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們,教導權力該如何保護弱者吧!
2019-10-24
| Chris Davis

直到今天,一位二十幾歲的女子蜷縮在沙發上,慢慢地訴說自己被侵害過程的那一幕仍歷歷在目。那是我的第一份牧師工作,我才剛剛上任,也從未聽過這樣的故事,而我妻子跟著我一起沉浸在這位新朋友的黑暗歷史中。她用極爲細小的聲音慢慢道出,那是她經歷過一次可怕的低谷之後,那位施暴者發覺了她的軟弱,然後給她送來了禮物、關懷、奉承,最後發生了令人困惑的身體接觸。

在我的無知裡,我以爲她的恐懼是因爲她還是少女時,一位已婚的男人強迫她發生了性關係。我以爲這只是一個遭遇性暴力的不幸遭遇,但是我完全錯了,她訴說的是一個濫用權力的悲劇。

過去從來沒有牧者警告過我權力的誘惑。我很清楚要遠離另外兩種試探:金錢和性。但是,卻從未知道要小心權力的試探。對於另外兩項罪行——金錢和性——它們通常有更具體的行爲表現能被他人看見。但是,當人們狡猾地使用經文來辯論、操控他人時,或是原本應該保護弱勢的力量反倒被用來壓榨他人時,這種不易察覺的罪就很容易被忽視。

假如我一開始就能辨認這是權力犯罪的故事,我就應該聽到她們訴說的過程中那標誌性的主題:保持沉默。押沙龍曾經在他瑪被同父異母的哥哥侵犯之後告訴她:「我妹妹,暫且不要作聲⋯⋯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撒下13:20)。現今類似的故事有很多類似的版本:受害者遭到羞辱、定義爲同謀,懷疑受害者證詞的真實性,甚至還有人立即要求受害者被原諒並忘記這個事件。我聽過極多的故事,是受害者的證詞被掩蓋後帶來的傷害更大。不管是父母、牧者或其他權威者,用自己有的權力來壓制被害者、斷絕正義的管道,讓受害者如同他瑪一樣,孤單的問:「我何以掩蓋我的羞恥呢?」(撒下13:13)

經過那次輔導以後,我與妻子開始學習更多關於暴力、性侵害的知識,包括從書上、大會裡、其他輔導員,或是受害者的故事中。我們見證過恐慌症發作,也與受輔導者在靜默中坐上很長的一段時間,只爲等待她掙扎著從受傷的心,用顫抖的嘴說出自己的故事。

我們學會用哪些問題來引導對方,而當自殺的想法進化成實際計劃時,該如何支持及勸誡。當這些經驗顯現出我們自己的軟弱和懼怕時,我們立即透過輔導和關懷團體或機構尋求幫助。我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我們瞭解這些問題該怎麼處理。

#我也是?

根據我所學的,我發現自己也曾經被性侵犯者迷惑過,當我發現這一點的時候我和別人一樣嚇了一跳。

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的性醜聞爆發過後不久,我聽著這方面的播客:一位記者在訪問三位曾經被這位製片人性侵的婦女。這段訪問相當的讓人憤怒、作嘔和感到痛心。

但在聽的過程中,我突然感覺不對。其中一位受訪者形容了韋恩斯坦操弄她的方式,讓她當時自願地與全裸的這位製片人面對面。當時她完全不認爲有什麼不妥,加上當時他完全陷入偶像崇拜的心態中,因爲對面是好萊塢最有權威的製片人之一。她的形容讓我想起一段記憶,我聽播客的時候在洗碗,突然感到一陣暈眩,不是因爲同情,而是已忘卻的經歷。

二十幾歲時,我認識了一位年長和倍受敬重的基督徒領袖。他當時在我的社交圈中很有名。才認識了幾個小時,他立刻邀請了我參與他接下去的巡迴演講。在旅途中,我感覺自己似乎進到了完全不一樣的生活裡;他帶著我與知名牧者及神學院領袖在高級餐廳裡吃飯。

