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數據的時代追尋智慧
2019-11-13
| ​Patrick Schreiner

編注:若想知道更多關於「國度」的話題,請閱讀帕特裡克·史瑞納所著新書:《神的國度與十字架的榮耀》(The Kingdom of God and the Glory of the Cross, Crossway, 2018)


「60分鐘」這個節目最近訪談了阿納·科普爾(Arnav Kapur)。他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學生,他發展出一套用「腦」上網的系統:用戶可以透過頭骨與內耳的震動,無聲地上網搜尋問題、找到答案。

對許多人而言,這段報導是對未來生活的預告。五十年前,我們萬萬沒有想到可以把迷你電腦帶在口袋裡,如今,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用我們的腦子與網絡同步。

就像在其他領域的進步一樣,網絡上大數據的收集是爲了讓生活更好、更容易、更舒服,讓人們與知識連結,爲各方面帶來進步。

如今我們都受益於大數據(也承受了後果),然而身爲基督徒,我們明白,知識的獲取與網上的互聯解決不了深層的問題,無論哪一種進步,我們建立的國度仍然是敗壞與虛無的。

那麼,在這些進步當中——卻又伴隨著不斷的失望——什麼是基督徒所能提供的盼望呢?

智慧與國度

在這大數據的時代,我們的確能給世界提供智慧。這時代的最大需要是智慧。我們不需要知道更多,我們需要認識知識的源頭,並且知道如何運用他的指示。

在我作「國度」這個項目時,國度與智慧的密切關係重新衝擊我的認識。智慧傳統與國度脫節已經太久了,在聖經裡,國度生活與智慧這兩個主題是相提並論的。智慧傳統詮釋何爲「國度生活」。

根據川普·朗文(Tremper Longman),智慧包括三方面:實用(技巧的生活)、倫理(良善的生活)、神學(敬畏神的生活)。智慧傳統下的現實有兩條路:生命與死亡——敬畏神而生,或拒絕神而死。的確,整本聖經的敘事都在這架構之下:早在創世記裡的伊甸園,亞當就面對了兩個選擇,是在神的國度裡過美好的生活呢?或者拒絕智慧,塑造一個虛空的國度。

生命之道

聖經書卷如詩篇、箴言、約伯記、和傳道書,透過詩歌、辯論、警語、和哀歌來描述「國度生活」。人們要麼追隨智慧的君王而存活,或者拒絕他的吩咐而死亡。智慧書對通往生命的道路有三項告誡:1.遵守律法得智慧,2.敬畏神,3.爲義受苦。

首先,人若要在國度裡過美好的生活,就必須遵行律法以得智慧,智慧不是從網絡搜索得著,而是在神的聖言裡。在整本聖經裡,智慧和律法密切相關,申命記4:6說律法是以色列人在萬民眼前的智慧(參箴言1:2);以斯拉記也把智慧與律法相提並論,說到「照你手中神的律法書」(以斯拉記7:14,7:25)。

第二,國度的美好生活來自敬畏神。傳道書作者辯稱生命虛空,因爲時間稍縱即逝,人都要死亡的事實,以及生命的不可測;但是智慧不在那人所尋找的地方,智慧單單在敬畏神裡。

第三,智慧之道包括爲義受苦——不是靠知道更多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約伯記、詩篇、以及耶利米哀歌的焦點都在神子民的苦難,他們只能耐心等待救贖主。要想經歷國度的春天,子民需要先服在冬天的死寂之下。

耶穌、十字架、智慧

所以,對這個充滿互聯與資訊的世界,我們可以提供什麼呢?我們可以指向智慧的君王來體現美好的生命;一切真實的美好都在耶穌裡成全了——不容置疑的智慧君王引我們進入我們的國度

耶穌因遵行律法而活出智慧;他來,不是要廢去律法和先知,乃是要成全、詮釋、並且活出來。他承擔了律法的咒詛,給了我們他輕省的擔子,好叫我們與他同活。

他也以敬畏神示範了國度生活該有的樣子,撒但要給他萬國的榮華,但是耶穌知道真正的權柄來自順服父神的旨意;在客西馬尼園他定意隨從父神的國度計劃,而非他自己的意願。

最後,他走上那孤單的、爲義受苦之路。在耶穌受試煉的整個過程裡,儘管假見證人起來控告他、路過的人譏誚他、世上的君王謀害他,很顯然,他是無辜的。

我們的彌賽亞以作爲我們充滿智慧的王體現了國度,他展示的智慧之道是捨身受死,使我們可以有新生的樣式。正如智慧傳統說的,只有兩條路:跟隨真正的君王與他同死,或者孤單的受死。

這兩條路引到兩個國度:一是即將降臨的光明國度,另一是威嚇恐怖的黑暗國度。人若知道一切,又賺得全世界,卻失去生命,有什麼益處呢?


譯:麗文;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Chasing Wisdom in a Big Data World

​Patrick Schreiner(帕特裡克·施萊納)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西部神學院教授新約和希臘文。
標籤
智慧
基督
受苦
神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