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你的家庭談論社交疏離
2020-03-26
| Joe Carter

「社交疏離」可能將是今年年底前最重要的詞,雖然在2020年前你對其聞所未聞。

作爲一項遏制疾病傳播的預防措施——就拿新冠病毒來說——社交疏離是使你與他人保持距離(就新冠來說,至少6英尺以上)的簡單舉措。這也包括減少與人接觸的一些措施,例如避免使用公共交通或公眾聚集。過去,社交疏離被證實的確能救人命,比如在1918年流行的西班牙流感、以及2009年墨西哥城的流感大流行。如果有足夠多的人採納該舉措,社交疏離也當能在今天救人的性命。

「你每減少一次與親屬、朋友、同事、學校師生的接觸,都將對疫情在人群中的傳播產生顯著影響,」喬治亞州立大學人口健康科學主席傑勒德爾·周維爾(Gerardo Chowell)說

不幸的是,我們都知道那些出於無知或頑梗的群體故意不去遵守這項必要的公共健康措施。以下列出了我們該如何與不同的家庭成員談論社交疏離,讓他們不要再做製造問題的人,而成爲解決問題的人。

你那年幼、不明白他們爲什麼要遠離人群的孩子

在和你的孩子談論冠狀病毒後,採取以下步驟向他們解釋他們可以如何幫助遏制疾病。

年幼的孩子們習慣作爲弱者生活在這世上,被強壯的人保護。目前的危機則讓兩者的角色互換了。「看上去孩子們不容易感染,他們看上去不會得病,」流行病學家艾米莉·蘭登說,她是芝加哥大學醫學中心感染預防與控制的醫學總監。

向他們解釋,神已經用特別的能力裝備了他們年輕的身體以對抗病毒,這一能力能防止他們生病。但是他們仍能成爲病毒的傳染者,所以需要和更容易感染的老年人保持距離。

盡可能個人化一點也會有所幫助。指出他們的朋友和朋友家中有些人更易受影響,例如那些年長的、懷孕的、有糖尿病的、剛從癌症中恢復的。當孩子們意識到他們的犧牲帶著英雄色彩,他們的行動能真的拯救生命時,可能更願意對此做出貢獻。

你那從大學歸來,不明白爲什麼不能去參加派對的孩子

儘管他們感染疾病的風險較低,他們傳播病毒的風險可不低,由此開始你的解釋。事實上,無症狀感染者具有更強的病毒傳染力,比我們之前所瞭解的要厲害。下一步,請他們閱讀《華盛頓郵報》中《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呈指數擴展的原因,以及如何努力「壓平增長曲線」》(「Why outbreaks like coronavirus spread exponentially, and how to 『flatten the curve.」)一文裡的圖片。

如果這些沒有說服他們呆在家裡,你可能要問自己是否在他們的大學教育上浪費了錢財。

你那位害怕別人會說他「自由派」的老爸

90年代的卡通片《小淘氣》中有這麼一集,兩個小男嬰在討論「壞的詞」。「壞的詞可能是人不想聽到的詞」,湯米說。「那麼」,菲爾說,「我知道一個很糟糕的壞詞:洗澡。」

「社交疏離」對很多成年男人來說似乎就是個「壞詞。」我們生活在一個奇怪的時代中,刻意避免爲公眾健康而設立的基本健康衛生要求,被看作是政治獨立的行動,而非幼稚的叛逆。

也許對這類幼稚行爲最好的回應是懇求他們爲了孩子們別這樣做。直接請你老爸別扎堆,別和人握手——就算是爲了你吧。如果他因爲懼怕別人的評論而反對的話,你就說,「你可以告訴他們,你已答應兒子/女兒,不會這樣做。」

當然不總有效,但很多成年男子很難對孩子提出的請求說不。

你那位說「我有耶穌,我不害怕」的老媽

對你的那位說自己不擔心,因爲她死了,會和耶穌在一起的老媽,你要告訴她兩件事。

首先,如果你有耶穌,你該知道你的身體不是你自己的,不能按照你的意願來處置。保羅在哥林多前書6:19-20說,「你們豈不知道你們的身體是聖靈的殿嗎?這聖靈是從神而來,住在你們裡面的。而且你們不是屬自己的人,因爲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體上榮耀神。

其次,即便你不在意自己的健康,也該爲其他曝露在病毒中的人考慮。就如耶穌命令要愛鄰舍如自己的意思是,對因你的行爲受影響的人表達關心(例如有糖尿病的、癌症、高度緊張、懷孕的等等)。