到旅館的第一個晚上,他告訴我說他覺得我很特別,他愛我,並且給了我一個很久的擁抱,然後才熄燈。這時候我們才相處了共六個小時。隔天早上,他向我解釋跟其他人一起旅行時,他習慣將浴室當成公共場合的更衣室。他想節約用水,以最迅速的時間準備。所以,我會快速的淋浴;當我洗好出來時,他就已經在外面等著進來了。

這裡先暫停一下:這就是之前提過的故事與我自己的經驗共鳴的地方。我當時覺得自己面對著一位被讚揚的高位者,以至於我根本沒有想到要認真去思考他講話的邏輯。就因爲他是有名的人,我就理所當然的認爲應該遵循他說的。倒帶重播,那也是爲什麼我沒有即刻地認知到他乖謬的邏輯。我一出浴,他就在外面開始跟我談了五分鐘的話題,這真是非常怪異的早晨習慣。蓮蓬頭的水仍開著,兩個彼此不熟的大男人光著身子面對面在客房裡。現在我完全不記得當時的談話內容,但是,我絕對忘不了當時他往下看著我用來遮身子的毛巾,說:「克里斯,在我面前裸體你好像很尷尬。」我們就這樣持續了三天。

大卡車,不是三輪車

那次經歷之後,我曾有想過他很奇怪,也懷疑過是否有其他年輕人有過相同經驗。但是,一直到韋恩斯坦被爆料,我才真正的意識到當時的問題。我跟幾位值得信賴的輔導員(他們專門從事跟侵害有關的事工)分享了這段經驗,這些輔導員的評估是這位有名的領袖當時試圖操弄我、想使我跟他有更進一步的性關係。但是,因爲後來我們再也沒見過面,所以他就沒有成功。不過,他的確有一直邀請我去他家。

要面對這位當時被我深深信任的領袖所帶來的傷害,回憶這件事本身就讓我的心跌宕起伏。但是,在我的心情慢慢平復以後,我開始思考一個更大的問題:身爲一位教會牧者,我從這權力濫用的經歷中學到了什麼?我有什麼能分享的?又有誰是我該去分享的?

因爲自己的經驗,我最簡單且深刻的信念就是:基督徒領袖必須討論和研究權力帶來的影響。我們得承認它、謹慎地使用它,並且用它來使他人得益。而最需要聽到這種教導的人是那些根本沒有意識到權力可怕的人。

這些侵害者非常瞭解他們擁有的權力,那位迷惑我的領袖也知道自己的行爲;他知道該如何使用自己的名氣和慷慨來迷惑我,將我往他要的方向引領。我很想相信大部分的福音派領袖並沒有如此的行爲。但是,如果我們沒有認識到自己的所是、講道、如何使用聖經、如何面對罪惡、我們對自己底下的羊群可能帶來怎樣的影響,我們仍可能對他人造成傷害。

讓我換個方式形容:領袖們,我們開的是大卡車,而不是兒童三輪車。我們在家庭裡、教會和其他機構中擁有的職分是很有權柄的,所以我們更不能輕看我們使用這份力量不當時所可能帶來的傷害。一個亂騎三輪車的四歲小女孩可能將家裡的車撞出一個凹坑,而一位大卡車司機爲了看一條短信而不專心,則可能害一家人都去醫院、甚至喪命,也會令自己和對方的車都損毀。神將權力託付了我們,就需要警惕自己如何小心使用。

下一步

雖然聖經裡充滿關於濫用權力的可怕故事,神的故事裡最高潮的部分卻是基督充滿愛和犧牲的力量來解救我們。身爲領袖,我們必須追隨那唯一的大領袖,要以捨己的力量來使他人得益。

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以下,我建議三個步驟,以及如果不做這些步驟會面對什麼樣的危機。我的分享來自自己的失敗經驗,也來自我觀察到的和希望自己不再犯的錯誤。

第一,創造一個支持受害者的文化

不管你是總統、牧師或是父母,你的其中一項最強大的角色就是能塑造你的團體文化。你領導的態度是什麼樣子?——冷漠還是有同理心?盛氣凌人還是充滿耐心?——你底下的人能跟你說出自己最深的傷痛嗎?當你發現在你底下發生不堪的事件,他們知道你有能力處理和面對嗎?

