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加爾文主義者如何爭論?
2019-11-08
| Ray Ortlund

「既然你很有可能捲入論戰當中,並且考慮到你對真理的熱誠,加上你這自然的急性子,我和你之間的友誼督促我關心你.……我寧願你超越奪得勝利者的榮譽,並勝過不如你的對手,但也勝過你自己。你如果不能被征服,你或許會被擊傷。爲保護你免受這些傷害,也爲了不讓你在征服中悲傷,我想向你呈獻以下的考量:

  • 對於你的對手,我希望在你用筆墨攻擊他之前,並且在你預備回覆的整個過程中,你將會以誠懇的代禱把他交託於神的教導及祝福。這做法將會直接調和你的心去珍愛他、憐憫他,而這樣的心理狀態也將會很好地影響你所寫下的每一頁文字。
  • 如果你認定他是基督徒,即使在你們倆之間爭辯的話題上他嚴重失誤了,大衛因爲押沙龍而對約押所說的話就非常貼切了:「你要爲我的緣故寬待他。」 神珍愛他,並寬待他;因此你必定不能歧視他,也不能嚴酷對待他。神寬待你,並期望你因爲認識到自己迫切需要饒恕而同樣溫柔對待他人。再過一會兒,你們倆將會在天國裡見面。他將會比起你目前在世上最親的朋友還要親。在你的思想中,請思考這樣的日子。而雖然你認爲現在務必要反對他的錯誤,請親身視他爲自己的親屬,一位你樂意在基督裡永久共處的人。
  • 但如果你視他爲非信徒,而他是處於敵對神及祂恩惠的狀態當中(如果沒有強力證據,你應該百般不願意接受這樣的推測),他更是需要你的憐憫,勝過於你的憤怒。唉!「他所做的,他不曉得。」 但思想一下神的主權吧,若不是出於祂的掌權護理,你可能反過來處在他現在的狀態,而神會委任他——而不是你——來爲福音辯護。你如果這樣想的話,就不會斥責或厭惡他,因爲是神當初打開了你屬靈的眼睛,而沒有開他的。

在所有被捲入論戰的人之中,我們作爲加爾文主義者,其實最應當明確地被自己的原則約束著,實行溫柔及適度的待人方式。」

——約翰·牛頓致寫給一位年輕的牧師,選自《約翰·牛頓作品全集》(The Works of John Newton,Edinburgh, 1988),第一卷268-270頁。


譯:Lin;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a true Calvinist fights.

Ray OrtlundRay Ortlund(雷·奧特倫)神學畢業於達拉斯神學院,後在阿伯丁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現在是田納西州納什維爾以馬內利教會的主任牧師,同時也是福音聯盟的理事之一。
標籤
神學
加爾文主義
網絡
論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