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事工
一個小浸信會如何發展出大型學生事工
2022-06-20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全國最大的、基於地方教會的學生事工是50多年前由愛荷華州的一個小浸信會發起的。

一開始是,這個事工主要由來自附近愛荷華州立大學(Iowa State University)的30到50個學生組成,當時他們因爲屬於浸信會學生聯盟(Baptist Student Union)而參加附近的大道浸信會(Grand Avenue Baptist Church)聚會。10年後,參加這一聚會的學生人數達到了近200人,教會意識到校園事工已經發展得如此之大,幾乎成了一條「比狗身還長的尾巴」,其數目已經超過了其他成員數量。

作爲回應,該教會植堂建立了一個新的教會以促進校園事工,結果是兩間教會都蓬勃發展。22年後,「鹽夥伴」(the Salt Company)事工每週在愛荷華州立大學接觸約1400名學生,而新植立的房角石教會在週日有約2400人參加聚會。

這對雙胞胎事工——教會和校園——後來被複製到了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和北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ern Iowa),並繼續蓬勃增長,每週約有450名學生參加。2016年,密蘇里大學(University of Missouri)和德雷克大學(Drake University)校園中開始了這一事工模式,那裡每週大約有100名學生參加聚會;2017年,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和威斯康星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校園裡也有人開始了這一事工。

「鹽夥伴」事工領袖指出,扎實的聖經教導、有信心的屬靈領袖、對關係的關注以及學生同工領導力是他們成功的原因。但他們最有力的資產——也是他們的特色——是與地方教會的緊密聯繫。

扎實的聖經教導、忠心的帶領

「老實說,我們和大家一樣對神在愛荷華州玉米地裡所做的事情感到震驚,」傑夫·道奇(Jeff Dodge)說,他在成爲房角石教會的教導牧師之前,曾帶領「鹽夥伴」事工七年。

但他可以確定「鹽夥伴」事工吸引學生的一些原因。

第一個原因很簡單:扎實的解經式講道。道奇說:「通常人們看著大學,認爲我們需要教導學生如何在大學期間找到一個好的人生伴侶,或如何管理他們的錢,或如何停止婚前性行爲……」 「鹽夥伴」事工確實會教導這些話題,但它們並不是主要重點。

他說:「我們相信傳揚耶穌基督的全備福音,並將聖經送到每個人的手中更重要。」房角石教會贈送了3,000本平裝英文標準版(ESV)聖經,以促進更好更扎實的聖經教導。

道奇說,當「鹽夥伴」事工在星期四晚上聚會時,從某些角度來看感覺就像主日早晨。「學生們紛紛翻開聖經,並且被解經式教導所驅動。」

「『鹽夥伴』事工的另一個好處是其忠心的領袖。」科迪·克萊恩(Cody Cline)說,他和道奇一樣,在成爲房角石的社區牧師之前管理「鹽夥伴」事工。「在44年的事工中,我們已經有了7位主任。」

克萊恩說,「鹽夥伴」事工過去的七位領袖今天都仍然以某種方式參與房角石教會網絡的事工。

但「鹽夥伴」並非一開始就那麼好,「這些人中的一些人在一些不那麼榮耀的日子裡工作和堅持不懈。傑克(Jack,『鹽夥伴』創始人)工作了13年才有了30個學生,但這基礎是無價的。」

經過多年緩慢但穩定的增長,當克萊恩繼承「鹽夥伴」事工,「這真的很容易,」他說。

他不確定是什麼導致了「鹽夥伴」的繁榮。「95%是運氣,或者說,是神的祝福。」

關係和學生領袖

但克萊恩可以確定哪些工作做得好。像大多數學生事工一樣,「鹽夥伴」非常注重關係。

克萊恩說:「雖然關係只是一種微妙的感覺,尤其放在這樣一個大團體中。」屬靈影響者和屬靈慕道者的比例一直保持在20/80左右。克林說:「不管來聚會的是200人還是1400人,總會有人希望投注時間和精力在你的身上並且更多瞭解你。」

「鹽夥伴」的目標是讓大約70%的參與者進入由學生們自發帶領的小組。今年,約有120個小組容納了約1,000名學生。

事工副主任肯德拉·古斯塔夫森(Kendra Gustafson)說,這種對學生領袖的依賴是「鹽夥伴」事工潛力的一部分。

她說:「我們希望我們的受薪員工不是做所有事工的人,相反,我們希望我們的受薪員工能夠裝備和訓練我們的學生,讓他們把自己看作是生活在校園裡的宣教士。」

學生是那些與其他非基督徒學生有自然關係的人,「他們是那些向他們的同伴和他們班上的人伸出援手、吸引人們進來的人。」

「鹽夥伴」共有280名學生領袖,他們各自在宿舍或公寓裡帶領約8至10人的聖經學習小組。

「我們鼓勵19歲的人打開聖經並進行帶領,」克萊恩說。「他們可能沒有準備好,但領導力是一種學習能力。他們喜歡這樣做,而且他們在接觸同齡人方面更有優勢。」

校園事工往往專注於一個領域,如傳福音,或全球宣教,或門徒訓練。「這些事工中的每一項都塑造了『鹽夥伴』的思維方式,」克萊恩說。「我們強調傳福音。我們也都重視全球宣教。44年來,我們已經向海外輸送了大約2000名學生。」

