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倫敦給分裂的美國教會上了一課
2021-10-11
—— Joey Tomassoni

特圖良(Tertullian,公元155-220年)在他的《護教辭》(Apologeticus)中論及觀察基督徒的世界如何意識到早期基督徒的合一和世界的分裂文化之間有著鮮明對比: 

不信的人說:「你看,基督徒居然彼此相愛,」因爲不信的人彼此憎恨:「(基督徒)居然準備好爲弟兄而死,」因爲不信的人更願意割斷對方的喉嚨。……但我們基督徒把自己看成是一個身體,好像一個靈一樣團結,因此也被愛連結在一起。

在新冠疫情期間,宣稱基督是主並堅持聖經無誤和基督教正統神學的教會之間產生了裂痕,而且變得越來越明顯。從講台到教會門口,再到社交媒體平台,教會不但沒有更加合一,反而出現了激烈的對立——基督徒進入了在種族、政治、口罩等問題上公開相互抨擊的批評和論斷模式。

教會的敵人正在精準地執行它的打擊計劃。

在美國教會中,突出次要的神學特徵已經成爲我們最近的做法,因爲我們對福音、聖經和正統神學的共同之愛正逐漸消失在我們的文化中。特圖良可能會爲我們的時代寫下這句話:「看看基督徒,他們正在遵循一個毫無安全感的、分裂的、來自世界的模式,他們在彼此相殺!」

在我們這個不斷分裂的教會處境中,我們如何才能回到特圖良所說的第二世紀的合一?

在歐洲發現的合一

5月下旬,我有機會在倫敦參加歐洲「城市引力」大會(City to City Europe's conference),因爲它啓動了倫敦植堂項目。這是一個跨宗派、跨種族和文化多元的合作,由獨立教會、浸信會、聖公會和靈恩派傳統的教會彼此合作,向整個城市傳講福音。我在會議上所看到的事情是令人耳目一新的,令我感到力上加力。

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倫敦植堂項目的願景,儘管它很鼓舞人心;也不是會議內容,儘管將歐洲和其他大陸的教會和領袖連結起來是一項相當大的壯舉;甚至也不是他們對耶穌基督的福音和聖經正統信仰的共同熱愛,儘管這些都很明顯和清晰。會議最引人注目和最具挑戰性的是體現了特圖良在他那個時代的基督徒身上觀察到的東西:合一。

「叫他們合而爲一」

我在倫敦的弟兄姊妹身上體驗到的是耶穌在約翰福音17:11中祭司式的禱告:「叫他們合而爲一。」我感到這節經文被落到了實處。

他們的合一有一種光芒,與困擾美國教會的分裂性言論形成鮮明對比。他們彼此相愛,互相尊重,並相信彼此的優點。從分發的資料與網站上的用詞,到每個演講者精心設計的話語,他們的合一在閃閃發光。

我在臺上和座位上的團隊互動中最清楚地觀察到這一點。作爲一個外來者,我受到了倫敦植堂項目的歡迎,與其他北美教會領袖建立了聯繫,並受邀前往倫敦一個新的教會植堂團隊參加午餐。

每位講員都在發言時都給予他人榮譽和尊重。沒有一絲嘲諷或懷疑的態度。他們的語氣是謙遜和溫和的,即使是在領袖們大膽地談論他們的福音復興願景時。他們彼此打趣,分享爭戰的傷痕和在分歧中彼此忍耐的故事。

在強調合一——他們對福音的深愛和對聖經正統信仰的忠心——的同時,他們也坦誠了他們各自的次要神學特徵。他們設法既不抬高這些差異,也不降低其重要性。他們在基要信仰上是一致的,在重要議題有各自的自由,儘管有分歧,但彼此相愛。沒有對充斥著世界的政治或文化議題發出哀嘆或爭論,沒有對口罩、疫苗或誰更「清醒」的消極攻擊性評論。

是什麼讓這群不拘一格的教會能夠以如此深刻的方式走到一起?當然,像提摩太·凱勒這樣的全球領袖或像「城市引力」(City to City)這樣的機構都很好,也許歐洲的後基督教時代挑戰使福音合作比美國更迫切——歐洲人在推特上的辯論也不那麼有趣。或者,也許歐洲人只是更加和藹可親,心地善良而已。 

但實際上,這種合一的背後是更深層次的東西。

建立在福音中的合一

耶穌並不只是爲我們的合一禱告,然後期望我們創造一種粘合劑。祂把祂的代求扎根於祂與父的關係這一超然的粘合劑。「叫他們合而爲一像我們一樣……使他們都合而爲一。正如你父在我裡面,我在你裡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裡面。」(約翰福音17:11, 21)。基督徒合一的所有能力都來自於我們與基督的聯合,而與基督的聯合又植根於父與子的永恆聯合。

顯然,將我們的歐洲弟兄姊妹聚集在一起共同植堂的福音就在他們的血液中。這就是歐洲「城市引力」和倫敦植堂項目的最深刻之處。不是他們爲福音做了什麼,而是福音在他們身上做了什麼。

當耶穌基督深沉的愛和寬恕滲透到我們的生活中時,徹底的合一就成爲可能。

用特圖良的話說,我們對自己「被愛納入」的程度,就是我們決心與我們在基督裡的弟兄姐妹深層合一的程度。我們在基督裡所擁有的宇宙性的、永恆的、完美的結合中越有安全感,我們在上帝的不同家庭中當下的合一就越有安全感。

我們與我們的兄弟姐妹越合一,我們福音復興的願景就越能成爲世界的現實。這就是耶穌爲之禱告的應許:「叫他們合而爲一像我們一樣,」這樣,世界就會相信。

倫敦植堂項目將福音傳遍倫敦的願景正在通過福音實現。福音在這些基督徒中促進的合一將轉化爲整個城市被恩典所觸動。如果這能在倫敦的教會中發生,它就能在全世界的城市中發生。願歐洲正在萌芽的合一成爲我們所有人的鼓勵和挑戰。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英文網站:Lessons from London for a Divided American Church.

Joey Tomassoni(喬伊·托馬索尼)是馬里蘭安納波利斯市中城希望教會(Downtown Hope Church)的牧師,也是一位畫家。他目前正在牛津大學攻讀神學碩士學位。
標籤
合一
植堂
城市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