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該什麼時候走開
數碼戒毒十二步
2019-11-25
| Tony Reinke

設立網站的目標,就是要與你互動,讓你在上面點擊、拖動、雙擊、笑、哭和分享;還有,讓你熬夜連線,然後早上醒來後再來一遍。 如果我說我不想讓渴慕神網站(desiringGod.org)上的文章,和「問問約翰牧師」的播客節目進入你常規生活的模式中,那我就是不誠實的。我當然想達成這樣的效果,而且如果成功的話,我會爲此非常感恩。

所以這是一篇違反直覺,關於如何從社交媒體退出一段短時期,以便重整你的生活習慣和優先次序的文章。 我想要你的參與,但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在一個無法剎車的數碼世界裡,找到健康和平衡。

爲此,對於我們這大多數的智能手機用戶,我們需要數碼戒毒的時間。

有目的地離線

像大多數人一樣,我不能完全脫離手機,也不能逃離我的筆記本電腦,發短信,或每天發送電子郵件,但我可以數碼戒毒,並且撤離社交媒體兩星期。兩星期應當已經足夠,如果這聽起來,對你已像是永恆且不可能的,就好像你內在生命一部分會因營養不良而死亡的話,那麼數碼戒毒對你根本就是早該採取的行動了。

統計數字令人關注。 對臉書的一般用戶來說,他們平均每天花五十分鐘在一系列的網絡平臺上(包括但不限於:臉書Facebook、Instagram,以及Messenger)。 這個數字正在上升,全因馬克·扎克伯格的傑出設計,一心只想爭取你越來越多的注意力, 我們當中很多的人也著實樂意把注意力交給他。

那麼,我們如何才能抗拒衝動,不按手機中社交媒體圖像,不跳進時刻提供隨機性新鮮甜頭的數碼角子老虎機中? 下面是十二個步驟。

第一,認清社交媒體的真面目

第一步是承認我們當中許多人面對像臉書這樣的網絡巨人時,都存有不批判、天真無知的看法。我們需要面對醫生處方所給出的現實,一劑出自市場營銷大師薛夫·戈丁(Seth Godin,他故意在社交媒體上不活躍)的直言不諱。

「社交媒體的發明不是爲了能讓你活得更好,而是爲了讓你替公司賺錢」,戈丁最近說。或許他誇大了實況,但說的確實沒錯。 他繼續說:「(社交媒體)讓你成爲公司的僱員,你就是他們售賣的貨品。 他們把你放在一個倉鼠輪裡,不時給你一點零食…… 這些社交媒體巨頭,原本是極其重要和對公眾有益的事業,現在成了在市場壓力下要讓股價上揚的上市公司。」

現在股價的確正在上漲。 推特(Twitter)的股價雖有波動,但公司價值穩在100億至400億美元之間;繽趣(Pinterest)現值100億至160億美元之間;快照(Snapchat) 現值 160億美元;而臉書(Facebook)更是以3500億美元的價格成爲社交媒體界龐然巨物,現在是美國第六大最有價值的公司,預計未來幾年將達到1萬億美元大關。

社交媒體平臺只有在滾輪裡的倉鼠不斷轉出內容、分享和喜歡的情況下,才能達到數十億的估值。 這些公司爲你提供食物,並從你的時間中獲取利潤。

我們還沒有提到,像推特和臉書這樣的社交媒體平臺越來越像潮流新聞過濾器,這些平臺控制著我們看什麼(以及我們不看什麼),這是爲什麼最近有人在指控這些企業有算法偏向的問題。

第二,刪除你的按鈕

如果不先從電話和手提電腦中,移除社交媒體應用程序,我很懷疑是否真能成功數碼戒毒。有些用戶將按扭藏入一個個文件夾中。我發覺最好的做法是將它們全體消滅,(雖然我能在十五分鐘內重新安裝)。對我來說,只要這些按鈕不在鼠標指標或手指點擊範圍內,這些應用程序就都可以被看作是無法接觸的。舉例說,當我不能馬上按到Instagram時,我用手機的習慣就大大改變。

第三,拒絕數字化的存在方式

在我調研基督徒使用智能手機的面談和研究裡,神學家範皓沙(Kevin Vanhoozer)的一句話映入眼簾。他說「我思,故我在」這句哲學格言已被以下這數碼格言取代:「我連結,所以我存在」。他說得很對。

我們已經把自己的存在約束在了智能手機電話4英寸見方的屏幕中。如果我在社交媒體中不活躍,我還算是存在嗎?