他說,「鹽夥伴」之所以可以專注於校園事工的全部領域,是因爲它立足於地方教會。

成爲地方教會

「鹽夥伴」的領袖把他們的成功歸功於他們與當地教會的緊密聯繫,他們認爲這比什麼都重要。

克萊恩說:「與教會的聯繫很重要,這對我們的學生來說非常有意義。因爲與地方教會的關係所關注的不僅僅是學生,也不僅僅是大學的這四年,而是幫助他們知道如何在我們的生活中做本地事工。」

他說,學生們認爲自己是當地教會的一個組成部分。「他們想在離開這裡時優先考慮加入教會。」

「鹽夥伴」是房角石教會的一個事工,在其長老的領導下運作。

「當我們談到有爭議的問題時,甚至是關於洗禮和諸如此類的事情時,我們不會感到阻力,」克萊恩說。「我可以大膽帶領,因爲我感覺到教會的神學和立場在我們背後給予了全力支持。」

學生們喜歡地方教會中不同年齡的人彼此相交的感覺,他們的教會尤其喜歡有大學生在身邊,克萊恩說:「這裡50到60歲的弟兄姊妹們會問學生事工,『不要在乎我是否喜歡這些音樂,學生們喜歡這些音樂嗎?』」

在房角石,沒有人對不尋常的髮型或不夠正式的穿著提出意見。克林說,社區成員把學生看作是他們的事工,他們歡迎屬靈的慕道者。每一週,大約有一半的學生在週四晚上來到「鹽夥伴」的學習,並在週日上午回到房角石教會做禮拜。

每週向一車又一車的大學生開放並不容易,克萊恩說:「學生總是想要改變。他們總是不停地給我們壓力。他們也不需要爲什麼東西付費。如果有人打破了什麼,那通常就是他們。」

他說,儘管「鹽夥伴」做了一些籌款活動,但房角石教會成員必須在金錢上更加慷慨,以幫助彌補那些通常不奉獻但需要空間和項目的學生留下的缺口。

房角石教會還在其他方面進行了調整。例如講道系列的計劃是按照大學學期來安排的,這樣讓學生們不會錯過重要的系列。聖誕活動安排在12月初,在學生放假前進行。

教會爲每個人提供事工——有姊妹事工、弟兄事工、兒童事工、特殊需要事工,以及在當地社區和國際範圍裡爲任何人提供的事奉機會。但大學事工是一個驅動的焦點;學生「坐在巴士的前面」,古斯塔夫森說。

學園傳道會(CRU)一位千禧一代校園同工克里斯·薩弗(Chris Sarver)說,這種對學生的刻意拓展使房角石教會的事工與其他教會不同。薩弗致力於幫助那些希望與印第安納波利斯的千禧一代建立聯繫的教會和事工。

他說:「在我看來,當然,一般來說,美國大學附近的福音派教會基本上沒有參與『成功的』大學事工所需的那種與學生高度關聯的努力。許多這樣的教會一直滿足於在他們的會眾中『接待』基督徒學生,而把傳福音和初步培養門徒的嚴肅努力留給專門的準教會事工(如學園傳道會、美國校園團契或者導航會)。這並不是因爲這些教會缺乏願望,而是因爲他們往往不具備財政資源和/或專業知識。」

然而,「鹽夥伴」是一個反向趨勢的一部分,他說。「我注意到越來越多以宣教爲導向、保守神學認信的教會尋求與大學校園裡的學生接觸。」

港城

道奇說,房角石教會願意做出犧牲,因爲年輕人——下一代的領袖——在大學裡遇到了瓶頸。「我們在這裡是因爲這些人要通過這裡,也許會受到福音的影響,並帶著它去到未知的地方。這就是我們的願景——成爲一個港口城市。」

房角石和它的教會植堂知道,隨著學生畢業後的分散,他們所播下的種子將被其他教會收割。道奇說:「他們將前往明尼阿波利斯、堪薩斯城和芝加哥,我們不希望他們尋找另一種大學事工經驗。我們希望他們尋找一個地方教會。」

這種夥伴關係是如此重要,以至於「鹽夥伴」和房角石幾乎是同時建立的。(錫達福爾斯除外,那裡的北愛荷華大學的校園事工發展得非常快,比教會建立的時間早一年。三年後,每週有1,000多人參加。)

在過去六年中,「鹽夥伴」事工已經擴展到六個地方,還有兩個地方將在明年開始(本文發表於2016年——譯註)。

儘管有很多增長,但仍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在愛荷華州,「鹽夥伴」每週四都會吸引1400名學生,今年的學生人數超過了36600人。

「我們是校園裡最大的學生組織,」克萊恩說。「但我們只接觸到了4%的學生。每次有新的校園事工出現,我們都會說,『太好了!我們需要再來30個!』」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a Small Baptist Church Grew One of America's Largest Student Ministries.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爾察)是福音聯盟的資深作家,於西北大學獲得新聞學碩士學位。
標籤
福音
教會
校園
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