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博士》(Doctor Who)中的英雄與耶穌有何異同?
2019-04-22
| Rebecca McLaughlin

在聖誕節那天,英國科幻系列單元劇《神祕博士》開闢了新天地。 博士(來自伽裡弗雷星球的超人時間領主,在一輛類似於老式警察電話亭的車輛中穿越時空)「重生」爲一個女性的身體。 這個角色在過去五十四年中都由十二位男演員來扮演男性博士,這次使用朱迪·惠特克(Jodie Whittaker)做博士的演員可能看起來很大膽。 但是,對於這樣一部會讓史前蜥蜴般的女戰士角色與一個19世紀的人類女傭結合的節目,男性醫生切換到一個女人的身體實際上還算是溫和的。

該連續劇的核心是一個更具爭議性的癥結。 雖然《神祕博士》中對宗教的處理幾乎總是消極的(見證殺人的無頭僧侶,吮吸生命的哭泣的天使,以及將51世紀的教堂描繪爲純粹的軍事行動),但該劇和基督教的英雄之間有相似之處是確鑿無疑的。

博士像耶穌的六個地方

博士(他的名字從來不被透漏)看起來是人類,但他並不是。在這個方面,他與耶穌不同。 但至少有六個方面很難錯過這種相似之處。

  1. 博士可以毫不費力地從宇宙的開始到結束間穿行。 他在每個有意識的時刻都看到了整個時間。 然而,他深深地活在當下並與人交往。 「當你愛博士的時候,」這位神祕的宋河(River Song)感嘆道,「就像愛星星一樣。 你不會指望日落會仰慕你。「但是當醫生出現並且愛她時,她的說法立即被推翻。
  2. 博士固執地非暴力。 他帶著一把螺絲刀代替武器,用他的兩顆心和一顆壯麗的大腦來對抗邪惡。 然而他對他的敵人來說卻是可怕的:「這個人在名字被提起的時候能夠轉變成一支軍隊。」
  3. 博士常常爲拯救世界,拯救他的朋友,甚至他的敵人而獻出生命。 在「死亡森林」中,宋河必須將他擊倒並將他銬在管子上,才能夠使他讓她去犧牲自己!
  4. 博士關心被邊緣化的人。 他鄙視地位,擡高弱者,羞辱強者。 他在「聖誕頌歌」一集中直言權威,他反駁說:「在900年的時間和空間裡,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不重要的人。」
  5. 博士呼籲人們悔改並冒著生命危險給予甚至是最不可贖回的人機會。 當他成功時,他使他們過上新的生活。 例如,他發現蜥蜴女Vastra在倫敦地鐵上殺死了隧道挖掘者,而將她變成了一名蘇格蘭的偵探。
  6. 當然,面對死亡時,博士復活了。 他定期「重生」成一個新的身體,對於一個自20世紀60年代(1960s)以來一直在運行的節目來說很方便。 但它也給這個系列帶來了一種面對死亡的彈力,一種死亡可以被欺騙的希望——至少暫時如此。

最深刻的差異

但神祕博士的英雄與基督教的英雄之間存在著根本區別。 博士的全部都在與死亡作鬥爭。 正如宋河(River)所說的那樣,「大家都知道每個人都會死,沒有人像博士一樣更知道它,但我確實認爲,如果他曾經有一刻接受它,那麼所有世界的所有天空都可能會變黑。」

但博士最終無法克服死亡。 他可能是「遙遠希望的希望家和不可思議夢想的夢想家」。但那些夢想和希望都有一個過期時間。他不能抓住真實東西的無力感——當他在她最好的朋友艾米·龐德睡著時對她耳語道:「我們最終都不過是故事。 只是把它變成一個好的,呃?」——都回溯到博士的世界觀。在那一刻,這種觀點看起來很英雄。但如果我們真的只不過是故事,我們的意義和道德就會解開:我們甚至不知道什麼是「好」的故事。 相比之下,耶穌邀請我們進入一個更大的故事,在這個故事中我們的個人故事找到了它們的意義。

對於一個積極抵制基督教信仰的節目,神祕博士最大的爭議在於它如此清晰地借鑑了宇宙的生命來源,這個人的故事隱藏在博士到底是誰的背後:真正的英雄擁抱被邊緣化的人, 爲我們獻出生命,並且征服死亡。


譯:Shaylene Grace;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the Hero of 『Doctor Who』 Is—and Is Not—Like Jesus

Rebecca McLaughlin(麗貝卡·麥克勞林)擁有劍橋大學的博士學位和倫敦橡樹山神學院的神學學位。她是福音聯盟固定的撰稿人,她的第一本書《直面基督教:世界上最大宗教的12個難題》( Confronting Christianity: 12 Hard Questions for the World’s Largest Religion)將於2019年由Crossway出版社出版。
標籤
影視
藝術
死亡
傳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