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使用《新城要理問答》這一教導工具
2019-01-31
| T.J. Tims

也許世界裡的某一處有個神學綠洲,在那裡健全的基督教世界觀是整個社會的普遍觀點。但我不曉得這樣一個神學綠洲會在哪裡。我在納什維爾牧會,納什維爾是很多人眼中「聖經地帶」(美國基督徒佔多數、福音派文化占主導地位的地區——譯註)上的鑽石,但仍然不是我想要的「神學綠洲」。

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需要低速進入基督教神學的匝道,允許人們在沒有壓力或恐懼的空間裡依據福音重新思想他們的世界觀。 如果我們的教會和家中不給我們這樣的機會,那會在哪裡發生?這種認知促使我們開始在納什維爾以馬內利教會使用《新城要理問答》

那我說「低速」,完全並不是在說《新城要理問答》是膚淺的。例如要理問答中的第三問涉及到上帝的三個位格——那完全是神學的水深之處!我所強調的是有秩序、並不匆忙地思想神學的重要性。

神學是一個互聯互通的世界。例如,我們所相信有關上帝三位一體影響了我們今天對多樣性的看法。[1]因此,一個好的教義問答不僅會告知我們世界觀結構中未完成的空間,而是通過有秩序並不緊促的方式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間,[2]將每個房間開向另一個房間,讓我們體驗整合。

我相信我們今天在兩個重要方面需要《新城要理問答》:家庭和教會。

在家庭中講述

我有責任給予我的孩子自己沒能得到的東西:與文化相關[3]、從神話語形成的世界觀。 我爲他們提供的任何框架都需要能夠承受他們離開家後所經歷的衝擊。聖經地帶基督教所描述的被貶低的「耶穌」永遠無法讓我們的孩子上完大一新生哲學課程後仍有完整的信仰。這就是我和妻子去年開始向我們的孩子教授《新城要理問答》的原因。

我們有三個五歲以下的孩子。何況,我博士研究員與副牧師的雙重角色對我們來說現下的人生是一個瘋狂繁忙的生活季節,家庭節奏是難以維持的。但對於我們的家庭來說,早餐通常是「動力時間」,我們盡可能地在那一個小時刻崇拜。對我們來說效果很好的一件事是在我們的早餐歷程中整合教義問答歌曲。我或妻子會啓動新城要理問答的APP(蘋果或安卓市場上搜索New City Catechism可以找到英文APP——譯註)、選擇曲目,並且開始唱歌。我們四歲和兩歲的孩子很快就接受了這些歌曲(我們兩歲的孩子會嘗試她姐姐所做的一切)。我們也試圖給予超級獎勵——一些M&M巧克力很有效!

現在有些問答我們很少再去重溫,對我們的女兒們來說已是背得滾瓜爛熟了,但我和妻子總是在尋找把問答與可觀察世界聯繫在一起的方法。 我們在動物園看到斑馬時,讓我們有機會說:「這不是很棒嗎?上帝創造了那個。嘿,上帝創造還了什麼?」。有一百萬種方法可以在理論和現實之間建立聯繫。 我們自己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

我們在僅僅一年後(若可補充:不是最穩定的一年),已在我們四歲孩子的生活中看到了成果。 這不僅僅是因爲她在學習關於上帝的事實。 更深刻的是,她正在學習以神學觀處理世界。 耶穌從不遠離她的思想(歌曲真的對此有所幫助)。上帝是個靈的概念已引起了她的興趣,而她也經常與我們談論天堂。

這是可怕的事:我們的孩子將以某種方式處理世界。 而如果我們不爲他們填補空白,誰會呢?

在教會中教導

我們的責任不止於家庭。 作爲基督徒,我們也有責任在教會方面爲鄰居製造空間,讓他們從福音的角度重新思考他們的世界觀。一個人從不信到相信耶穌是一個極大的、地震般的轉移; 它是聖靈的動工,是各方面因素綜合的結果,是一個緩慢的收穫。基督教信仰在一個人心底最深處的建構就像「基督成形在『我們』心裡」(加拉太書4:19)一樣。 因此,在這個世界屬靈上塑造一個人並不簡單,因爲我們並不簡單。 我們都需要福音+安全+時間

在以馬內利教會,我們希望我們的教會成爲一個依據福音重新思考一切的安全地方。《新城要理問答》正幫助我們做到這一點。 我們在上午九點鐘時(這是我們成人主日學的時候)以《新城要理問答》作爲我們教學的支柱,用於兒童事工和我們的旗艦成人主日學課程《共同生活》。

我們每一週在《共同生活》課程中都會以那星期的問答和註釋作爲跳板,進一步探索這個問題及與之相關的關鍵聖經章節。目標是在實踐上挖出這個問答的神學價值。經過深思熟慮的問答時間通常有助於實踐。 例如,我學習到「你對三位一體有什麼問題?」並不是一道好的啓發問題。 「三位一體如何改變我們對工作場所關係的看法?」才是道更好的問題。

雖然我們沒有測試成年人的記憶,爲了鼓勵記憶,小組在每個課程的開始和結束時一起大聲閱讀問題。 起初是有點尷尬,但我認爲尷尬實際上有助於「打破休耕地」(何西阿書10:12)並爲新成長騰出空間。 參與我們成人組的一些人也有孩子,他們的孩子在兒童事工中同時被教授新城要理問答。我們希望這些小組之間的同步對父母來說是大有裨益的,在家帶領孩子回答問題是對他們的一個實際幫助。

我們的兒童事工通過用最後十五分鐘的時間集中在記和整合當天的要理問答,並解釋困難的字語。他們使用了幾種記憶方式來幫助記憶,例如在白板上寫出答案並一次擦除一個字,同時指定孩子們輪流背誦答案。在刪除所有單詞後,每個孩子都有機會完整地背誦答案,還能獲得獎勵。

緊急責任

福音書告訴我們,門徒訓練中忘卻錯誤的和學習正確的兩者同樣重要。我們誰都不對上帝中立——要麼與祂爲友、要麼與祂爲敵。我們每一次從聖經中得到一個正確的思想,就是從世界中丟棄一個錯誤的思想。

我教《新城要理問答》的經驗告訴我,人們需要安全的地方來改變他們的想法。 如果有秩序並不緊促的神學探究沒有伴隨著溫柔和保護的氣氛,那麼福音就會失去合理性。今天沒有比關在思想陣營中間更脆弱的地方。 也許我們現在比以往更有有責任在這個殘酷又分裂的世界開闢一個平衡的地方,讓耶穌的溫柔耐心對於所有向祂敞開的人來說都是顯而易見的。

——————

[1] 參見凱文·德揚(Kevin DeYoung)對《新城要理問答》問題三的註釋:「神有幾個位格?」

[2]《新城要理問答》的不緊促一個很好的例子是它花了四個問答在禱告這個話題上。在一個僅限五十二個問題的要理問答中,四個問題用在了禱告上顯示了作者對時間步調的強調。我會認爲要理問答對禱告的強調反映了禱告對基督徒生活的重要性。

[3]我們在這個世界面臨的基本問題是不變的。但每一代所強調的問題都在改變,某個時代的要理問答會反映出這個世代重點的變化。


譯:沈昀熹;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How We Led Our Church through The New City Catechism

T.J. Tims(提姆斯)是納什維爾以馬內利教會的副牧師。他於2010年獲得東南聖經學院學士學位,隨後獲得倫敦國王學院的碩士學位,現在正在蘇格蘭阿伯丁大學修讀博士學位。
標籤
門訓
教會
要理問答
教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