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與基督信仰相悖嗎?
2019-11-09
| Kevin DeYoung

我並沒有興趣對兩黨(指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譯註)的就業促進計劃作評論。雙方無疑有很多對經濟增長有益的好點子,也有許多壞點子是需要避免的。對此我還是讓讀者自己判斷。

然而我覺得,私營經濟如何產生就業崗位這個問題值得我們思考。基本而言,就業崗位產生於手中有錢,並想要把錢花在更多人身上的人。這意味著:

  1. 僱主需要有錢。他可以花自己的錢,或者他可以從投資者或銀行藉錢。但無論如何他必須手中有可以支配的錢。
  2. 僱主必須相信在新僱員身上花錢對他的生意有好處。我們可能希望僱主只是爲了僱人而僱人,但那不是世界運作的方式。當僱主想要做慈善時,他們寧可捐贈給教會或母校。但是對於自己的生意,他們知道他們需要賺錢。於是,他們只有在相信更多人力資源成本最終能從增加的營收中彌補回來的時候,才會去僱傭新人。
  3. 僱主必須願意承擔風險。僱傭新人的是一件有風險的事,僱主不能確知他們能從新僱員得到什麼。更重要的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利潤會如何受到影響。他們跟隨趨勢,追蹤收入,將錢妥善保管,但最終,每一次業務擴展都有風險。
  4.  僱主必須多少對自己關於將來的預測有信心。是的,風險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精明的生意人會設法去最大限度降低風險。他們需要知道他們得繳納多少稅、現有法律執行是否公平、將會有怎樣的法規要遵守、競爭對手那裡正在發生什麼、他們需要購買的物品價格正在怎樣變動、海外市場行情如何等等。所以有數不完的事情他們想要了解。他們不能知道全都的因素,但是他們越能預估未來,就越有底氣去承擔風險。

這一切背後

當然,如果僱主不賺錢,以上這些就都是空談了。幾乎沒有生意能夠在利潤不增加,或者人們對利潤增加沒有強烈的信心的情況下實現擴張。

那麼利潤從何而來?

人們以高於生產成本的價格出售物品或服務的時候就產生了利潤。無疑,的確有一些貪婪的人會以犧牲原則、利用他人良善的手段去追逐利潤,但利潤本身不是壞事。事實上,利潤讓我們知道我們正在提供人們覺得有價值的產品,利潤也幫助我們將資源分配到人們需要的物品與服務中。

當同樣的物品或服務可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時,利潤便上升。在公平的競爭下,價格最終會下降,使消費者受益。這一遊戲的正式名稱是「生產力」。當同樣的物品能夠以更低的價格生產時,生產力便上升。生產力的上升帶來經濟的擴張。這並不意味著所有人的受益是一樣的:比如一個行業的突然盈利可能是另一行業的壞消息。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生產力的增加,這對經濟的整體淨效果是正向的。那意味著會有更多的就業崗位。

讓我來進一步說明。

哞先生與他的擠奶女工

哞先生(Mr. Moo)從事賣牛奶的生意。他每加侖牛奶收5美元。鎮裡所有人都要牛奶,所以每個人都付給哞先生5美元購買一加侖牛奶。但是哞先生想要賺更多的錢。也許是他貪婪、也許他想增加對他教會的奉獻、也許他要購買一輛新車、也許他剛有了新的孩子——需要吃的和穿的、也許他想賭賽馬,不管什麼原因,哞先生(如同幾乎每一個人)想賺更多的錢。他應當怎麼做呢?

他可以擡高牛奶售價,但他意識到當奶價在6美元每加侖時,他的有些顧客會開車到鄰鎮去買牛奶,那裡的價格只有4.75美元每加侖。所以他轉而去努力降低成本。他生產一加侖牛奶花費4美元,但是他想要做得更好。於是次月他將擠奶女工替換成了擠奶機器。這需要一筆可觀的初期投資,但一年不到,擠奶機的成本就已經賺了回來。因爲不用再支付擠奶女工工資,他的牛奶生產成本只需要3美元。現在他的售價是4.25美元,既省了顧客的錢,又增加了自己的利潤。

這個簡單的例子顯示了生產力如何推動利潤。哞先生找到了一個辦法,可以讓他花更少的錢做同樣的事。

但是讀者會問,這對哞先生之外的人有什麼好處呢?這樣說吧,當其他的農戶也購置了擠奶機,他們的成本也下降。所以他們降低了售價,希望吸引更多顧客。哞先生做的正是同樣的事。儘管他現在更有錢了,他的顧客同樣也是。他們在每一加侖牛奶上省下了75美分(現在4.25美元,原來5美元)。現在他們還是享有和以前一樣的牛奶,但是有更多的錢。於是經濟得到了增長。

