助可能帶來傷害》提到的概念在生活中應用時比他們想像的更加糟糕。對於當地居民來講,很難確認他們的能力,特別當他們死於缺少飲用水的時候。即使居民的基本需求得到滿足時,不是每一個文化都會思考天賦、能力和技能。

所以加西亞必須及時做出調整。當一對年邁夫婦告訴他,他們感到自己已經沒有什麼用了。加西亞指著長勢大好的馬鈴薯和香蕉,問他們是否會教別人怎樣種植。(他們確實也如此做了。)

拉尼爾已經幫助加西亞找到了資金支持,她期待可以派遣短宣隊支持他們,但是暫時還沒有實現。因爲她知道,如果現在派一群人去波多黎各住進酒店,會導致真正需要住宿的波多黎各受災群眾沒有地方住。

當加西亞準備好的時候,拉尼爾將差遣這些有經驗的義工同波多黎各人一起重建社區,各樣關係的平安都將得著增長。

世界各地的事工負責人告訴菲克特,當一個短宣隊學習過《幫助可能帶來傷害》,他們會更多關注建立關係,而不是單單專注於做了什麼事情。他們的態度似乎在說,「我們都是破碎的,我們都需要耶穌來重建我們的生命。」

「對於那些真正閱讀並使用《幫助可能帶來傷害》這本書的人來說,他們接觸世界和貧苦人口的姿態是不一樣的,」菲克特說道,「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更多是福音,更少看到勝利者的心態;更少的自負,就是對於所有問題都有答案,更多的謙卑,我們退後一步,學習如何同人們交談。我們沒有改變一切,但是我們確實看到了很多重要的改變。」

繁榮與夢想

每當菲克特遇見那些被這本書深深影響的人們,他總是想知道更多關於這本書如何影響了他們事工的故事。

「人們有的時候會把作者看成名人或英雄,但是真正的英雄是那些日復一日服侍貧困地區的人,他們爲別人犧牲自己的時間,從來沒有獲得什麼認可。」他說道。

當科貝特聽到關於這本書的讚譽時,他看得很輕,因爲深深明白除非讀者將書中的教導付諸實踐,否則都是空談。《幫助可能帶來傷害》最終給人們留下的不是賣出多少本書,或者多少講座,而是有多少西方教會,不再充當救世主,並對促進人類社會繁榮有了更深和更廣的理解。

「很多援助都是『一英寸深、一英里寬』的河流,這很容易理解,」他說道,「但新的幫助方式是小規模,持久而穩固,因而能產生更深的影響。」

菲克特關於繁榮的新理念,是以福音爲中心,耶穌基督是物質世界的主,也是屬靈世界的主。通過十字架流出的寶血,祂使得天上地上一切的受造物與自己和好。

這個觀點也將歷史與未來連結,將幫助放在已經成就的救贖故事中,和即將到來最終的救贖盼望裡。

充滿盼望的幫助,其中的一個記號是群體的復興,使得人們有能力去夢想,加西亞說道。如果一個社區可以自己去夢想,這就是成功。如果這批社區,在接收了瑪利亞颶風后的救濟慢慢強壯,他們就可以在下次颶風后幫助其他社區,這也是成功。


譯:小靴子;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en Helping Hurts': How One Book Changed Care for the Poor

Megan Folwer(梅根·福勒)是《因信》(By Faith)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的作者。她住在賓夕法尼亞州的格羅夫城。
標籤
教會
書評
憐憫
短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