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要反覆重讀這本關於救贖的古舊著作?
2020-09-09
| Randy Newman

編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議的那樣,我們要幫助我們的讀者「讓這幾個世紀以來乾淨的海風吹過我們的心」(出自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譯註)。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樣,「只有通過閱讀經典」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我們接下來要審視一些可能被遺忘、但是依然和現今的教會相關,並且能幫助今日基督徒的經典著作


我有一個矮書架,專門用於擺放我的閱讀生涯裡最重要的書籍。在把書「擢升」到那個崇高的書架上之前,我都會經過漫長而仔細的考量。但是萊昂·莫里斯(Leon Morris)的《贖罪:它的意義及重要性》The Atonement: Its Meaning and Significance)(下稱《贖罪》)卻在那書架上擺放的端正醒目。這有點怪,畢竟我第一次閱讀,還是30多年前上系統神學課程時。然而今天它在那架子上的位置仍然不容置疑和不可動搖。我經常翻閱重讀它,每次都受益。 

《救贖》這本書通過多個新約詞彙所帶來的多方面視角來審視我們這位彌賽亞的死與復活。這些新約詞彙包括:約(covenant),祭(sacrifice),贖罪日(Day of Atonement),逾越節(Passover),救贖(redemption),和解(reconciliation),挽回祭(propitiation)和稱義(justification)。這種從多方面視角審視的累積效果,用下面這句話來形容,非常貼切:「整體大於部分的總和。」 ("The whole is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的確,莫里斯的作品既能激發我們去敬拜神,又能加快我們成聖的步伐。 

挽回(Propitiation)和償付(Expiation)

瞭解莫里斯的《使徒的十架佈道》( The Apostolic Preaching of the Cross)和多德(C. H. Dodd)的那本非正統基督教著作《使徒的佈道及其發展》(The Apostolic Preaching and Its Developments)這兩本書之間的差異是有幫助的。莫里斯的書在某種程度上是對多德的回應,後來爲了更廣泛的讀者群而改寫,就成爲了《贖罪》這本書。由於莫里斯的第一本書收到的反響十分熱烈,許多人敦促他爲那些未經聖經希伯來語和希臘語訓練的人寫一本類似的論述。我很慶幸第二本書的出版,讓我可以推薦給所有基督徒,無論他們是否接受過正規的神學訓練。 

多德主張用「償付」(expiation)來描述贖罪,並堅稱聖經中的上帝是沒有憤怒的上帝。莫里斯則堅持使用「挽回」(propitiation)一詞,並指明上帝必須爲罪而發烈怒,並確實爲人的罪而發怒。但令人驚異的是,祂的兒子代替我們承擔了這烈怒。

有些人可能會提出一個問題,「這兩者真的有差別嗎?」 莫里斯則會說:「哎呀,那差別可算是天壤之別了!」 而且,這個真理的重要性可不僅僅在於翻譯準確性上,也不在於神學上的吹毛求疵似的糾纏細分。《贖罪》這本書幫助了我在認知和情感層面上都更深的認識體會到十字架的偉大壯美。 

內涵豐富的十字架

優秀的作者通過做大量的研究、翻譯和詮釋來爲讀者服務。莫里斯深入地研究了詞源學、神學(包括聖經神學和系統神學)以及歷史,好使我們增長智慧、加深理解並且通過福音得到生命更新和成長。通過閱讀他的話語,我們能夠更容易地理解真理,並深入真切地應用它們;若沒有他的寫作,我們可能就會忽視那些真理,也不會把它們施以應用。

莫里斯在書的引言中告訴我們他的寫作目的(12-13頁,英文直譯):

儘管新約聖經的作者都贊同十字架的中心地位,但他們並非都以相同的方式表達出這一點。一些人喜歡用某一種方式來描繪,其他人則喜歡用另一種方式……當我們理解了這些詞對最初使用它們的那些人意味著什麼的時候,我們便可以更全面的瞭解那些人對基督十字架的深刻意義是怎樣理解看待的。

這一點使我考慮到:如果上帝的話語以不同方式描述十字架,我斷不敢在這個最關鍵的真理上僅僅滿足於一個簡化了的或者不完整的觀點。

例如,在莫里斯的書中講救贖(redemption)的一章中,他幫助我看到了該詞具有的兩個方面。救贖包括了把我從奴役中解救出來,還包括了把我送到我原本該在的地方。轉移「所有權」從一個主人到另一個主人是需要付高價贖買的。莫里斯花足了時間來探索這個詞在其原始聽眾的耳中和心中是怎樣有著嚴格的經濟概念意義。在如今的時代,我們弱化淡化了該術語,使它僅弱弱地帶有從某個(不好但並不致命的)狀態轉移到另一個(好但不是最好)狀態的意味。我們來想一想這個術語在體育界的用法:「去年,他們的戰績不佳,但是今年他們得到了救贖,贏得了全國冠軍。」 莫里斯評論說:「在古代,這個詞的涵義是特定的。它不僅意味著拯救,更意味著以一種特別的方式拯救」(107頁),並且「若要將他們帶到他們的所屬之地,必須將他們從奴役中贖買出來」(108頁)。

對我來說,通過領受莫里斯的教導,我的生命發生了以下三方面更新轉變。我更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曾經的處境(處於奴役之下)是多麼糟糕。我對那所付出的巨大代價(上帝之子的死)而驚歎不已。並且,我體會到獲得我原本就應擁有的地位(兒子身份)的喜悅。

深思默想十字架

初讀《贖罪》,我的領受極可能僅停留在智力理解的層面,我從中學到了很多歷史和神學知識。後來我每次重新閱讀都使我在克服自己的諸多掙扎和試探方面獲得成長。

思考挽回祭(propitiation)使我謙卑,因爲它讓我理解到上帝的烈怒本應該傾倒在我的身上,而不是在耶穌身上。默想和解(reconciliation)會激發喜悅,因爲我現在享有與天父的親密關係。反思聖約(covenant)會促使我在一天當中時時祈禱,而不僅僅是在特定的靈修時間。銘記逾越節(Passover)的歷史事實,就塑造練就我對上帝能力更大的信心,祂能使我克服任何困境。

我還通過一些莫里斯沒有提及的詞語,對福音有了更深的理解和體會。甚至在他的書未涉及的類別中,他都爲該如何思考重要真理並使其具有更新生命之效做出了示範。他沒有寫關於我們得神收養,成爲祂的兒子的章節,但是當我感到被別人拒絕或不爲別人所欣賞時,一想到我身爲上帝所收養的兒子,便會使那與人疏遠所帶來的痛苦感受煙消雲散。他沒有討論彌賽亞得勝者的身份,但那真理給了我自由,使我可以不至於去做出醜陋的開脫辯解或陷於有害的爭論當中。

一本應該添加到你書架上的好書

保羅禱告,求神照明以弗所人心中的眼睛,使他們知道神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見弗1:18)。我們應該常常爲我們自己和所有其他信徒做這個禱告。

莫里斯的書幫助我深思默想,促使這個禱告步步靠近實現。當我再次閱讀後,我會將其擺放回我書房中那個重要的書架上。也許你也該給你的書架上放這麼一本。


譯:安卓;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Why I Keep Returning to an Old Book on Atonement

Randy Newman(蘭迪·紐曼)是《提問式佈道法》(美國麥種傳道會,2013)的作者,現在在路易斯學院(The C. S. Lewis Institute)服事。
標籤
耶穌
基督徒經典著作
贖罪
神的烈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