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艺术
讓我們來談談迪士尼
2022-05-05
—— Trevin Wax

華特迪士尼公司已經陷入了一堆爭議之中,起初是由於該公司正式反對佛羅里達州的一項法案,現在又由於匿名員工關於該公司給政治和社會保守派帶來寒蟬效應的證詞,更不用說迪士尼創作人員承認他們希望在迪士尼電影中盡可能插入「同性戀」和LGBT+故事情節那個令人瞠目結舌的視頻給它火上澆油了。

作爲回應,一些人已經呼籲抵制迪士尼。(美南浸信會在這方面走在了前面,在1996年通過了一項決議,呼籲進行多年的抵制。這一抗議活動在2005年迪士尼與華頓合作發行第一部納尼亞電影后逐漸平息)。另一些人則試圖向公司施壓,使其不再玷污其作爲世界上最大和最受歡迎的家庭友好娛樂供應商的聲譽。

迪士尼的與眾不同

最近,越來越多的公司公開與政治左派的主張保持一致,通常是在公司管理多樣性、公平和包容的官員和人力資源部門的要求下進行的。一些評論員現在給這種現象貼上了「清醒資本主義」(Woke Capitalism)的標籤,而保守派則擔心,當大政府和大企業圍繞著有關性別和性向聯合起來時給這一本來就早有爭議的意識形態帶來更可怕的後果。

但迪士尼帶來的麻煩與其他企業不同。它不是好像彩虹包裝的惠普啤酒,也不像百事可樂對某項立法採取的立場。在上述兩種情況下,各組織的產品仍然沒有變,消費者可能會反對星巴克捐款支持同性戀組織,但星巴克咖啡仍然是星巴克咖啡。

迪士尼則不一樣。與性別和性向有關的意識形態觀點直接插入和影響了產品。一開頭所說的那個視頻中的創意人直言不諱:他們想利用迪士尼的名字和它的文化魅力,將性觀點推到兒童的娛樂消費中。

現在,我已經長大了,可以回憶起那些經常聽到的滑稽說法,即迪士尼藝術家長期以來一直在他們的電影中插入影響潛意識的信息。(《獅子王》中樹葉的一個瞬間讓一些觀眾看到了「性」這個詞,而藝術家們卻通過拼寫"SEX "向特效團隊點頭示意)。我對這些陰謀論並不感到驚訝。畢竟,迪士尼是世界上最大的娛樂公司,其可愛的家庭電影庫非常巨大。長期以來,人們一直想知道這麼大的企業是否會濫用其權力。

但最近的爭論卻超越了那種潛意識陰謀論。開頭所說的視頻中提到的做法是公開的,沒有什麼陰謀,這些計劃也是公開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除了抵制?

鑑於一些員工正在尋找方法在影片中灌輸「變性人」、「同性戀」等議題,基督徒應該如何看待迪士尼的產品呢?

抵制迪斯尼可不容易,因爲迪士尼是一個龐然大物。迪士尼這個集團包括了諸多子公司和工作室,例如ABC、ESPN、Touchstone、Marvel、Lucasfilm、A&E、歷史頻道、Lifetime、Pixar、Hulu、Vice和Core Publishing。而這僅僅是冰山一角而已。

另一個辦法是繼續對迪士尼公司施加公眾壓力,以避免他們玷污自己的藝術事業。插入說教無疑會損害藝術表達,而意識形態的議程限制了公司的影響力。

當我住在羅馬尼亞時,我記得我問過共產主義時代產生的文學和電影,當時文學界有很多東西都受到意識形態的影響。羅馬尼亞人更喜歡看銀幕落下之前的詩人和作家;他們對1940年代到80年代爲意識形態目的製造的「藝術」沒有什麼好感。

創造力會受制於意識形態宣傳,其主要目的是灌輸政治或社會議程,這敲響了藝術之美的喪鐘。(這對基督教電影來說也是如此。如果主要目標是傳達你想要說教的內容時,你可能會令那些已經被說服的人感到快樂,但你無法用藝術來感動別人。)

因此,爲了迪斯尼自己的藝術願景,也爲了他們娛樂全世界觀眾——包括那些拒絕許多西方瘋狂行爲的國家——這一願景,該公司應該結束將其藝術用於政治目的的想法。

更多對話,更多鑑別

對於基督徒父母來說,我們應該認識到,沒有一家世俗公司,無論看似多麼適合家庭,能真正成爲聖經價值觀的朋友。

你可能認爲我們離《小美人魚》已經很遠了,但20世紀80年代末和今天的距離比你想像的要近。富有表現力的個人主義人生觀(「人生的目的是向內看,發現和表達最真實的自我」)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電影中隨處可見,而且在隨後的幾年中影響只會越來越大。偉大的迪士尼頌歌「『你』世界的一部分」、「反思」和「Let it Go」都延續了這個傳統。然而,在這些早期的案例中,迪士尼並沒有將政治議程推給美國年輕人,而只是反映和複合了社會中已經存在的個人主義表達衝動。

許多迪斯尼電影的信息,即使是最健康、最適合家庭觀看的電影,在某些地方也是與聖經中的世界觀相悖的。顛覆不會從皮克斯電影中一個潛在的同性之吻開始。它已經存在了,而且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

我們必須停止僅僅通過計算髒話的數量或詢問電影是否包含公開的性行爲和暴力來認爲家庭娛樂是「安全」的。當我們的注意力停留在表面時,我們就低估了藝術中更強大和更有說服力的方面。很多被評爲G級和PG級的電影宣傳的信息與聖經的教導相悖。

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我們需要進行鑑別。

當我們觀看迪士尼電影時,我們應該尋找的不僅僅是公開的性別意識形態,還有支撐性革命的個人主義表達哲學的微妙方面。這是真正的、最緊迫的戰鬥所在。

相信只要你深入內心,追隨你的內心,追逐你的夢想,反對任何扼殺你最真實自我的人,幸福就會屬於你,這就是今天大多數迪士尼兒童電影的故事情節。我寫《反思你的自我》(Rethink Your Self)這本書的目的就是爲了讓那些對哲學沒有興趣的人仍然能夠學會發現這種看待生活的方式,然後看到它與《聖經》中先向上看、再向內看的觀點有什麼對比。

因此,無論迪士尼內部對他們未來的節目有什麼對話,讓我們確保在我們的家庭中對他們目前和過去的節目進行數以千計的對話,欣賞他們作品中正確和美麗的東西,認識到什麼是錯誤和有害的。每當你打開電視時,請確保你不要關閉你的思想。


譯:DeepL;校:JFX。原文刊載於福音聯盟作者博客:We Should Talk About Disney.

Trevin Wax(特雷文·瓦克斯)是基督徒資源機構「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oject)叢書的主編,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標籤
家庭
電影
娛樂
迪士尼