兩星期內,你的快照活躍期就會結束。你要做好面對現實的準備,將自己從要立時回覆的約束裡釋放出來。如果有人在線上非常依賴你的話,要讓他們知道你將要離開幾星期。 你可以走開。 我保證,你絕對能存活下來。

第四,拒絕得別人讚賞的癮頭

或許更精準的格言該是:「我被喜歡,所以我存在。」

我們渴求被贊同,所以尋求「喜歡」、「分享」這些象徵認同的小標誌來滿足慾望。我們希望被人看到、被人公開認可。我們希望自己的形像、諺語和機智被看到、被承認,並用「喜歡」和「分享」的方式得到掌聲。我們以此爲食,如果要成功地社交媒體戒毒,這一願望就必須消失。

第五,向立即發表觀點說不

還有種衝動,就是要搶先發掘和分享內容,報導最及時和富預言性的獨家新聞,並且成爲第一個到達社交媒體災難現場,以快得像西部牛仔拔槍的速度在推特上發佈個人見解的人。 社交媒體的即時性很容易令人上癮。

在美國,當文化道德的倒退似乎已到達發病般高溫狀態時,太慢發表見解是不可想像的。如果我不積極地發表觀點,這個世界還如何能恢復正常?

吸氣、呼氣,放心,事情還是可以的。

第六,認真地進行屬靈操練

我在對8000位基督徒所作的調查裡,確定了一個事實:我們大多數懂科技的信徒,在寶貴的清晨裡,都寧可延遲或犧牲靈修時刻,也要選擇被數碼科技干擾。

我們抓起電話,關掉鬧鐘,習慣性地開始打開屏幕找尋數碼甜頭。要從生活和早晨中除去社交媒體,就要把電話推出視線範圍以外,更積極和快速地聚焦在靈修操練上。兩星期的解毒,將令你生活優先次序恢復正軌。

無論你做什麼,在這兩個星期裡,你也要閱讀詩篇、箴言和整本新約聖經。 在詩篇139章中放慢腳步,把你的靈魂沉浸在層層上帝接受你、愛你、他的能力要覆庇你的寶貴真理中,讓那些應許遮蓋每一點你想在網上尋搜索的,小小的自我意識和被接納的感受。

第七,閱讀偉大的著作

要開始閱讀那些需時多日,並要你全神貫注的書籍。停下你的網絡生活,重新開始連續多天地閱讀。

讀一些重大和具意義的作品。開始帕特裡克·奧布萊恩的怒海爭鋒系列小說,或謝爾比·富特的內戰複述,或威廉·曼徹斯特的丘吉爾傳記,或托爾金的《魔戒》。 讓這些偉大的著作,像清風般吹拂過你的生命,帶走數碼突發新聞對你的即時影響。

第八,開始一個大項目

換句話說,在你空閒的時間,不要瘋狂地看網飛(Netflix)。而是回到你人生關鍵的目標,花上兩三天的時間,簡單地定位上帝在你生命中的角色和優先權。然後,根據這些呼召,努力去完成一個與這些目標相一致的大項目。

對於我來說,數碼戒毒和寫作關係密切、互相呼應。對於另一些人來說,數碼戒毒則可能是與和家人朋友一起暑假旅遊連上關係。換句話說,你必須找到很好的理由,讓你不登入社交媒體。

第九,和人面對面約會

神造我們就是要我們認識別人和被人認識,但社交媒體卻讓我們生命中更重要的關係逐漸被摒除出去。要留心和朋友的相處,用這兩星期的時間安排午餐和晚餐約會,和朋友真實地面對面相處。