你那總是唱反調的叔叔

有些人對反對或拒絕大眾觀點有著天然的嗜好。不幸,我自己就有這種傾向。2007年經濟大衰退開始時,我不斷地重複輕看經濟危機的嚴重性。當朋友和同事表達憂慮、消極、或任何我看爲「恐慌」的情緒時,我都看是對我的侮辱。我甚至忽略那些與我觀點相悖的證據。

我錯了。我的固執讓我對受苦的人心硬。在新冠病毒這個危機上,我看到許多男女和我持同樣的態度。

與其說服他們承認自己錯了,不如讓他們明白哪怕他們是對的,仍該保持社交疏離。就爭論來說,承認他們可能是對的。媒體在這件事上可能誇大了問題,超出了合理的範圍。政府確實可能有些過激反應。隨後,在做出讓步後,跳到「雖然……」上。雖然威脅可能被誇大了,社交疏離仍能控制和減少危害,無論真實的威脅是否存在。

請他們考慮一下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的主張。他是諾貝爾獎獲得者、生物物理學家,在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結構生物學。萊維特查看了中國某省的數據,發現疫情以每日30%的速度增長。他認爲如果按照這個比例全世界本該在90天內被感染,然而這一推測並沒有發生。基於逐漸消減的感染案例和死亡數,萊維特預計中國的疫情將於三月底結束。

「當人們討論疫情時,這讓人很恐慌,因爲他們每天不斷地聽到新確診的案例,」萊維特說。「但感染比例的下降表明疫情流行即將結束。」

是什麼讓感染比例下降呢?是保持彼此間的距離。「現在開始,你不再在街上擁抱你看見的每一個人,你避免和那些感冒的人面對面,就像我們做的,」萊維特說。「你越能保持距離,就越能防止感染。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一個病毒攜帶者只能每三天感染1.5個人,而且比例正持續下降。」

「這就是我的信息,」萊維特總結道。「你需要把新冠病毒看作是嚴重的流感。它的感染強度是普通流感的4-8倍,但絕大多數人仍會保持健康,人類會繼續存活。」

可能過度了。可能不像我們恐懼得那樣可怕。但聰明的唱反調者承認,就現在而言,我們需要保持彼此之間的距離。

你那位看了太多有線電視新聞的祖父

讓我們從分辨什麼是真實的,什麼說了毫無幫助開始。可能你忍不住(我總是這樣)要指出有線電視新聞讓我們變得多愚蠢。你也可能忍不住要指出許多有線節目(尤其是福克斯新聞觀點節目)輕看了疫情的威脅,這種輕看極爲危險。當危機結束時,這類討論可以進行(或者到了你的觀點無可辯駁的時候)。

現在,最好的方法是關注在信息的改變上。指出那些之前稱病毒爲「騙局」的新聞源——如川普總統和福克斯新聞——已經改變了觀點,目前他們正警告美國人嚴肅對待新冠病毒,採取社交疏離的手段。

例如,週一的時候,川普總統發佈了疫情指南,要求美國人在隨後的15天內,避免10人以上的聚會,以減緩新冠病毒的傳播。

「在阻止疫情傳播和交叉感染上,我們每個人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川普在白宮新聞發佈會上如是說。總統補充道,「糟透了,糟透了。」

同樣,前眾議院發言人,福克斯新聞撰稿人紐特·金里奇指出,對於疫情我們應對過度,比應對不足好。「我呼籲今日收看節目的每位觀眾,預備好不要去酒吧,不要去參觀,不要去到任何人群聚集的會議。」金里奇在福克斯新聞中說

「接下去的一、兩個月裡,我們都要生活在戰時緊急狀態中,」金里奇說。「這將是場影響每個美國人的戰爭。你不知道多少你愛的人會感染而死去。所以,減少疫情的傳播是你的責任。」

如果他們不聽呢?

基督徒把參與社交疏離看爲愛鄰舍的舉動。在此事態下,作爲信徒,也是家庭一員的責任就是提供智慧的建議。但你不能控制他們是否聽取建議。就像箴言27:12所說,「通達人見禍就藏躲;愚蒙人卻前往受害。

不久的將來,我們可能會因爲他們自私的行爲受苦。但你還是要藉著勸說他們做正確的事,盡你當盡的本分。因此,勇敢地和你的家人談論社交疏離吧——確保你和他們保持了六英尺的間距。


譯:EYZ;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to Talk to Your Family About Social Distancing

Joe Carter(喬·卡特)是福音聯盟的編輯,同時也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 Virginia)的麥克林聖經教會(McLean Bible Church)擔任牧師。
標籤
家庭
時事
新冠病毒
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