傷害往往發生在不肯承認有傷害的團體中。通常因爲錯誤地關心自己教會的名聲,或是因爲那作案者是被受敬仰的,或是害怕遭到提告,或是他們完全無法接受在他們的圈子裡居然有這樣邪惡的事件。帶領者會試圖掩蓋錯誤,反而再度在受害者的傷口上撒鹽。

試著設想一下:如果你是處在你所帶領的人的處境中,假如有人得罪你,你因而受到傷害,你能去哪裡找人傾訴呢?現在,好好禱告並且思考如何鼓勵你的群體,好幫助那些曾受到傷害的人能有地方敞開心來談。你有教導在社會中以及教會裡性傷害是普遍和現實的問題嗎?你承認在你的教會中會發生嗎?當它真的發生時,你願意與受害者站在一起嗎?

第二,保護並且爲弱勢者辯護

一個謙卑自己、願意承認性傷害可能性的文化能夠給予領導者力量去保護成員們不受到侵害者的傷害。假如「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耶利米書17:9)是真理,那麼在你的教會中,每一個人都有責任與比自己弱勢人的站在一起。沒有任何人可以拿自己的身份來作爲藉口,因爲我們有一位值得完全信靠的救主耶穌基督。是的,我們要小心不製造一種疑神疑鬼的環境,但是,你得鼓勵一個警醒的氣氛來保護弱者。要讓你所服事的人們時時警惕,並且彙報任何可疑的事情。

可悲的是,有些你服事的對象會經歷傷害,不管是在你的團體當中或是之外。假如傷害包含任何犯罪行爲或是未成年人士,你必須通知民事當局。除了要與執法人員溝通合作以外,你也必須願意傾聽、同情和爲那些受害者發聲。

我能想像你一邊讀著前面的段落一邊頻頻點頭。但是,只有等到你發現一位好朋友、敬愛的叔叔、執事或是很喜歡的教授站在被控告的那一方時,才能真正知道你是不是站立的住。選擇與有權威的一邊同站、保護原本機構的完善,總是比較容易的;相對之下,要爲弱者發聲卻很艱難。這也是爲什麼有極多的受害者,包含在基督教圈子裡,常常因爲大家想維護原有的狀態而被捨棄。

雖然那位試圖誘惑我的牧者被揭發了,我卻更願意尋找那些曾經真正發聲批判濫用權力的領導者,因爲他們不管當下會不會犧牲個人或是專業的利益都願意站出來。當你必須處理在你的團體中發生的性傷害所帶來的動盪,請謹記:你爲弱勢者發聲所要付上的代價,遠遠低於耶穌對那些不保護弱勢者的人所發出的咒詛。

第三,重振先知們的宣告

現今的世代充滿憤怒。因爲科技發達,我們無時無刻都能接受到新消息來娛樂自己。人人都極容易生氣,但卻不一定是爲了真正重要的事情發怒。我們必須重新歸正自己的心,與聖經裡的先知們的聲音同步——以賽亞、阿摩司、彌迦、施洗約翰,以及最重要的一位:耶穌。我相信這會幫助我們重新調整自己發怒的道德標準,讓我們在社會的每個階層中揭發權力的濫用——政府、企業、教會和家庭。

牧者們,在你邊讀先知書時,向神禱告,求祂賜予你力量在這地上爲祂發聲。要抵擋任何權力的濫用,不管這權力屬於你或是不屬於你。千萬不要敬畏任何權力——政治、文化、社會——勝過於你敬畏神的心。當你爲了任何不討神喜悅的事情奔走時,你一定會面對當權者的攔阻。我的禱告是,你會爲神的名以及弱者的益處而勇往直前,而不是享受停滯帶來的暫時安逸。


譯:Alice Wang;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Leaders, Talk About Power to Protect the Vulnerable

Chris Davis(克里斯·戴維斯)是維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Alexandria, Virginia)格洛夫頓浸信會(Groveton Baptist Church)的主任牧師。
標籤
教牧
教會帶領
牧者
權力
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