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教會歷史給植堂者的四個功課
2021-09-13
—— Dayton Hartman

有了植堂的想法後,我就去做一些能做的準備,比如參加植堂會議,向其他植堂者尋求建議,也讀了許多相關書籍。以上這些都會幫助一個植堂者成長。然而除了聖經(特別是使徒行傳)以外,唯一一個深深影響我的植堂方法就是觀看教會歷史中的見證。

現代關於植堂的方法論裡經常會出現一些流行傾向,來的快去的也快。同時,教會歷史的見證指導我們興旺福音的方法,已經得到試驗且是真實可靠的。然而,這些超越時間的學習必須調整適應具體處境。因爲在第二世紀的雅典和二十一世紀的北卡羅納州之間存在著天壤之別。

讓我們一起學習教會歷史可以給植堂者帶來的四個功課。

第一,合一

在植堂時要確保你採用的方法是從你的神學來的。否則,你可能就會從正統基督教滑向實用主義。使徒信經是最有幫助的。它是早期信徒留給我們的禮物,它允許教會在一些非基要教義上持不同觀點,但同時也有效阻止今天的教會從聖經正統中墮落。 

使徒信經也在提醒我們,基督的教會遠遠大於我們正在開拓的教會。通過認信使徒信經,一個在伊利諾斯州馬斯庫塔(Mascoutah, Illinois)植堂的教會,可以和伊朗的地下教會慶祝合一。一個二十一世紀正在植堂的教會可以和第三世紀的古土耳其教會擁抱歡慶合一。

第二,門訓

植堂牧師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機會,他從第一天開始就可以開展教會的門徒訓練,教會歷史中也有許多可以效仿的例子。首先植堂者可以尋找挖掘教會領袖,植堂者可以很好地效仿希波的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和查爾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的做法。這些做法都和門訓密切相關,都看重門訓的質量多過看重數量。讓我們挑戰自己,從長遠的角度看門訓。

其次,教會中孩子的父母需要重新回到古老的基督教要理問答。要理問答是以一問一答的方式背誦聖經和學習教義。這個傳統在早期教會和改教時期都很普遍。我們要向著這個方向,滿有智慧地開展門訓事工。

第三,講道

對於植堂牧師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對具體處境下的會眾講道時始終保持對傳講福音的忠心。教會歷史中對於這個努力已經爲我們提供了藍圖。比如特土良(Tertullian)最著名的提問,「雅典和耶路撒冷有什麼關係?」他的意思是我們不能讓今天流行的哲學信條來帶動我們的神學議程。聖經必須主導我們的講道內容。

奧古斯丁給年輕傳道人寫了一本書。他用了類比和敘述進行有技巧的溝通。奧古斯丁鼓勵他的學生,學習著名外邦人演說家,培養有效的溝通方式和語言組織能力。他並不是讓他的學生減少對聖經的重視,而是要他們學習以容易理解的方式與會眾溝通。

第四,謙卑

學習教會歷史改變了我的生命和事工。通過教會歷史,通過聖經和團契,基督的靈持續塑造我,使我更像基督(羅8:29)。學習教會歷史的果效如此豐富,其中讓我最爲感恩的就是不斷增長的謙卑。 

我只是世界各地教會這個宏大故事中的一個光點,這宏大故事就是天國尋找並用寶血買贖教會。在基督的良善和慈愛裡,祂現在將教會託付我,並賜給我能力去事奉祂。

教會歷史帶給植堂者的最大禮物就是謙卑。我們不是巨人,我們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讓我們帶著謙卑牧養神的教會,效法那些走在我們前面,在基督裡有忠心的僕人。

植堂者本質上應該是一個有遠見的思想家。我們能夠看到福音將會帶來什麼。然而想要明白將來的事,最佳方式就是學習福音過去如何。當我們回過頭再看這一切,我們感謝神過去所成就的事,我們也仰望神將要成就的事。  


譯:小靴子   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4 Lessons for Church Planters from History 

Dayton Hartman(代頓·哈特曼)是北卡羅萊納州洛基山(Rocky Mount, North Carolina)的救贖主教會(Redeemer Church)帶領牧師。他還在浸信會東南神學院和哥倫比亞國際大學擔任客座教授。
標籤
植堂
教訓
教會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