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西班牙流感期間華盛頓眾教會如何回應政府公共聚集禁令
2020-03-19
| Caleb Morell

一戰已近尾聲,首府卻面臨另一大敵:西班牙流感。1918年10月到1919年2月期間,哥倫比亞特區估計有5萬人感染,3千人死亡。在瘟疫高峯期,特區政府禁止了一切形式的公眾聚集,包括教會聚會。今天,處在相似的困境中,當時基督徒的回應爲我們提供了一些教訓和原則。

不斷增長的死亡數字

1918年9月華盛頓特區就報導了首批病例。從9月21號到26號,有6人死於流感。9月26號,衛生部官員缶勒博士(Dr. W. C. Fowler)警告大眾對流感要採取謹慎態度,卻同時又說不認爲會出現大範圍傳染。事與願違。第二天便發現又有3名患者去世,以及42例新確診的感染病人。之後,病例迅速激增,死亡也隨即接踵而至。

在10月1日新增162例患者時,市政府就採取了舉措。公立學校無限期停課,商店工作時間限制在早10點到晚6點。接下來幾日關閉了更多場所。10月3日,私立學校以及海灘關閉。10月4日,病例激增——新增618例。鑑於此,市衛生部官員缶勒博士要求實行公共聚集附加禁令,禁止了包括教會崇拜、遊樂場、劇院、舞廳以及其它娛樂場所的人群聚集。

10月4日,特區本地報紙《昏星報》(The Evening Star)的標題是「流感肆虐特區,教會即日關門」。據官方文獻,這一正式要求是如此表述的:

美國公共衛生服務部部長以及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衛生官員已通告特區委員會,現階段市內公眾聚集構成公眾危害;因此,特區委員會要求神職人員取消一切教會崇拜,待委員會採取進一步通知。

牧師們的反應

10月5日週六,特區眾教會開始考慮如何應對,並召集新教牧師們召開了緊急會議。會上,眾牧師「一致投票認同特區委員會就市內教會關門的要求」。據《昏星報》報導,次日「華盛頓牧師聯盟」將遵守並支持本市要求的安全措施。牧師們聚集在紐約大道長老會,發佈瞭如下聲明

鑑於本市當下形勢(即流感病毒蔓延肆虐,因此特區委員會要求臨時關閉所有教會),我們牧師聯盟舉行特別集會,堅決承諾樂意遵行委員會的要求。我們認爲這一要求適用於所有教會。我們進而建議教會成員應該在自家舉行一定形式的宗教崇拜,在禱告中特別記念患病的人,戰爭中的同盟國,以及當前的第四輪自由公債發售。

來自131家非裔美國教會的代表們同樣開會並決定取消崇拜。儘管對這一命令的反應是複雜的,但眾教會在遵行特區政府的指令這一最終結果上表現出了一致。

10月5日那個週六的《昏星報》列出了第二天所有教會的聚會情況。大部分教會僅僅在標題處簡單寫了「沒有聚會」。也有一些教會在其報紙廣告中登出了稍長的信息,解釋他們爲什麼選擇在戶外聚會。一間長老會這樣解釋了他們取消崇拜的原因:

特區委員會在仔細思考了這一問題後,禁止大家主日在各自習慣的敬拜場所聚會。鑑於委員會的明智舉措,容我建議在通常的上午崇拜時間,大家在各自家裡聚會,聯合起來共同向萬國、萬家的神禱告,祈求神在患難中以全然的智慧引領我們,祈求神帶領醫護人員和公共官員履行職責,求神幫助、堅固他們;祈求人民有智慧和勇氣,安分職守。不要忘記「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要知道,保護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覺。

室外聚會

一些教會一方面努力切實遵行特區規定,另一方面繼續聚會,他們聚會的方式就是獲得室外聚會的許可。查看當時報上「教會通知」一欄就會發現很多教會選擇在10月6號室外聚集。一些在教會建築前聚會,一些在公共公園裡

《華盛頓時報》在10月6日也是這樣報導的:「由於委員會要求教會關閉,本市牧者安排室外崇拜。」另一家報紙在前一日報導說

明日起所有教會將關閉。在任何可行的地方,將以室外崇拜代替。很多教會已經獲得允許在城市各個市政公園舉行崇拜。室外崇拜每週日進行,直到特區委員會決定流感疫情足夠微弱,可以允許教會重新在室內聚會。

教會雖被禁止在室內聚會,卻仍有可能獲得市政當局允許在室外聚會。

衛生部門的反應

特區衛生官員布朗諾則不歡迎教會在室外崇拜的舉措,他在10月9日要求公共聚集的禁令將室外教會聚會涵蓋在內。「這一命令包括教會一切室內及室外的崇拜,」布朗諾說。「不允許室外聚集。」

對教會聚會禁令的反對

教會對這一擴充禁令的反應是遵循這一對室外聚會的附加限制。接下來幾週裡,特區感染病毒的新病例和死亡人數繼續增長,到10月19日達到高峯,24小時內報導有91人死亡,934個新病例,包括衛生官員路易斯·布朗諾本人在內。接著,流感逐漸開始減緩。24小時內報導的死亡人數到10月28日減少到28人,新增病例減少到235人

在這些數字開始減少時,教會開始討論撤銷禁令。10月25日,《星報》(The Star) 週五版的評論文章認爲,教會聚會應該由禁止級別調整到常規聚會被允許,因爲工廠裡的戰時工人也可以上班。作者列出了兩個理由:(1)因爲明智慎重的規定能夠阻止教會建築裡人群擁擠,並能杜絕病菌在集會中傳播的危險,或將其減少到最低程度。以及(2)教會應當被允許聚會,因爲這是最不應該被民事政府禁止的聚會(即宗教自由應當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護——譯註)。