那還不是全部,哞先生口袋裡有了更多錢後,他就會更多地外出就餐。這促使當地的漢堡店聘用了更多的廚師。所有新機器需要維護,所以當地的維修工招起了學徒。雜貨店老闆因爲在牛奶上花費降低,便能多僱傭一名裝袋工。醫生因爲在奶製品上省下了錢,便有更多的可支配的錢,於是他捐助了當地的一家博物館,使得後者能新購買兩幅畫作,而那位畫者正在成爲藝術家的道路上努力著。當初沒有人料到哞先生的機器將會幫助那麼多人,創造那麼多工作崗位。也沒有人會真正注意到,但這些都真切地發生了。

但那些擠奶女工呢?的確,她們失業了,她們的生活至少在短期內因爲創新而變糟糕了。似乎那些嚇人的擠奶機搞亂了一切。事實上,鎮長几乎要立法禁止擠奶機,也有人想要設立一項新的擠奶機稅用來抑制農戶購買它們,以幫助擠奶女工維持工作。但這些最終都沒能發生。與之相反,農戶們不斷購置擠奶機,擠奶女工們持續失去工作。這給擠奶女工與她們的家庭帶來了艱辛。

然而這並不是故事的全部。一些擠奶女工去了擠奶機制造商泵先生(Mr. Pump)那裡工作。他的生意正在急速擴展,需要更多工人去生產更多機器,所以他僱傭了一些擠奶女工。同時記得,因爲奶價的下降,奶酪、披薩和酸奶的價格也隨著下降。所有人的購物開支變少了。整個鎮子雖享用著同樣的產品,但現在更有錢了。所以沃爾先生(Mr. Wall)和瑪先生(Mr. Mart)決定新開一家二手品店。那位一開始爲忙碌的沃爾先生與瑪先生照看孩子的樂卓女士(Mrs. Lovejoy),現在決定開一家託兒所。正如沃爾先生與瑪先生那樣,她也僱傭了一些先前的擠奶女工做幫手。一些已成家的擠奶女工決定她們不再需要去工作,因爲日用百貨比以往便宜了,整個家庭能以更少的開支度日。失業是艱難又丟人的,但五年後,得益於哞先生購置擠奶機,整個鎮子生活變好了:工作崗位更多了、家庭能夠購買更多的東西,並且有更多的冰淇淋讓每個人享用。

回到要點

這則小寓言的要點是要強調生產力的厲害之處。顯然,我的故事是大大簡化了的。這個例子沒有考慮到有些技術存在道德上的疑問,以及有些人會以不道德的方式使用技術。美德對所有蓬勃發展的經濟都是必需的。經濟學家們稱之爲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這只是對信任、誠實與法制的一個花哨的稱呼。當腐敗橫行時,經濟必然會受拖累。所有的經濟體都需要一套由中立的執法人公正執行的規則。這一切在我們的資本主義朋友哞先生的故事裡是默認的前設。

我不相信聖經規定了某種特定的經濟體系。基督教並沒有要求社會實行資本主義,但基督教原則的確堅固了資本主義的基礎。這其中最重要的是「資本」自身。我們一般一聽到「資本」,便想到錢。但那不是唯一或最重要的資本。請記住,「資本」(capital)一詞來源於拉丁語中的「頭」(caput),資本主義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人的頭腦。資本主義的引擎(「頭」)是神賜的,讓人去發明、創新、有動力征服與駕馭、有能力,和有責任。當人類從無到有造出產品,或當我們更有效率地造出同樣事物時,我們裡面神的形像便得到了彰顯。我們將黑漆漆黏糊糊的髒物變成燃油,將沙子變成硅,做成芯片,那是人類聰明才智的結果。生產力由此得到提升。事情就是這樣運作的:生產力增加拉動利潤,而利潤是創造就業崗位的根本。


譯:Alex Liu;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Is Capitalism UnChristian?

Kevin DeYoung(凱文·德揚) 是哥頓-康威爾神學院的道學碩士,北卡羅來納州馬修斯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福音聯盟的董事會主席,改革宗神學院夏洛特校區的系統神學助理教授,萊斯特大學博士。凱文和他的妻子特麗莎有八個孩子。
標籤
世界觀
經濟
資本主義
利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