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升你的講道?
2020-03-31
| Kevin DeYoung

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裡我一直在思考,作爲講道者,我如何才能夠不斷長進。我今年42歲,從25歲開始,我就幾乎每週都要講道了。從那時開始,我幾乎每年都要傳講75篇不同的信息,你可以算得出來,那是很多很多次講道。但我仍然希望我的講道能夠比過去更好。

我也希望我依舊能夠不斷地長進。講道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因爲講道既是科學,也是藝術。需要花費很多的時間、需要十分自律/規範,同時也需要大量的創新力。作爲牧師,沒有什麼比好的講道更能讓我感到滿足了,並且,似乎所有其他的服事都要比講道容易。

評估講道是極其困難的。我聽過在技巧上堪稱典範的講道,但裡頭卻缺乏熱情和能力。我也聽過那種從技術上來說,雖然從一定程度上傳達了聖經的文本,也與聽眾的心產生了一定的連接,但卻堪稱災難的講道。我打賭,這兩種講道我都講過。

對講道的評估不但棘手,而且也非常主觀。我知道有些人認爲我的講道內容過於豐富,也有的人說我過於幽默。他們可能都是對的,也可能都是錯的,很難說。甚至我們很多的講道偉人們也得到了不同的回應。司布真無疑是一個天才,但他是一個模範講員嗎?鍾馬田是我最喜歡的講員之一,但他也有很多不應該被模仿的習慣。沒有一種絕對的方法可以傳講一篇忠實、有效的信息,也沒有一種絕對的方法去完整地評估一篇信息。即使我讓教會中最屬靈的成員對我的講道給予最坦誠的反饋,我想我也會聽到各種各樣的優點和缺點,更不用說還有其他的一些建議了。

但是回到本文焦點:我想要講得更好。作爲牧者,我可能也需要同時是教會的領袖、輔導者、管理者、團隊建立者、作家、教師、導師、門訓者、編輯、籌款人……,但作爲主任牧師,我的首要職責是講道。我盡我最大的努力在這一件事上做到最好。如果人們應當期待看到我的不斷長進(提前4:15),那在我各方面的長進中,我最希望他們看到我在講道上的長進。

所以,我不斷聆聽其他人的講道(雖然比我還是個年輕講員的時候少聽了一些),然後我繼續閱讀關於講道的書籍(反覆閱讀)。我不認爲自己是講道的典範。我贊同鍾馬田的評論——他不會穿過街道去聽自己的講道,但是,因爲基督聖約教會裡我所親愛的聖徒們確實要穿過街道來聽我講道,所以我想要盡我所能來忠心和引人注目地講道。

需要問的問題

下面有十一個每當我思考到如何提升我的講道時,我會問自己的問題。我並不是用所有的這些問題來檢查我每次的講道,但是這些問題卻是時常浮現在我的腦海和心裡。

第一,在我預備講章的過程中有沒有走捷徑?

我不是一個受限於任何關於學習時間規定的人。那種「在講台上的每一分鐘需要學習一小時」的概念,對我而言總是遙不可及,而且通常會導致過於臃腫的講道。我當牧師的時間越長,傳講一篇好的信息能用的時間就越少。任何行業的人應該都是如此。我也很同情牧師,他們通常需要準備星期天早上、星期天晚上(或下午)、主日學和星期三晚上這幾個聚會,每週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產生四個(或者三個?或者有時兩個?)高質量的信息。你可能會「炒冷飯」,或者你需要犧牲其中某一個的質量。但先把這些警告放在一邊,我想確保我沒有在主要的教導時間裡炒冷飯的習慣,或依賴於別人成果的習慣,也不要一週又一週地讓所有其他的服事把我預備講道的時間佔滿了。好的講道需要時間。

第二,在我預備的過程中有沒有學習到新事物?

我熱愛教導和講道,因爲我熱愛學習。有時我不得不使用一些舊的材料(尤其是在我外出服事的時候),但是那種講道的震撼就遠沒有那麼強烈。一半的興奮是源自於我可以和別人分享這一週我學到的新事物。基本上,牧師可以用三種方式吸引會眾的注意力:用他們的人格魅力、用他們講故事的技巧,或者是用他們對聽眾頭腦的刺激。當然,聖靈一定在工作,並能在所有這三個方面工作。但我認爲,有很多講道者因爲沒有什麼新鮮的東西可講,所以只能依靠自己的感召力(有時是人爲製造的)來吸引人們每週的注意力。

第三,在我預備的過程中,有沒有能打動我的?

