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停留在如溫水的狀態?
2019-03-05
| Greg Morse

多年以來,我以爲自己是一個基督徒。

我發誓我與上帝有關係。

我一直相信自己可以隨時離開這個世界,被迎入天國。

其實,我不是。我沒有。我不會。

我沒有給那些自以爲是基督徒,但不是基督徒的人分類。我想,我若有絲毫意願想要成爲一個基督徒,上帝應該歡呼喜悅地迎接我才對。我不曾讀過,在審判之日會有人盡力地呼喊迎接耶穌,稱祂爲 「主啊,主啊」, 卻被祂拒絕 (馬太福音7:21-23)。從來沒有人告訴我,有人可以爲上帝做許多偉大的工作,但仍然是迷失的。

我使自己相信,我是安全的,遠離了上帝的憤怒。沒人告訴我,那不冷不熱的 「基督徒」 將會被從上帝的口中吐出來(啓示錄3:16)。沒人告訴我,若上帝不在我心中居首位,我不是迫切需要悔改,就是已經迷失了的。依著弗朗西斯·陳的說法,我有如溫水,並且樂在其中。

有如溫水,並樂在其中

我沒有經常說粗話,沒有隨便和別人上床,大多數的禮拜天都會去教堂。我一定是一個基督徒。

我宣稱耶穌爲我的罪而死;我跟著屏幕上的歌詞唱詩;我在飯前都會做謝飯禱告;也會爲自己在運動上的成就將頌讚歸於神。我一定是個基督徒。

是的,上帝不是我的一切。是的,我不曾讀過祂的話語。是的,我不怎麼禱告。是的,我暗戀罪惡。是的,聖潔顯得極其無聊。是的,我很少在公開場合承認祂,也很少在私底下與祂共處。但祂是明白的,我畢竟只不過是人。沒有人是完美的。

若上帝沒有干預,我最終從自己的幻想中甦醒時,必定是身陷在火湖之中。我想像自己正在恩典的餐桌前享受宴席,從永生的杯中飲酒, 但其實吃的是垃圾、喝的是濁水。我是在做夢,就像以賽亞書中所描述的那樣:

又必像飢餓的人夢中吃飯,醒了仍覺腹空;或像口渴的人夢中喝水,醒了仍覺發昏,心裡想喝。

——以賽亞書29:8


我將是地獄中遭毀滅的所有生物當中最爲可悲的人。

我讓自己停留在幻想中,壓抑著自己的良心,並以這種簡單的策略說服自己———我和上帝的關係沒有問題:我拒絕讀上帝的話語,只以身邊的人來衡量自己。

如何保持溫水狀態

拿自己的信仰與周圍的人做比較(包括非信徒),就像C.S.劉易斯所說的,是滑下緩坡進入地獄最簡單的方法。

朝下一瞥

我向下看那些 "不那麼虔誠" 的基督徒,由此來保持我的自鳴得意。我得救的信心在很大程度上來自於這樣一個事實,就是我在外表上比很多自稱是羊的山羊更加出色。

我像法利賽人那樣禱告:上帝啊,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那些淫亂、說謊、通姦的人——若沒有他們,我不會知道自己是個基督徒。

當一隻鴨子拿自己和其他鴨子做比較時,它會自封爲一隻天鵝。

向上一瞥

當我遇到真正的信徒時,我也會有片刻深感自己有罪。但爲了保持溫水的狀態,我便得出這樣的結論——他們不過是全明星基督徒罷了。

與其將他們歸爲 「活的」 一類,把自己歸爲 「死的」一類,我便推斷他們相當於電影《復仇者聯盟》中的超級英雄。他們是 A+基督徒,而我是C或C-基督徒——但雙方都通過了。僅僅因爲我沒有加入基督徒全明星隊並不代表我不是團隊的一份子,不是嗎?

