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字》算是基督教經典嗎?
2019-12-10
| Justin Taylor

利蘭·萊肯(Leland Ryken)在他出色的文章《霍桑的<紅字>:什麼才是基督教經典?》(摘自《黃金的領域:基督教視野中的經典》 [Realms of Gold: The Classics in Christian Perspective, Wipf&Stock,2003年出版],第133-154頁)中正確地指出,《紅字》可能是所有經典著作中遭到最廣泛誤解的一本。英語文學課堂常常錯誤地教授這本書,這種誤讀來自把書中所呈現的清教徒錯誤地等同於基督教信仰,而該書的後半部分又有意地壓制了基督教信仰。令人特別遺憾的是,大多數人對清教徒的概念都來自霍桑的故事。」(要獲得更多正確的信息,請參閱萊肯本人所寫的《入世的清教徒》[ Worldly Saints: The Purtians as They Really Were]一書。)

萊肯在他的文章中,以霍桑的這部經典著作作爲案例來回答「什麼是基督教經典著作?」這一問題。

五大誤區

要回答這個問題,他首先幫助讀者認識到可能有的五種誤區。

誤區一:如果大多數讀者和評論家都說《紅字》是基督教經典,那麼它就是。

他寫道:「多數人的觀點並不保證就一定是正確的觀點。」,如果是基督教經典著作,那麼「霍桑的文字本身必須反映出對基督的忠誠。」

誤區二:《紅字》是基督教經典因爲它寫得很棒。

「傑出的藝術性並不能使其成爲一部基督教經典。」萊肯對形式和內容作出了區分,並說:「文學中的宗教元素主要是根據作品對作品所描繪的人有什麼樣的態度來辨別的。」

誤區三:若想知道《紅字》是否是基督教經典,我們必須先知道它的作者是否基督徒。

一方面,「作者是基督徒並不能保證他或她所寫的內容體現的是真正的基督教觀點。」另一方面,「非信徒可能在他或她的寫作中體現基督教觀點。 (就霍桑而言:「我們對[他生活]的瞭解,尚且無法定論他是否擁有基督教立場。」)

誤區四:《紅字》是基督教經典因爲它描述了基督徒的境況、用語和典故。

「故事中的基督教元素最終取決於作品的內在和哲學模式。基督教的處境和典故通常是基督教世界觀的路標或載體,但它們並不能證明作品是基督教文學。」

誤區五:《紅字》是基督教經典因爲它涉及深刻的問題。

「《紅字》涉及罪、罪責、偏見、道德責任和寬恕等問題,但這並不使它成爲一部基督教經典。這僅意味著該故事涉及基督教信仰所談到的問題。霍桑的故事是否是基督教經典,取決於作品如何處理這些問題。」

《紅字》是基督教經典的四個理由

第一,藝術性

「儘管卓越的藝術性並不能使《紅字》成爲基督教經典,但需要強調的是,基督教經典首先是一部經典。」換言之,「一部作品在成爲一部基督教經典之前,它首先應當是一部經典。因此,它必須展現出卓越的藝術性,令我們欽佩與驚奇。霍桑的故事正是這樣一部作品——是世界聞名的經典故事之一。」

第二,對人類經歷的真實描述

「我堅持基督教經典必須符合現實和經驗真實性這一標準,儘管這並不必然保證基督教經典獨特的基督教視覺。」「基督教經典部分地是通過成就任何經典所成就的來實現這一目標——在內容層面:它多方面深刻地觸及生命。《紅字》的真實性水平之一是對人類在社會、道德和心理領域的經驗的真實刻畫。」

第三,生命的詮釋

在《紅字》一書中,基督教對經驗的詮釋其中一部分是該故事如何使我們認同作家對清教徒和浪漫主義世界觀的負面評價。霍桑運用講故事者的情感策略,使我們不認同清教徒們在整個故事中的行爲以及故事後期海斯特的浪漫主義價值觀。」

第四,恩典的得勝

「要獲得基督教經典的稱號,一部作品必須做的不僅僅是在經驗選定的某方面闡述基督教的觀點。 它也必須令人信服地介紹基督教經驗中最重要的內容,即上帝赦免罪人之救恩的得勝。 用另一種方式描述了基督教經典人物刻畫的主角——他相信救恩與永生。」 (這發生在《紅字》中。)」萊肯引用了一位評論家評論所指出的「《紅字》是對救恩的完整闡釋。」


譯:陳媛媛;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博客:Is The Scarlet Letter a Christian Classic?

Justin Taylor(賈斯汀·泰勒)是十架之路出版社(Crossway)的高級副總裁,曾出版過多本書籍,同時他也是「兩界之間」(Between Two Worlds)與「福音派歷史學」(Evangelical History)這兩個博客的主人。
標籤
小說
基督教
英語文學
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