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第五世紀教父如何拯救了我的信仰
2020-05-13
| Alisa Childers

編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議的那樣,我們要幫助我們的讀者「讓這幾個世紀以來乾淨的海風吹過我們的心」(出自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 ——譯註)。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樣,「只有通過閱讀經典」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我們接下來要審視一些可能被遺忘、但是依然和現今的教會相關,並且能幫助今日基督徒的經典著作


 「不要向我掩面,因爲我樂意進入死地見你的面,見不到你我才真如死了一般。」 —— 奧古斯丁

《懺悔錄》Confessions)不僅僅是一部自傳,也不僅僅是一篇神學論文,甚至也不止是一個禱告。閱讀《懺悔錄》就是目擊一位優秀卻有瑕疵的人與他所愛的神摔跤。事實上,這本書完全是寫給神的。它擁有回憶錄般的親密感、哲學論文的複雜性,和一位傷心孩子向他父親喊叫般的誠實,《懺悔錄》超越體裁的意義。我們無法給它分類,任何分類都值得再斟酌。

 任何有能幹的神學家都要應付希波的主教奧古斯丁。他對西方文明社會的影響是龐大的。他巨大的遺產就是他的話經常在終止神學辯論時被引用——因爲他的權威性得到廣泛認可。

我差一點離棄信仰

我第一次看《懺悔錄》並不是因爲單調的神學院作業或鬱悶的智識訓練。我經歷了一個非常黑暗的疑惑時期後才發現這本書。那時,我在教會上了一個課程解構了我所相信的關於上帝、耶穌和聖經的一切。那個課程的講員是一位牧師 —— 明確的說,是一位支持自由派神學的基督教牧師,他透過自己的解構課程而成爲一位不可知論者。

經過幾個月的痛苦,那課程使我的內心慌亂。一週又一週,我的心存著對教會和福音派的批評。到最後,我不得不懷疑我知道的基督教在歷史上是否可以稱爲「基督教」。這使我開始探索歷史上的基督教。我想知道什麼定義了「歷史上的基督教」,以及什麼使它在兩千年以來獨一無二。當我開始研究教會歷史時,有人建議我看一下《懺悔錄》。

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我喜歡它是一部古老的文學作品和可以讓我窺視第五世紀的基督教這兩點。我沒有爲頁面中的內容做好準備。在這本書中,我遇到了一個用因著愛神而充滿激情的男人,每一個字都好像他的靈魂流淌到頁面上。從每個筆觸,我都會看到傑出頭腦背後那顆溫柔的心。

我發現這個生活在我之前十幾個世紀的人表達出對耶穌的承諾是如此的現代和熟悉,就像是我自己寫出來的 ——假設我能才華橫溢到像他一樣用詞的話。 

神學深度

我驚歎於奧古斯丁用上帝的本質進行推理 —— 這位神不受自然的束縛,也不在自然之內。他駁斥了泛神論(pantheism)與萬有在神論(panentheism,後者在自由派教會很受歡迎)。儘管自由派神學質疑了我對上帝屬性的看法,但奧古斯丁以祈禱和讚美的方式,清晰地表現出了上帝的自給自足、不變性和永恆性。他考慮了真理、人、罪、救恩和時間的本質。當他承認自己的罪時,他對細節的關注使我確信我沒有對自己的罪深思熟慮。

儘管當時的語言並沒有使用我們熟悉的一些神學術語,奧古斯丁仍然很好地闡述了神的單一性和人類的墮落性之類的概念。令人難忘的是他在替代贖罪這點寫道:「耶穌,你的獨生子,隱藏了所有知識和智慧的寶藏,以他的血價將我買了回來」。對於一個被教導說替代贖罪是「神聖地虐童」的人 —— 若上帝要求犧牲他獨生子,這會使他成爲宇宙虐待者(譯註:自由派神學對替代受刑的批評觀點)—— 奧古斯丁的話就像在走出沙漠後的一杯涼水 。他對耶穌的身體復活的信奉和對聖經的熱愛像上帝的話語響徹一切:「你的聖經多麼美妙!多麼深刻!我們一讀到你的話語,就像孩子一樣被吸引。然而,我的上帝啊,他們的批評是愚蠢的。我們顫抖地凝視著聖經,因爲它激發了我們敬畏和愛的快感。」

 有很多自由派神學家認爲傳統基督教中有許多教義是「白人宗教」的現代發明。但是這裡有一個五世紀的非洲主教說:「不,這些真理是永恆的。」 上帝的本質、福音的信息,以及我們在基督裡所擁有的拯救我們脫離罪惡的希望,並不需要「發展」,也不是任何種族,社會經濟或政治共同體所特有的。真理是永存的事實,最終在耶穌「走進宇宙來拯救罪人」上達至巔峯,正如奧古斯丁所說的那樣。

 他寫道:「我的靈魂向他認罪,而他醫治了它,因爲它對他犯了罪。」恩典拯救罪人何其簡單,在《懺悔錄》中得以彰顯。

認信與神的恩典

奧古斯丁的祈禱和認信駁斥了許多促成我自己解構的想法。後來,我得知奧古斯丁特別熱衷於揭露虛假的基督教。簡而言之,我的弟兄奧古斯丁幫助我回家。 他通過認信做到了這一點。

奧古斯丁以認信一個問題開始了這本書。他在引用詩篇145:3,問道:「有什麼讚美能配得上主的威嚴?」 他接著以認信的讚美寫道:「他的力量多麼偉大! 他的智慧多麼不可思議!」接下來,他認信了一個神學觀察:「主啊,人是你的造物之一,他的本能是要讚美你。」這是他奠定的基礎而成爲最被引用的觀點:「您爲自己創造了我們,我們的心一直不安,直到他們安息在您體內」。最後,奧古斯丁發出一個認信的禱告:「主啊,我會以禱告去尋找你,在我禱告時會相信你。」

 整本書都源於這種格式:從認信的問題開始,以認信的禱告結束。

與我們其他人一樣,奧古斯丁的經歷,人際關係和創傷塑造了他的思想。但是他破碎的深度使他的供詞更加相關和有意義。在這本書中,我遇到了一個迷戀上帝的人。他竭盡所能擺脫一切妨礙他對上帝的瞭解和妨礙與上帝關係的事情。他的誠實有時令人震驚。這是我想效法的榜樣。這是每個基督徒都應效法的榜樣。

在《懺悔錄》中,一位非洲主教教會我把我所有的希望、夢想、思想、罪惡和祕密帶給我天上的父 。在神聖的認信中,醫治會導致完全和成熟,並爲建立對我們神的正確理解提供堅實的基礎。


譯:Angel Lau;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a Fifth-Century Church Father Saved My Faith

Alisa Childers(艾麗莎·奇德爾)是一位美國歌手和詞曲作者,他在alisachilders.com網站上撰稿,該網站是一個爲基督徒和誠實的懷疑者的而設的護教學博客。
標籤
基督徒經典著作
書籍
懺悔錄
奧古斯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