根據作者的觀點,教會聚會只有在絕對必要的時候才可以禁止,因爲禁止教會聚會構成對宗教自由的威脅,他是這樣說的:

除了在絕對的、明顯不可避免的必要情況下,民事政府不應該禁止教會公眾崇拜,因爲這樣就在一定程度上在精神及實際上違反了宗教自由的自由實踐。當局知道出於對國家和政府的忠誠,人們會遵守禁止令。(然而)民事政府應當盡一切努力避免阻止人們遵循他們的良心行事,尤其當他們當中有一些人認爲上帝命令他們必須聚會時。

此外,作者認爲教會聚會實際上對抗擊疫情具有積極的影響,他說:

在教會對人的思想和靈魂的影響方面,在通過對神的堅定信心平靜疫情激起的恐慌和害怕方面,教會有潛力成爲抗擊流感的同工,可以與醫護人員協作互助。在這段熬煉人心靈的時期,教會的良好表現理當成爲我們眾人的驕傲。

不僅這一位作家反對教會聚會的禁令。就在第二天,10月26日,又有一篇文章報導說華盛頓特區新教牧師聯盟向衛生官員布朗諾及衛生部部長發起了「強烈的請願」。三週前,就是這個團體投票決定遵守本市關於教會聚會的限制,現在卻尋求獲得允許在第二天聚集敬拜,然而他們未能如願。根據一家報紙報導,「代表團成員被告知,除非衛生專家完全確認大型公眾聚會中感染傳播的危險已消失,否則將不撤銷禁令。」委員會發表聲明作爲回應,解釋說他們並不「想要過長時間地介入人們在各自教會的常規聚會,除了特殊情況下的需要。」然而,他們指出不會撤銷全面禁止所有公眾聚會,包括教會、劇場以及可移動影院,直到流感的影響減弱爲止。

在《昏星報》晚間版致編輯的信中,華盛頓特區主顯節教堂蘭道夫·麥基姆(Randolph H. McKim)牧師抗議對教會聚會的持久禁令。在其評論文章裡,牧師言辭強烈地論道「本市正常的宗教生活失去秩序,沒有什麼比這個事實造成更多恐慌,攫住人心。」牧師又抗議道,在牧師聯盟會見市委員會商討此事時,委員會的考慮僅僅出於「唯物主義立場」。禱告的力量、教會聚會能夠帶來安慰、抵抗焦慮,這些都未被重視。用作者的話說,委員會提到「認爲禱告對實際世界有任何益處的想法是不受歡迎的」。

在死亡人數和新增病例不斷下降時,牧師向委員會發出的信件和訴求又持續了幾天。彌爾頓·沃爾德倫,一位浸信會牧師,在10月19日發表了一篇社論,代表「希羅浸信會的1100名成員」。在文章中,沃爾德倫牧師表達了成員們的擔憂,就是市政官員毫不在意地「干涉了宗教崇拜自由」。成員們尤其認爲「當權者嚴重缺乏對神的敬畏,缺少對教會角色和使命的正確認識,因爲他們將教會與檯球室、舞廳、可移動影院與劇院並爲一談。」如沃爾德倫牧師所言,「基督教會不是奢侈品,卻是任何國家繁衍不朽的必需品。」

禁令撤銷

最終,10月29日,委員會發布了一項命令取消禁令:

1918年10月4日,委員會發出命令,要求華盛頓神職人員取消一切教會崇拜,直到委員會採取進一步行動。這一要求於1918年10月31日終止。

根據特區衛生官員缶勒博士所言,鑑於當前形勢,由於死亡率下降,以及新增病例數目降低,他確定「在本週(週四)開放教會,在週一開放劇場、學校及其它公共聚集場所,是安全的。」 一些教會在週三10月30日版的《星報》登出廣告,宣佈重新開始聚會。例如, 加略山浸信會宣佈重新開始10月31日週四的周間禱告會,以及11月3日主日的常規禮拜。

在到來的第一個主日,弗蘭西斯·格裡姆克牧師(J. Francis Grimke)作了有力的講道,隨後出版發表了《一點反思:走出近期肆虐本市的流感疫情》。在講道中,格裡姆克承認,一些人對於關閉教會「滿腹怨言」。然而,他卻維護聚會禁令:

教會屬於宗教聚會場所,其它地方不是,這一事實一點兒也不影響涉及的衛生問題。若是避免人群會減少被感染的風險,採取謹慎措施是明智的。不要一面毫無必要地冒險,一面又期待神保護我們。

總而言之,1918年的流感提供了借鑑,就是華盛頓特區的教會如何回應一場公共衛生危機以及政府關閉教會的命令。在我們國家遭受的那場極爲嚴重的疫情中,出於對鄰舍的愛,也是爲了保護公共衛生,教會在一定的時期內遵從了政府的指令。即使教會開始不認同委員會的觀點時,仍然遵從他們的命令。這段歷史讓我們看到,教會如何一方面尊重和服從政府權威,另一方面使用言論自由發出自己的主張。


譯:王悅;校:JFX。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How DC Churches Responded When the Government Banned Public Gatherings During the Spanish Flu of 1918

Caleb Morell(伽樂博·莫日爾)是國會山浸信會的教牧助理,同時也是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道碩學生。
標籤
教會
歷史
九標誌
宗教自由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