我不只是想在我的研究中學習到新東西。我還想感受新事物,或者重燃舊愛。沒有感動我自己的講道是很難感動別人的。

第四,講道最重要的部分是否來自經文本身?

太司空見慣了:講道中真正的要點,與解經的成果無關。這種「講道力量」(或者看起來如此)可能是來自於一幅插圖、一段名言,或者一段恰到好處的旁白,講道中真正的要點卻不是來源於我們在過去一週從聖經中發掘出來的寶藏。

第五,講道的情緒和經文的情緒一致嗎?

當講道總是依賴於講員一成不變的個性時,他所有的講道聽起來都是一樣的。所以,如果你是一個有愛心的、溫柔的牧羊人,你的每一篇講道聽起來都像是基列的乳香;如果你是一個責備和勸戒型的牧者,那麼你的每一篇講道都像是指在人們胸口的手指。要把講道者的個性與講道完全分開是不可能的,但是每個講道者都必須小心,你必須讓經文決定你講道時的情緒,而不是讓你自己的個性決定。以福音書爲中心的講道並不意味著每一篇講道都是要傳講同樣的、被耶穌基督接納的信息。講道應該是包括了安慰的、威脅的、引導的、命令的、超越的或內在的,具體怎樣應當取決於經文的語氣。

第六,我的睡眠是否足夠?

在你筋疲力盡、疲憊不堪時,是很難做到情感健康、思想嚴謹和修辭有創新的。

第七,我堅持鍛鍊嗎?

所有相關的研究表明:當身體進行有規律的運動和活動時,我們的大腦會運作得更好。最好的講道準備運動通常是長距離健步。

第八,我是否有良好且廣泛的閱讀習慣?

首先,你不一定非要成爲一個「書蟲」才可以成爲一個非常好的講道者。不是所有的講道者、任何時代的講道者能夠接觸到我們可以接觸到的這些好書。但是大部分閱讀這個博客(福音聯盟)的讀者,他們通常也都有機會去接觸到一些令人尷尬/難堪的神學資源、教育資源和文學資源。我知道,只有當我有機會去接觸更多資源的時候,我才能夠在講道中更有能力地幫助我的會眾去應對這些強烈的外部思想。這意味著我需要書本、文章、故事、講座,或者幾乎任何能讓我的大腦保持新鮮、舒展和運作的事物。

第九,我有認真思考我講道風格的節奏和動態嗎?

我們都有不同的個性,這些個性會塑造我們對快與慢、大聲與安靜的感覺。關鍵不在於某種硬性的統一化標準,而在於對速度和聲音的適當的轉變。我在另一個場合中提過,我們可能需要縮短我們的講道,這個建議並不是要我們刪除重要的內容。相反,這個建議是基於「其實我們很多人都可以刪除很多不重要內容」的信念。我們將精力放在不停地反覆上,而不去到下個重點。在整個講道過程中,如果我們始終保持同一種情緒的語調,那我們就是個只會用一種方式帶領大家參觀畫廊的導遊。

第十,我有沒有試著用自己會帶上講台的筆記講一下?

神學院教導我說不要寫講章。 我這樣嘗試了幾年,直到我覺得自己每週要浪費更多的時間去記我要講的東西。我也嘗試過使用講稿, 我的大多數朋友似乎都是這樣做的。講稿對我很有好處,它使得在我們在重新回顧講道的時候很有幫助。 但是,在我大部分的事工中,我都使用草稿式大綱。 我以前會帶6-7頁式大綱,後來是5-6頁,現在通常是4頁。 每種方法(便箋,無便箋,手稿)各有利弊。 爲什麼不時嘗試一些其他的方法,然後看看你可能會喜歡或可以有所學習的方式。

十一,我禱告了嗎?

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但是我希望我能夠不斷長進/變得更好。傳道人們,讓我們以新的熱情和紀律來完成這項使命。會眾們,當你的牧師跌倒時,請爲他禱告;當他達到目標時,請鼓勵他。如果你認爲我們需要幫助,請記住,大多數的牧師比他們表現出來的樣子更敏感。


譯:Calvin Chin;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作者博客:How to Improve Your Preaching

Kevin DeYoung(凱文·德揚) 是哥頓-康威爾神學院的道學碩士,北卡羅來納州馬修斯基督聖約教會的主任牧師,福音聯盟的董事會主席,改革宗神學院夏洛特校區的系統神學助理教授,萊斯特大學博士。凱文和他的妻子特麗莎有八個孩子。
標籤
教會
牧師
服事
講道
教牧
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