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艺术
爲什麼好萊塢爲艾利奧特·佩吉叫好,卻抵制了我? 
2021-04-09
—— Becket Cook

去年12月1日,曾主演網飛(Netflix)劇《傘學院》(The Umbrella Academy《朱諾》(Juno《盜夢空間》(Inception的好萊塢女星艾倫·佩姬(Ellen Grace Philpotts-Page)宣佈自己決定成爲一個男人,並改名爲艾利奧特·佩吉(Elliot Page)。這時,幾乎整個世界都在爲她鼓掌叫好。與此同時,我因跟隨基督而不再認定自己是同性戀者的決定在我們的文化中卻成了令人厭惡的。

爲什麼會有這樣的雙重標準?艾利奧特宣稱說「他」終於成爲了真實的自我。那麼爲什麼我們的文化不爲我也決定了做真實的自己而歡呼?難道我成爲真實的自己就不值得讚美嗎?就連希拉里·克林頓也在推特上恭喜艾利奧特和表示支持,說:「有機會見證一個人成爲真實的自己,那真是太好了。」

不寬容的寬容

目睹人們成爲「真實的自己」真的很美好嗎?還是只有當他們發現的「真我」符合當下流行的文化敘事時,才是美好的?如果希拉里知道我的故事,她會在推特上支持我成爲真實的我自己嗎?

當希拉里參與2008年總統競選的時候,她還是反對同性婚姻的。但是2013年當她宣佈改弦易轍、支持同性婚姻時,似乎只是因爲政治風險已經消失了。而現在,宣稱變性、「出櫃」已經成爲時尚,克林頓和其他許多政界、商界和文化界的領導人一樣,可以公開支持這一潮流而不會有任何後果。但如果有名人在推特上發一條我寫的《情感銳變:一名男同志不可思議的救贖故事》(A Change of Affection: A Gay Man's Incredible Story of Redemption一書的封面並附上好評,很可能就會遭到抵制。

艾利奧特的推特帖子從積極的口吻開始。宣稱自己因爲能在生命中走到這一步而感到非常幸運,並感恩能夠最終追求真實的自我。但隨後她的語氣就開始變得憤懣甚至苦毒:「我的快樂是真實的,但它也很脆弱。」「我很害怕。」他幾次這樣說。然後她開始指責那些不同意她選擇的人,認爲那些人手上沾了血。如果有人攻擊她,她「不會沉默」。

儘管佩吉的變性決定得到了娛樂界的歡快掌聲,但她自己的宣佈及語氣表明,她的「新我」是極其脆弱的——依賴於他人的肯定和接納,內心充滿恐懼。

讓我們來對比一下艾利奧特的「出櫃」和我的決定。

我的改變

作爲時尚界的製作設計師,我的事業曾經非常成功。在好萊塢,我同時也曾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有同性性關係的男同。多年來,我交了許多男朋友;參加了洛杉磯、舊金山和紐約的驕傲遊行;並參加了無數次爭取同戀婚姻平等權的集會。當時,我認爲我作爲同性戀者的身份不可改變,至少我當時就是這麼認爲的。

但在2009年,我經歷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事情。我第一次參加了一個好萊塢福音派教會聚會(是那個週日之前,在咖啡店認識的一個陌生人邀請我去的),與耶穌基督有了一次不可思議的相遇。我走進教堂前還是一個無神論者兼同性戀者,兩個小時後走出來時卻是一個重生的基督徒,我愛上了耶穌。我自己都被這一反轉驚待了。 

要使我的性慾降伏並不容易,我現在仍然在與殘餘的同性吸引力作鬥爭,但捨己、背起十字架,跟隨耶穌是一種榮耀。我所經歷的任何掙扎與和創造我並賦予我生命意義的那位建立個人關係帶來的喜樂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我的身份不再是我的性取向,而是在耶穌基督裡。