一旦我建立了超級英雄基督徒的分類之後,我就會找出各種理由把那些令我感到不安的基督徒放入其中。哦,他想當牧師!哦,他們已經是多年的宣教士了。哦,他們一生都是在基督化的家庭裡長大的。哦,他們的性格就是對什麼都興奮。難怪如此。

我甘心地把自己歸類於靈性上的霍比特人——畢竟他們也是包括在團契中的。

我沒有瞥見的地方:聖經

當我處於不冷不熱的溫水狀態時,聖經就在我房裡,積滿灰塵,從未被打開過。

接著,上帝把我帶到祂的話語裡,救了我。上帝在那陰冷潮溼的宿舍中遇見了這位身高6英尺5英寸、可憐的的霍比特人,並藉著祂的靈和祂的話語讓他活了過來。這如溫水般、膚淺的教派式的信仰終於被聖經中那位烈火之神的生氣蓬勃點燃了。

我讀到,你必須重生才能進入上帝的國(約翰福音3:3);要愛惜耶穌勝過一切——父母、兒女、配偶 ——這不只對超級基督徒們說的,而是對每一位跟隨耶穌的人說的(馬太福音10:37-39);上帝恨惡我只在飯前及禮拜天早上用嘴唇來親近祂,而心卻遠離祂(以賽亞書29:13-14);我竟可以在一千次的查經活動中查考聖經,然而卻不肯真正到耶穌那裡去得生命(約翰福音5:39-40)。

我讀到,我不可能做得足夠好,使上帝虧欠我(路加福音17:10);我不可能既屬肉體又得上帝的喜悅(羅馬書8:8);我因不愛耶穌受到應得的咒詛(哥林多前書16:22),並且懲罰就是永永遠遠受痛苦 (啓示錄14:11)。

我讀到,上帝並不是一個在食堂裡不會社交、急需要某個人和他坐在一起的小孩;祂的名字就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啓示錄19:16),而一切被造之物都將要向祂屈膝(腓立比書2:10);祂並不需要我(使徒行傳17:25);若是我不肯敬拜祂,石頭必要呼叫起來(路加福音19:40);我是爲祂的榮耀被創造的,而不是祂爲讓我得榮耀(以賽亞書43:7)。

我讀到,我若不愛惜基督,不悔改,不甘心降服於祂,祂就會把我從祂的口中吐出來。(啓示錄3:15-16)

對如溫水之人的大好消息

然而我還讀到,當我們還處在比溫水狀態更糟的時候,萬王之王爲救我們而死(羅馬書5:8)。儘管我的罪孽和冷漠爲我換來的乃是死,上帝在基督裡白白賜予我的恩賜乃是永生(羅馬書6:23)。我讀到,耶穌來,不是爲著那些健康的人,祂的憐憫及恩慈是爲給予那些在他們的罪中患病的人(路加福音5:31)。

我讀到,我若干渴,若沒有銀錢,上帝邀請我就近祂並得滿足(以賽亞書55:1)。我讀到,我若厭倦了那不能使我飽足的勞碌,轉向祂,祂將會以肥甘餵養我,賜我生命,並藉著祂的兒子與我立下永遠的約(以賽亞書55:2-3)。

我讀到,上帝親近任何向祂回轉,尋求赦免的人。祂對那最邪惡——又不冷不熱——的罪人賜予絕對的赦免和福樂,超過他敢於期盼的(以賽亞書55:6-9)。我讀到,這份邀請是以上帝獨子的代價買贖回來的(以賽亞書53:1-12)。

倘若你亦如溫水且正在閱讀這篇文章,有極大的好消息要告訴您:還有時間。悔改,信靠,喜樂,得生命。


譯:Lin;校:劉晴。原文刊載於渴慕神網站:How (Not) to Stay Lukewarm

Greg Morse(格雷格·摩爾斯)是 DesiringGod.org 的內容策劃師,畢業於伯利恆學院,神學院。 他和他的妻子Abigail 住在聖保羅。
標籤
聖經
基督徒
渴慕神
掛名的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