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如何爲阿富汗和塔利班禱告?
2021-08-18
—— Joe Carter

阿富汗的陷落似乎迫在眉睫,因爲塔利班武裝重新獲得了他們二十年前失去的對這個國家的全面掌控。雖然我們不確定未來會發生什麼,但是我們可以確定,阿富汗的基督徒在未來的日子裡面臨著嚴重的危險。

即使有美國存在的軍事力量約束,阿富汗仍被「敞開的門」(Open Doors)機構列爲「迫害僅比朝鮮略輕」的土地。如果阿富汗基督徒的信仰被人發現,他們將面臨可怕的後果。正如「敞開的門」網站所指出的,他們面臨兩個選擇:逃離這個國家,或者被殺害。「我們每天如何生存,只有上帝才知道。」一位地下阿富汗基督徒說。「祂知道,因爲祂一直滿有憐憫地與我們在一起。但我們對周圍的死亡感到非常疲憊。」

隨著美軍迅速撤離阿富汗,該國基督徒將受到更多逼迫,女孩和不同年齡婦女也將受到影響,那些在過去二十年裡幫助西方軍隊、政府和機構的人也將受到影響。我們需要勤奮地爲這些弱勢人群禱告,求神保護他們免受即將到來的痛苦。

西方的基督徒應該爲阿富汗牧師和傳道人得到屬靈的支持而禱告。阿聯酋牧師約書亞·曼利說:「每一位給我發電子郵件或短信的教會領袖都請求我們爲他們的信心更加堅定向上帝禱告——正如其中一人所說的那樣,他們將會『在主裡剛強,因爲主是至高的君王。』」 

我們也應該爲那些生病的人祈禱。正如「敞開的門」組織所指出的:「雖然國際媒體沒有充分報導,但該國的新冠病例正在激增,醫院能夠提供的服務也很有限。對於醫療系統如何在新的塔利班政府的領導下維持下去,目前尚無定論。」我們還必須祈禱,阿富汗政府的衰落不會導致更多的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大赦國際(Release International)的保羅·羅賓遜(Paul Robinson)說:「塔利班的迅速推進只能使極端分子更加膽大妄爲。」

但還有一個群體,耶穌告訴我們,我們需要爲之代求:塔利班。馬太福音5:43這樣告訴我們:

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爲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

當耶穌發出愛我們的仇敵並爲他們禱告的命令時,祂知道有一天自己的門徒需要爲伊斯蘭極端主義組織祈禱,比如塔利班——雖然他們殺害基督的新娘。爲塔利班祈禱並不是我們自己會選擇去做的事,但這是耶穌對我們的命令。

以下是我們爲那些謀殺我們阿富汗弟兄姊妹之人禱告的三種具體方式。

爲塔利班人員的歸主禱告

我們不願意爲像塔利班這樣的伊斯蘭極端分子歸主而禱告,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我們認爲他們會成爲基督門徒這樣的想法是荒謬的;第二個原因是,我們擔心他們可能真的會信主。

第一個原因很常見,因爲爲極端分子禱告求主使他們改變信仰似乎是一個無用的請求。我們認識到的神學真理是神可以爲塔利班做祂爲我們做的事:提供恩典的禮物,使他們可以得救(弗2:8)。但我們「現實地」看待這種情況時會告訴自己:他們真正信主的可能性幾乎爲零,甚至費心去問神都是在浪費時間——包括我們和神的時間。

毫無疑問,這種歸信幾乎不可能,也非常罕見。然而,我們還是應該爲他們的歸主而禱告。如果我們真愛我們的仇敵,我們怎麼能不(至少)祈求神改變他們的心呢?

另一個不太常見的原因是,我們不爲他們的改變而祈禱,因爲我們擔心他們可能真的會悔改。就像去往尼尼微的約拿一樣,我們希望我們的敵人得到他們應有的懲罰,而不是憐憫和寬恕。

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可能有許多基督徒盡職盡責地遵循耶穌的命令,爲納粹禱告。然而,如果這些祈求者發現希特勒在臨死前的那一刻真正爲自己的罪行悔改了並得到了上帝的饒恕,他們會作何感想?許多人會覺得被欺騙了,好像上帝原諒如此可怕的罪行是不公平的。他們很可能想抱怨,就像約拿在上帝放過尼尼微人時那樣說:「耶和華啊,我在本國的時候豈不是這樣說嗎?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約拿書4:2)。

但正因爲祂是一位有恩典和憐憫的神,我們應該爲我們的敵人能改變而禱告。我們怎麼能不要求上帝向我們的敵人彰顯與他向我們彰顯過的同樣恩典——當時我們也是祂的仇敵。

祈禱塔利班能更少作惡

我們爲塔利班的信主禱告,同時也爲他們的作惡得到抑制禱告,這兩者並不矛盾。他們的作惡能被抑制,這既是爲了塔利班逼迫者的好處,也爲了被逼迫基督徒的好處。對於那些對上帝心硬的人來說,與其讓他們繼續迫害上帝的兒女,還不如縮短他們的生命。正如約拿單·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在關於馬太福音5:22的講道中所說,地獄裡的人願意付出整個世界的代價,只願一生中少犯一次罪。

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保護無辜者的訴求是要所有人類政府——包括美國——採取軍事行動,防止塔利班迫害阿富汗的男人、女人和兒童。我們有理由支持公正地使用武力來限制這種邪惡,我們應該禱告求神再次提供這種限制性的力量。然而,我們應該謹慎對待我們請求的動機,雖然塔利班武裝人員的死亡可能是抑制他們造成更多死亡和痛苦的唯一有效方法,但我們不應該爲他們的痛苦或死亡感到高興(箴24:17)。

祈禱塔利班能得到神的公正審判

就像我們向正式成立的政府當局請願以實現世俗的正義一樣,我們可以向我們神聖的上帝請願以實現神聖的正義。正如約翰·N. 戴(John N. Day)所說:「愛和祝福是新舊約聖經中眾聖徒平常的道德倫理,而詛咒和要求神聖的審判是他們在極端情況下的道德倫理。基督徒可以在極端情況下針對頑固、欺騙、暴力、不道德、不公正的罪人發出復仇的請求。」

在要求神的正義得到伸張時,我們應該小心地鑑察我們的動機。祈求神聖的正義可能是規避我們愛仇敵責任的一種方式。雖然我們必須把復仇的權力交給神,但我們不能忘記神對我們的命令。正如保羅在羅馬書12:19-21中所寫的: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爲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所以,「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爲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你不可爲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

在我們的禱告順序中,呼求神聖的正義審判應該被列爲「最後的手段」,懇求神向那些既不歸向上帝也不放棄作惡的人做必要的事情。

我們過去也同爲神的仇敵,現在我們應該感到親切和感恩,因爲我們居然蒙了應許得以爲我們的敵人禱告,因爲我們知道耶穌會聽到我們的請求。我們應該對上帝的恩典充滿感激,甚至希望塔利班也能接受神的憐憫。但是,如果他們拒絕,並對那個會饒恕他們的人硬著心腸,那麼我們必須祈求,求神使得他們接受在基督的公義之外每個人都應得的神聖審判。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to Pray for Afghanistan—and the Taliban.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禱告
恐怖主義
阿富汗
塔利班
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