當我向洛杉磯和紐約的朋友們宣佈自己「出櫃」成了一個基督徒時,我遭到了他們的質疑,甚至是來自某些人徹底的敵意。等到我的回憶錄(即前文提到的《情感銳變》一書)在2019年出版時,我感覺地獄的出口被打開了。我最親密的、從小到大的朋友拋棄了我,而我曾服務過的好萊塢製作設計機構則以隨意找了一個模糊的藉口把我像燙手山芋一樣丟掉了——儘管我是他們最出色的藝術家,多年來爲他們賺了不少錢。當然,如果我的回憶錄是對我作爲同性戀者的身份回顧和慶祝,我相信就會收到很多來自廣告和編輯客戶向我發出的工作邀請。

與艾利奧特·佩吉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她獲得了名人和政客的認可和青睞,而我卻失去了摯友和生計。

我得到了什麼

要說明的是,我不是在抱怨,也不是想要自稱受害者。我在基督裡得到的絕對要更加寶貴和無價。就像使徒保羅一樣,我正在學習「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爲至寶。我爲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爲要得著基督」(腓3:8)。

耶穌的警告很清楚:「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約翰福音15:18-19)

是的,失去親密的友誼和豐厚的事業的確殘酷,但身在神的國度裡卻足以彌補這一損失!我現在是王室成員、神的兒女,與基督同爲後嗣。與佩吉相比,我的喜樂一點都不「脆弱」。佩吉的快樂取決於別人的肯定,但我的喜樂卻有更穩固的安全保證:因爲我在基督裡,因此我在神的眼中就可喜悅,神的接納和認可才最重要。

真正的「真我」

幾年前,時尚界著名攝影師梅蘭妮·奧賽文多(Melanie Acevedo)創作了一本名爲《真我:時尚本質之旅》(The Authentics: A Lush Dive into the Substance of Style)的精美影集,可以說是咖啡的最佳伴侶。書中介紹了藝術、設計和時尚領域的創意先鋒的個人世界和華麗的家。梅蘭妮和我是老朋友,也是同事,多年來我爲她設計了許多攝影作品。當她在計劃這本影集時,她讓我爲這本書推薦一些「真實」(她真正的意思是「美妙的」)又上鏡的朋友。我半認真半開玩笑地問爲什麼我不是候選人。畢竟,沒有比因爲我與基督的關係而放棄我以前的同性戀身份更真實的了。我大聲說:「我是你認識的最真實的人!」事實上,因爲我現在是神創造我的樣式,所以我終於「真實」了。變得越來越像耶穌(他是有史以來最真實的人)是一種更真實的轉變,而隨著潮流和自我暗示所變爲的自己其實一點都不「真」。

梅蘭妮不知道如何回應我的挑戰,只是臉紅了,無言以對。我感覺到她知道我的意思,甚至相信這是真的。但這種真實性並不能幫助銷售這本咖啡桌讀物。

墮落世界中的愛

我絕不想貶低那些患有性別畸形症的真實痛苦,也有變性者遭到仇恨攻擊、有時甚至是暴力和恐嚇,這些都是可怕的無理之舉。這些人也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創造的。我們應該愛他們,爲他們禱告。

變性現象掩蓋的根本問題是墮落。因爲我們的始祖在伊甸園裡抵擋悖逆神,所以我們的心智、意志和情感都被扭曲了。我們真實的身份本該與神相交、與神聯繫,但卻被突然切斷了。唯一的出路是透過相信耶穌基督、與神和好,使我們回到真實的、真正的自我。與我們的造物主建立正確的關係,是我們被造的目的。

我們每個人都經歷過我們是誰和神創造我們成爲誰之間的「矛盾」。解決這一矛盾的答案不能通過在自己或他人身上尋找認同,只能透過與基督聯合才能找到。我在自己的生命中發現了這一自由的真理,我的禱告是艾利奧特·佩吉和其他人有一天也會發現這一真理。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y Hollywood Praises Elliot Page (and Blacklists Me).

Becket Cook(貝克特·庫克)曾是好萊塢電影佈景設計師,後於泰爾博特神學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獲得文學碩士學位。
標籤
同性戀
文化
好萊塢
變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