第十,進行節食和戒毒

身體禁食是讓你脫離對糖的喜好,數碼禁食則是讓你脫離像糖般甜蜜的自我讚許。兩場戰鬥都是與罪惡的肉體作戰,兩者的經歷也都近似。 這兩種戰爭(垃圾食品和垃圾媒體)彼此息息相關,在你離開社交媒體的同時,嘗試 (古人的)節食甚至禁食會是明智的想法。我不能完全解釋,但對我來說,放縱我肉體食慾的同時,要剋制我對社交媒體的飢渴,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然,禁食是困難的,特別是頭一兩天。 這將是非常困難的,但會變得越來越容易,然後到第三、四天,我們開始看到果效。數碼戒毒也是這樣。頭一兩天你會難受,但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會感受到它對健康的好處,獲得的益處會變得更加明顯。

十一,寫日記

拿起筆和筆記本子來,記錄你一路下來的經驗。如果你是一個智能手機控,沒有事情會比數碼戒毒更能暴露你的喜好、欲求和渴望。 離線兩星期將迫使你面向你最深心處的不安全感,看到你所不斷餵養的慾望,並且要你迎頭面對它們。

這兩個星期將會是一個時機,讓你認真地發掘自我,仔細地察看自身感覺和處理因隨著時間推移而越來越多(或越少)的念頭。 這些經驗都值得被記錄下來的。

十二,請不要宣佈你的回歸

兩星期後,你仍然會感受到想在網上被看到,被欣賞的強烈拉扯,我保證你將感到不得不在臉書上寫上離開社交媒體兩個星期後學到的十件事情。

別這麼幹!

媒體戒毒的目的,是爲了讓你經歷從生命中挪走網上給你的個人贊同和接納,不是爲了讓你替將來儲存彈藥。

如你貿然回歸並寫上一篇你學到了什麼的文章,你就是爲了一個上線的目的而出賣了你離線的時間,這樣的話,會讓這經驗變得毫無意義,就像告訴別人你禁食了一個星期,目的是要讓人看到和被人留意。(馬太福音6:16-18)。

簡單地融合

簡單地回歸網絡。現在你已有更好,更仔細計劃的習慣。你會很驚訝,很少有人注意到你曾經離開。把這意識留在你腦海中,甚至把它記在你的筆記中作爲經驗的最後反思,日後還可以再多加思考。當你回來的時候,留意看看你到底有多少真的需要(和多少其實不需要)立時回覆的開放訊息。

我喜歡我的手機,我喜歡社交媒體,我也喜歡多年在線上交上的,對福音有共同興趣的朋友。沒有很多別的東西可以取代社交媒體 —— 但我會放棄它一段短時期。我認識一些有相似數碼戒毒經驗的基督徒,他們不再回到社交媒體裡。他們從倉鼠輪子裡永遠地跳了出來。現在就是個好時機讓你去作決定。

無論怎樣——不管結果如何,請你留出時間進行數碼戒毒。如果你選擇回到社交媒體中,你將更能從沒義意的數碼活動中,解讀和看出這行動的策略價值來。接著,拿起你的手機,將其用在榮耀上帝的目的上。這樣的一個時期,讓我們生命和靈命得自由,更能聚焦於目標,並且開闊我們的視野。


譯:良月;校:JFX。原文刊載於「渴慕神」英文網站:Know When to Walk Away 。

Tony Reinke(託尼·瑞科)是渴慕神的資深撰稿人,著作有《手機改變你的12種方式》(暫譯,2017年出版),《約翰·牛頓論基督徒生活》(暫譯,2015年出版)和《點燃!基督徒讀書指南》(暫譯,2011年出版)的作者。他是「Ask Pastor John」播客的主持,與妻子和三個孩子住在明尼阿波利斯-聖保羅都會區。
標籤
成癮
網絡
渴慕神
數碼
社交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